茅山捉鬼人第2169 神秘的雕像1,茅山捉鬼人第2169 神秘的雕像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169 神秘的雕像1
妙心看了一眼,说道:“我这是从地狱门外摘的曼素沙华的叶子,对阴气最是敏感,这里阴气强的很,我们进去之后,要小心一点。你们等我安排好。少阳子,把包给我。”
  
  出发之前,妙心给叶少阳开了一张单子,上面罗列了一些东西,有些是法药,然后还有铁锤、钉子一类的东西,全部装在一个布包里,让叶少阳帮她拿着。
  
  之所以选择叶少阳,是因为她觉得叶少阳是几个人之中实力最差的,一旦遇到危险,能提供的帮助也是最少的,所以让他给自己当个助手,对此,叶少阳倒是没什么意见,而且妙心的这种行为里,也透着一种信任:虽然笑看了他的实力,不过还是放心把重要东西交给他。
  
  叶少阳把包递给她,妙心从里面翻出一个铁铲头,看了看,皱眉对叶少阳道:“我不是要你买一把尖头铲子吗,怎么买个平头的。”
  
  叶少阳笑道:“大小姐,你当这是北京上海呢,这小镇,能买到这个就不错了,你要做什么,我帮你弄。”
  
  妙心找来一根木棍,在地上画了两道线,然后让叶少阳用铁铲挖成两条沟,之后再从拿出一个纸包,里面装的是桃叶燃烧成的草灰,撒在沟里。
  
  叶少阳看在眼里,心中也是有些啧啧称奇,道家法术之中,“灰”是很大的一门分类,作用很多,最常用的就是锅底灰和香灰,草灰也用,但是像妙心这样把桃叶的灰埋在地下直接作法的,还是真没见过。地师一脉,果然跟道门不太一样。
  
  妙心在沟里埋下草灰之后,把土盖好,然后从附近找来几块石头,隔一段距离就在埋下草灰的地面上放一块,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来看,里面是红色的粉末,妙心小地取出一点,倒进一个有三条腿的青铜做的小杯子里。
  
  “妙心姑娘,这是什么?”叶少阳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妙心瞟了他一眼,发现他指的是自己手里的青铜杯,说道:“这是周文王用过的三角樽,是我们地师家的传承,调配任何法药,尽量都是用它。能加持效果。”
  
  叶少阳当场愕然,喃喃道:“周朝到现在,多少年了,你怎么知道这是周文王用过的?”
  
  “我家在周朝的时候,就是地师了,代代相传。”妙心往三角樽里配置着法药,头也不抬。
  
  将一包红色的粉末倒在三角樽里,兑水调匀之后,用毛笔(不是朱砂笔)蘸了,在那五个自己摆下的石头上分别涂了一个奇怪的印记,然后把东西收起来,说道:“好了。
  我们可以进去了。”
  
  “这就可以了?有什么作用呢?”叶少阳十分好奇地望着地上摆着的这些石头,一条埋下桃叶草灰的沟,几块石头……这些东西能干什么?
  
  “这是一种地阵,能防止外鬼入侵,另外也能让我在方圆十里之内感觉到它的存在,这样就知道出口在哪里了,在古墓里,很容易会迷路的。”妙心倒是耐心地解释。叶少阳听了之后,更是觉得地师一脉博大精深,的确跟自己这些法师不同。
  
  曹雨兴又接过话头,捧了妙心几句,顺便讽刺叶少阳土包子孤陋寡闻,叶少阳跟他说话都恶心,懒得理他。
  
  “我提醒诸位,这古墓里可能有炼尸缸的存在,还有难以对付的邪物,下去之后,你们一定要听从我的招呼,不然出了意外,后果不堪设想。”进洞之前,妙心十分严肃地对大家说道。
  
  梧桐和毛小方都郑重点头,卢晓清和陈晓宇二人却隐约露出轻蔑的神色,不是对妙心的轻蔑,而是针对这座古墓。
  
  叶少阳看他们的神情,就明白了两人的心态,这种人,他以前见过的也不少:他们从小就是天子骄子,享受最特殊的待遇,天赋当然是有的,一路修行下来,实力冠绝同龄人,从来没遇到过什么真正难对付的事情,而且又是刚行走江湖不久,心态倨傲,就算是听到“炼尸缸”三个字,也没有从内心深处感到紧张,他们,把这次行动更多只是当成了一次玩票,是拉拢妙心的一个手段而已。
  
  叶少阳心中感叹,这种人,早晚是要吃亏的。
  
  他们以为平时跟人斗法、结伴去进行一些不太危险的开光行动,就算是修道了,却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之战。
  
  修行,与实战压根就不是一回事。
  
  这个道理,叶少阳很小的时候就懂得了。这个还多亏青云子和道风,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带着他一起行走江湖、捉鬼降妖,在实战之中一点点成长,如果不是有这种经历,在之后自己独当一面的那些凶险的局面中,他不可能一次次化险为夷、绝处逢生。运气是有的,更重要的,用当代的语言来说,就是四个字:战斗素养。
  
  准备好了之后,大家鱼贯进洞。
  
  叶少阳跟毛小方跟在队伍的最后面。
  
  这是一处因为倒塌才出现的山洞,扁扁的,只能侧身爬进去。进洞之后,立刻感到阴风拂面,寒入骨髓。
  梧桐给每个人分了一枚正气丸,含在口中,可以避免阴气入侵。虽然几人都是至少天师牌位,不过长期吸取阴气,也会引起不适。
  
  卢晓清提着一盏三色莲花灯,走在最前面。山洞是一个下坡,四周断层岩壁上到处都是水,而且又是天然洞穴,很不好走。几人费了大力气,走了有几十米深,山洞到了头,前面出现了一层石墙,一看就是人造的,横着拦住了去路,中间有一个大概仅能容纳人穿过的小洞,阴风就是从这里吹出来的。
  
  “这是墓道的墙了。”妙心借着三色莲花灯的照明,伸手摸索着石墙,半晌说道:“没错了,是这元朝的墓。”
  
  立刻有人问她怎么判断的。
  
  “你们看这墓砖,上宽下窄,这是元朝墓砖的统一样式,只有元朝的墓砖是这个样子的,不会有错。由此可见,我家传的说法没错,这一定是赵禥子孙的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