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210 通灵佛子花2,茅山捉鬼人第2210 通灵佛子花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210 通灵佛子花2
    鸡喉骨,说的并不是鸡脖子,而是鸡舌根后面那块形状像“V”字形的骨头,公鸡鸣叫,能破一些虚幻的邪术,靠的就是鸡喉骨。叶少阳相信它对付通灵佛子花虚化出的幻境也一样有效。
  
      除了陈晓宇,叶少阳一人给了一,没给陈晓宇,是因为不想自取其辱,就算给他,陈晓宇一定也不会要的,到时候肯定会奚落自己假惺惺什么的,叶少阳犯不着去讨那个嫌,干脆就无视他。
  
      陈晓宇自己化了符水,跟他的猴王一起喝了。
  
      众人用力吸了一口黄裱纸上鸡喉骨粉,又用黄裱纸盖着脸,只露出一条缝隙用来呼吸。可能是香气是佛子花最特别的攻击手段的缘故,需要蓄力积累,在释放了一股香味之后,佛子花又合上了花苞,香味也消失了。
  
      叶少阳等人站在桥下,静静地等待了一会,没有任何怪事发生,说明没有进入幻境,梧桐冲大伙点了点头,继续走过去,作法用金莲业火进攻通灵佛子花。
  
      佛子花一开始把花叶都收在一起,保护花蕊,但是这样依然抵抗不了金莲业火的威力,花叶很快就被烧的一干二净,中间的那个外面有膜的花蕊露了出来,继续接受着烘烤……
  
      “啊……”佛子花花蕊中间那层膜被烧化,中间的液体流出来,中间长着这株花真正的核心:是一根好像块茎的东西,不过形状有点像人,脸庞、身躯,五官都有,不过脑袋是有点像倒三角形的,眼睛巨大,看上去倒是有点像好莱坞电影里经常出现的那种外星人。
  
      没有了外面那层膜和液体的保护,这个好像外星人的东西也遭受了金莲业火的烘烤,口中居然发出了拟人的尖叫,依稀有些形状的四肢也跟着狂舞,摇头晃脑的,看上去很是惨烈。但它毕竟是什么邪物,只是花蕊中的一部分,是长在上面的,挣扎归挣扎,却没有办法逃脱被焚烧的命运,最终被连同枝叶和茎干烧了个一干二净……
  
      偌大的通灵佛子花,之前还威风凛凛,有着夸张的姿态,如今却成为了一堆草灰。
  
      众人望着眼前的一幕,沉吟不语。
  
      叶少阳微微皱眉,道:“会不会有点太顺利了,这通灵佛子花,这么简单就被我们给烧了?”
  
      梧桐道:“通灵佛子花是非常神奇,不过她最大的本领也就是让人进入幻觉了,本体倒是没有太强的实力,也是理所当然。”
  
      说着走到花坛前仔细观察,不光是那些通灵佛子花,在金莲业火之下,那些彼岸花和阴生蔷薇也都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花坛里看上去一片狼藉。
  
      “这下面,可能埋着什么邪性的东西,多半是尸体,通灵佛子花只有在这上面才能生长。我们找一下看看,把它们都清理了最好。”
  
      叶少阳四下看了看,也没什么太好的东西,突然看到通灵佛子花的茎干还有没烧焦的部分,拿起来试了一下,挺称手的,跟烧火棍似的,于是用来掘土。这里泥土湿润,但是佛子花的根系盘踞在土中,很不好挖,干脆招呼毛小方一起,一人站在一边,先在佛子花下面把泥土挖松,挖出一个小洞,把勾魂索的一端埋下去,两人一人拉住一头,用力往上拽。
  
      两人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总算是把这株通灵佛子花连根拔起来。佛子花在被拔起的同时,连带着也将周围的泥土带了出来,众人一起上前围观,顿时都惊呆了。
  
      “怎么会这样!”妙心捂着嘴巴叫起来。
  
      花坛之中、泥土下面,是层层叠叠的尸体,但并不是一具具躺在那里,而是皮肉相连,脑袋、身体、四肢,完全都扭曲纠结在了一起,叶少阳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不恰当的例子,就好像一锅乱炖的肉。不过是人肉……整个看上去有点像是一具整个的尸体,长了无数的脑袋和肢体。
  
      最重要的是,这些肉都腐烂了,散发着让人无法忍受的恶臭,上面还沾着血水,中间有一些虫子在蠕动。
  
      也正是因为这样,叶少阳和毛小方才能合力将通灵佛子花的根拔出来。通灵佛子花的根系,就长在这一顿腐肉的中间。
  
      大伙都捏起了鼻子。梧桐拿出陈皮,每人分了一些,塞在鼻孔里,好歹能抵御一些恶臭。
  
      叶少阳站在花坛中有泥土的地方,低头看着眼前恶心到极点的这一幕,想着这些腐烂的尸体至少也得有几百年了,居然没有腐烂,还相互融化成这个样子,必然是被人用什么邪术所控制,加上上面有土,下面就是溪流,才能长期保存下来,并且滋生出这样一个**所在,目的自然是为了给通灵佛子花提供生长的养分。
  
      这手段……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叶少阳对修墓的人身份倒是越来越好奇,他很想知道,是什么人才能布置出这种离奇荒诞的邪术阵法?
  
      脚下突然一沉,发生在顷刻之间,叶少阳猛然低头,看到一双手从脚下的泥土中伸了出来,用力抓住了自己的双腿。
  
      叶少阳回过神之后,双手抓住花坛的边缘,双腿一起用力,竟然将一个人从泥土中带了出来。
  
      这人被从泥土中带出来之后,立刻也松开了叶少阳的双腿,双手一探,竟然飞快地朝叶少阳的上半身扑过去,双手对着他脖子抓过来。
  
      叶少阳也是不客气,从腰上摸出一把枣木剑,直接对着脖子刺了过去。就在脖颈即将被刺穿的一刻,耳边突然响起一声惊叫:“你住手!”
  
      是陈晓宇的声音。叶少阳当然不会住手,枣木剑已经刺穿了来人的喉咙,反手用力一削,将脑袋整个斩了下来,滚落在身边。
  
      叶少阳用力吸了一口气,转头朝陈晓宇看去,他不明白陈晓宇为什么要喊那一嗓子。
  
      陈晓宇已经对着那颗人头冲了过去,把人头掰到跟自己脸对脸,看了一眼,转过头,狠狠地瞪着叶少阳,沉声说道:“你个混蛋,你自己看看,这是曹雨兴,你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