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219 尸体蜕皮1,茅山捉鬼人第2219 尸体蜕皮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219 尸体蜕皮1
妙心直勾勾地盯着那些尸骨,有些激动地说道:“果然他们都是死在这里,那说明炼尸缸也就在这附近了……”
  
  说完朝那边斜坡走了过去,想要下去检查那几副白骨。叶少阳一把拉住她。
  
  “这里一共有八条路,我怀疑这也是阵法的一部分,不是随便走的。我们研究一下。”
  
  妙心怔了一下,定睛看去,这八道斜坡就像发散的太阳光,从坑底的中心位置延伸上来,看上去风平浪静的,但是听叶少阳这么一说,妙心也警觉起来,朝深坑的底部看去,最中间的位置,被那两道龙气挡住,看不清中间有什么。
  
  “来都来到这里了,我们下去看看中间有什么,然后再做打算,大家小心一点就是了。”卢晓清说完,拿出一沓符纸,画成隐气符,分给大家一人一张。
  
  拿着卢晓清画的隐气符,叶少阳心中有些打鼓,按说以卢晓清的法力,所画的隐气符能将效用发挥到最大,面对一般邪物都会有效,但是面对眼前的局面,叶少阳还是没有底气。
  
  风平浪静,仿佛没有任何危险,但越是这样反常,叶少阳心中就越是不安,台阶上那几具白骨就是最好的证据。这里绝对不是一个平静的地方。不过也如卢晓清所说,既然来都来了,总不能不下去。
  
  贴上隐气符之后,大伙选择了有尸骨的那条斜坡,走了下去。
  
  一口气走到白骨边上,任何异常都没有发生。妙心蹲下检查那几具白骨,通过各自包里一些残存的东西,确认这几人之中的一个,就是自己的先祖,其余都是他的弟子。
  
  “总算是完成一件事了。”妙心长出了一口气,让大伙在这等着,自己陆续把几具尸体都搬到了最上方的墓道里放着,等着一会再把他们都带出去。
  
  做完这件事,大伙继续往下走,一路下到深坑的底部,这时候总算看到了摆在深坑最中心位置的那个东西,妙心脱口就叫了出来:炼尸缸!
  
  在见到炼尸缸之前,在叶少阳本能地想象中,炼尸缸应该就是一口家里腌咸菜的那种缸,最多大一点,但是真正见到这东西时,叶少阳才知道自己完全想错了:
  
  炼尸缸非常大,至少有两三个人那么高,外形倒是跟普通家用的缸没什么区别,都是口小肚子大,外层是暗红色的,上面刻着一条蟠龙,缸口一圈,刻着一些道家的图腾和符文,想来是加持炼尸缸用的。
  
  周围没有风,但是有一股逼人的寒气,从炼尸缸的方向袭来,被叶少阳等人深切地感觉到,不自觉地都往后退了两步。
  
  “这就是炼尸缸……”叶少阳喃喃说道,法术界传闻中最著名的人造邪器,总算是见着了。
  
  “这炼尸缸,是给皇帝用的,所以上面有蟠龙的纹饰,”妙心说道,“错不了了,就是它。”
  
  大伙静静围观着炼尸缸,过了好一会,梧桐问妙心:“我们现在怎么办,毁了它吗?”
  
  “这……听我爷爷说,炼尸缸是可怕的邪器,几乎是毁不了的,只能镇压,我想封印应该是在缸口,我要检查一下封印,如果有什么问题,争取修复……”
  
  “不是说炼尸缸极难对付吗,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卢晓清皱眉问道。
  
  “应该是被封印住了。”妙心绕着炼尸缸走了一圈,没有看到任何封印,只能看到炼尸缸的顶部有一团很粗的红绳,将整个缸口环绕起来。
  
  “封印,应该就是在这里了。”妙心指着缸口的红绳说道,“想要查看封印的情况,只有上去看看了。”
  
  大伙一听她说要上去,都是吃了一惊。
  
  “会有危险吗?”梧桐问。
  
  “当然……我也不知道上面是什么情况,既然来了,总要试试看。”
  
  妙心深吸了一口气,冲梧桐笑道:“我要是下不来,以后你就是法术界第一美人了。”
  
  梧桐弯嘴一笑,“现在也是我。”
  
  “美得你!”
  
  妙心说完,来到炼尸缸的前面,突然就为难了:炼尸缸的外壳是琉璃的,十分光滑,而且中间鼓两头扁,又很高,想爬上去完全没有着力点。
  
  大伙四下寻找能够用来垫脚的东西,可是这个深坑的底部除了这个炼尸缸什么都没有,一时间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办。
  
  “我有办法上去。”叶少阳突然开口说道,把勾魂索解下来,一个助跑,就地跃起,将勾魂索朝炼尸缸上面甩过去,顶端的钩子挂在了缸沿上,用力扯了下,很牢固,对妙心使了个眼色。
  
  “多谢。”妙心从叶少阳手中结果勾魂索的另一头,蹬着缸沿,一步步挪了上去。大伙都把法器拿在手中,警惕地望着妙心的行动,随时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意外。
  
  妙心顺着勾魂索一直爬到炼尸缸的顶端,低头朝里面观察了一会,一只手抓着勾魂索,腾出一只手,往背包里翻找起来,动作很僵硬,过了一会儿,实在没办法,只好俯下身子,挨个观察大伙。
  
  “你看什么,里面有什么?”梧桐十分好奇地问。
  
  妙心不理她,目光继续在大伙身上转来转去,最终定在叶少阳身上,犹豫了一番,说道:“你上来,抱着我。”
  
  “什么!”叶少阳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需要用两只手作法,你上来抱着我,我好作法。”这也是妙心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想到的主意。
  
  “这……”叶少阳顿时有点为难,看了一眼梧桐,道:“她不行么?”
  
  “我是姑娘,力气不够,你上去吧。”梧桐说道,“这是办正事,你不要太拘泥小节。”
  
  好吧……叶少无奈地挠了挠头,抓着勾魂索,紧贴着妙心爬了上去,与她平行,伸头朝炼尸缸里看去,头顶上空的五道灵光穿过了氤氲,将炼尸缸里的东西大致照亮。
  
  有一个人,躺在炼尸缸的最底部,身上穿着黄澄澄的甲胄,应该是黄金打造的,黄金甲将他全身都包裹起来,连眼睛都没露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