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261 血海1,茅山捉鬼人第2261 血海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像曹雨兴那种水平的,也能自称是星月奴的弟子,但是他可能连星月奴的面的没见过,只是门中的长辈师兄,代师传艺,就算是张晓寒,也不过是在星月奴在这一代弟子之中的最强者,算是入室弟子,但是跟前面那些拜师百年以上的弟子没法相比。
  
  法术界传闻,星月奴并非人类,而是千手千眼的菩萨转生……手下有四大天王八大金刚什么的,名字都很俗,叶少阳猜测,可能这些名字都是人间法术界强加给他们的,不过也说明星月奴门下弟子之强。
  
  将星月奴的画像祭出来之后,鬼姨带领所有弟子在画像前跪下,开始祝祷:“今日我法术公会号召众人,为绞杀邪魔而来,奈何桃花山一门被邪魔蛊惑,死不悔改,而今之计,唯有强攻上山,斩杀邪魔,以示我法术公会维护人间之决心……”
  
  鬼姨说完,带着一众弟子对着星月奴的画像恭敬地磕了三个头,身后那些归顺法术公会的小门派看这情况,也跟着相继跪下去,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俯首在低,没有跪的,只剩下茅山、龙虎山、五台山等等一些法术界传统的大门派。
  
  “你不跪?”伏明子看着叶少阳道。
  
  “这话说的,你怎么不跪。”
  
  伏明子笑笑,“原来你不是法术公会的人。”
  
  这时候云春生也走了过来,皱着眉头,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目光上下打量叶少阳,然后移开目光,在妙心等人身上一个个打量过去,目光十分犀利。
  
  “我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气息……”云春生面色沉重,目光在众人身上流转,道:“你们之中,有邪物藏身其中……”
  
  叶少阳心中一动,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挡在凤兮和崔颖身前,但一想反而是此地无银,干脆往前走了一步,对云春生说道:“道长你太敏感了吧,我怎么没感到邪物的气息?”
  
  云春生冷笑,“若是一般邪物,我能感知得到,别人也能感知得到……只是,这不是一般的邪物,而是来自太阴山。”
  
  太阴山!!
  
  叶少阳感觉自己很久很久没听过这三个字了,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三个字,本能地以为在这个时代,太阴山跟法术界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矛盾,但是仔细一想,这也不太现实。太阴山存在也有几千年了,一直都是跟阴司作对,虽然中间一直蛰伏,在自己那个时代,才借着所谓的天劫,对人间展开入侵。
  
  但是,光是凭空去猜测,这种入侵也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即便在就是多年前的今天,“太阴山”这三个字,在人间法术界应该还是有存在感的。
  
  太阴山的邪物……那肯定说的不是凤兮和崔颖了,叶少阳也是稍稍放心,追问道:“您老有这么大把握,我怎么不知道太阴山的邪物身上有什么特殊的气息?”
  
  云春生哼了一声道:“你当然察觉不到,我与太阴山的邪物打了几十年交道,我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身上有什么味道,几位,可否分开一些,让我挨个接近感知一番?”
  
  这个要求,实在有点过分……
  
  叶少阳几人互相看去,没等开口,伏明子说道:“有太阴山的邪物混进人间,此事非同小可,几位都是正派弟子,都知晓其中厉害,还希望你们配合则个。”
  
  “我们几个?”
  
  叶少阳转头看着自己几个小伙伴,“那就配合一下吧。”
  
  大伙当即散开,盯着云春生。
  
  云春生先走到道渊身边,盯着他,口中喃喃有声。
  
  “师祖,我如假包换。”
  
  云春生不理他,作法感知了一番,然后走到凤兮和崔颖面前,感知起来。
  
  崔颖和凤兮有点心虚,在叶少阳的指示下,也是站立不动。
  
  如果云春生发现他们的真相,要把他们怎么样的话,叶少阳已经做好了准备。
  
  结果云春生抬头看了他们一眼,道:“这两位……”
  
  “他们是我朋友,情况特殊。”叶少阳走过去说道。云春生十分诡异地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说什么,之后去到妙心面前……最后把目光又放在叶少阳身后几个不认识的人身上,让伏明子带着他过去,提出要求,那几个也不知道是什么门派的,很不合作,被伏明子强行抓住,也被云春生作法感知了一番……
  
  本来场面是很安静的,云春生这边一闹,鬼姨那边许多人转头看过来,云春生冲他们拱了拱手,笑道:“一点小事,你们接着忙。”
  
  要是换成别人,鬼姨那帮人多半要管一管,但是以云春生在法术界的资历,也实在不好对他多说什么,只好不管了。
  
  “祖师,怎么样?”叶少阳问道。
  
  云春生走到他面前,摇摇头说道:“没有了,太阴山的气息消失了。”
  
  “也许是你搞错了。”
  
  云春生笑了笑,道:“但愿如此。不过,也有可能是为我一席话生出了警惕,将气息收敛起来,这就没办法啊了。”
  
  他这么一说,叶少阳也警惕起来,道:“难道我们几个之间,混进了太阴山的邪物?”
  
  云春生目光从大伙身上掠过,摇头道:“不光是你们,我只感知到那股气息,却不敢肯定确切的范围,后面这数十人,也是有此嫌疑。”
  
  叶少阳等人转身看去,在他们身边,站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门派的弟子,看穿着打扮,应该是民间散修。
  
  “待我慢慢观察吧。”云春生低声说完这句话,然后结束了这个话题,目视前方,淡淡说道:“你跟凌波子什么关系?”
  
  “凌波子?”叶少阳仿佛在哪听过这个名字,想半天没想到对应的人,于是问他是谁?
  
  “你不是茅山北宗的?”
  
  叶少阳一下子明白了,自己昨天跟伏明子动手,施展了茅山法术,可能伏明子昨天跟老头讨论了一下,把自己当成是北宗弟子了,至于那个凌波子,叶少阳被他这么一提醒,也想起来了这个凌波子是谁:茅山北宗第三十八代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