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242 通缉犯2,茅山捉鬼人第2242 通缉犯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242 通缉犯2
    “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一听名字就怀疑了,晚上特意去城门下看了画像,就是他没错!”
  
      “你就是叶少阳?”一个警察问道。
  
      叶少阳震惊,除了自己身边几个人,这个时代应该没人认识自己才对,怎么一个陌生警察都认识自己的名字。“是我,咋的了?”
  
      “是你就好,跟我们去警察所吧。”一个警察拿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是一个类似手铐的东西,不过是两个板子合在一起的。
  
      叶少阳犹豫了一下,就在这时,包子和美华听见动静,从阴阳镜里出来了,一看到眼前的局面,顿时就要动手。
  
      “先别闹事,我先跟他们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包子和美华只好不动,到叶少阳身后站着。
  
      “谁,你跟谁说话,你还有同党吗?”
  
      几个人紧张起来。叶少阳懒得理。
  
      另外两个警察在屋里搜了一下没有,就在这时候,门外又有几个警察冲上来,跟这边控制叶少阳的几个警察打了招呼,去敲了隔壁两个房间的门。
  
      然后……道渊真人和毛小方就被当成同党抓了起来。三人都被押出去,互相看见之后,都是一脸懵逼。
  
      “怎么办?”毛小方问。
  
      “先跟他们走,到那再说。”叶少阳刚说完,身后那个警察在他脖子上拍了一把,“这话说的,不跟我们走行吗,都被铐起来了,还能翻身不成?”
  
      叶少阳只有苦笑,自己要是想反抗,至少有十八种办法挣脱,不过他也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三人被一起押到警察所里,进了一间办公室,叶少三人被按在墙根蹲着,一个大腹便便的警察头目走过来,说道:“哪个是叶少阳?”
  
      一个警察立刻指给他看。
  
      那头目打量了叶少阳一眼,冷笑道:“这长的,一看就不是好人。”
  
      叶少阳无语,道:“我犯了什么法,你们抓我干什么?”
  
      头目走到办公桌前,拉开抽屉,取出了一张告示一样的纸张,先看了看上面,又看了看叶少阳,道:“没错了,就是你,叶少阳。”
  
      说完递到叶少阳面前,“你自己看。”
  
      叶少阳三人立刻伸头去看,见这是一张通缉令,上面画着叶少阳的名字,下面写着所犯罪行,叶少阳看了一眼,差点晕过去:拐带未成年少女……
  
      “伤天害理,真是伤天害理啊。那少女呢?”头目搬了一张椅子过来,自己翘着二郎腿往叶少阳三人面前一坐,指着毛小方和道渊真人说道:“这两个是你同伙?”
  
      “没,我们什么都没干过!”毛小方急忙申辩,问叶少阳这是怎么回事。
  
      叶少阳更是一头雾水,盯着通缉令发呆,这上面画的人……的确就是自己,名字也对,这就不可能是抓错人了。除非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叫叶少阳的。
  
      “你说我拐带少女,我拐带谁了?人呢?”叶少阳反问那个头目。
  
      “不知道。”头目的回答倒是很干脆,“这个要问你自己了。”
  
      叶少阳怔了一下,嚷起来:“你至少知道受害人的名字吧,说我拐带,对方叫什么啊,你连这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我犯罪了啊!”
  
      警察头目嘿嘿笑了一声,刚要开口,边上一个警察说道:“所长,县上不是交代,抓到叶少阳,让直接打电话过去,不必审问……”
  
      “哦对!”所长拍了拍脑门,“我这记性,行吧,你先看着他们,我亲自去给县长大人打电话。”
  
      等所长走后,道渊真人问叶少阳:“怎么回事,你不会犯什么事了吧?”
  
      “犯你妹啊,我来这里才一个月,我犯什么!”
  
      道渊真人道:“那这白纸黑字,还有画像……”
  
      “我哪知道,此时必有蹊跷,我们先等着。”
  
      所长等了一会回来了,看叶少阳的表情有点怪异,叶少阳立刻问道:“什么情况,是不是抓错人了。”
  
      “少废话,一会有人来接你们!”所长说完,坐回到办公桌前,不再理他们了。看守三人的警察过去询问情况,所长道:“县长要亲自过来接人,让我们不要审问。估计是部队上的重犯……”
  
      叶少阳听了差点没背过气,敢情他这出去一趟,自己的罪名没洗清,还成了重犯了。
  
      等了也没多久,外面响起汽车的声音,所长立刻站起来,迎了出去,过了一会,进来的时候,完全变了一个人,再不是之前那副看谁都欠两百块钱的模样,满脸堆笑,引着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子走进来。
  
      “哪个是叶少阳?”中年男子目光一扫,问道。
  
      “就这个,中间这个,长的一看就不是好人。县上发下这张通缉令之后,属下我是立刻派人到处查访,总算给擒住了这个重犯……”所长邀功的话还没说完,县长快步走到叶少阳面前,双手把他扶起来,一脸的惶恐:“罪过罪过,叶先生,您没事吧?”
  
      叶少阳懵了。
  
      所长也懵了,话说到一半,手还伸出去,立刻就像雕塑一样不动了,然后,脸就绿了。
  
      “你……你是谁呀?”叶少阳怔怔地看着这个中年男子。
  
      “鄙人是本县的县长。”
  
      “哦,可是……你认识我?”
  
      县长和蔼地笑起来,道:“一场误会,一时间难以解释,叶先生,哦,还有这两位先生,你们先跟我走,待会儿你们就全明白了。”
  
      叶少阳只好站起来,把后背对着县长,道:“麻烦给解开。”
  
      县长一看到木枷,立刻转头对着警察所长吼道:“谁让你给上这个的!”
  
      “这……我寻思是重犯,按照规矩……”
  
      “规矩!按规矩你早就该滚蛋了!我不是让你找到人就带回来,立刻通知我吗!还不快给解开,然后向叶先生和他两位朋友赔礼道歉!”
  
      “是是是!”所长找一个警员要来钥匙,自己亲自为叶少阳三人打开木枷,拱手赔礼。“三位先生,我该死,有眼不识泰山。”
  
      “不不不,你眼神挺好的,我长得这样,一看就是坏人。”叶少阳拍了拍他的肩膀,开了个玩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