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316 交易2,茅山捉鬼人第2316 交易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叶少阳抽身疾退,碧清左手一动,环绕在他身边的水流瞬间在他身后凝聚成了一道水墙,叶少阳冷不防撞在上面,碧清手中的剑已经刺下来,却在他眉心上堪堪停住了。
  
      “你当我真杀不了你?”碧清冷笑。
  
      “我也没跟你真的拼命啊。”叶少阳抬手把利剑挡开,“我说,没多大事,不就是……嗯,被我看了身子么,你放心我不说出去,我也当没看过,这样行吧?”
  
      “不许提起这个!”碧清气的又要用剑刺他。
  
      “行行行,不提,不闹了行吗?”叶少阳摆着双手。
  
      碧清犹豫了一下,气的猛地跺脚,手中利剑化作一道水雾,被她泄愤地重重拍打在地上,溅起一地水花。
  
      碧清从澡盆里跳出来,一步步走到窗前,望着窗外,花了好长时间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头也不回地冷冷说道:“叶少阳,我不杀你,并不是不敢或者不想,我杀人无数,从来就没有下不去手的时候。”
  
      叶少阳道:“我知道,你是邪修。”
  
      “我不是邪修,只是意外占用了炼尸缸而已,那里面的生魂也不是我杀的。我不杀你,只为我需要你的帮助。”
  
      说到这里,她转过身来,两个闪亮的眸子盯着叶少阳,“你为什么要救我?如果你有什么非分之想,你趁早死心,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
  
      “什么叫非分之想?”
  
      “你明知故问。”
  
      “哦,你是说以身相许什么的?咳咳,你想多了,我有心上人,虽然吧。你身材的确火爆,长得也好看,但我真的没啥想法,更不要说你那分身苏沫是我仇人,分分钟想灭了我。”
  
      碧清微微皱眉,说道:“你救我,不想收我做妖仆?”
  
      “这个……真没想过。”叶少阳笑笑。
  
      “那你为什么救我?”
  
      “第一,不想见死不救,第二,我也很想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还有李浩然,到底咋样了,死了没有。我跟他虽然也是敌人,但毕竟是一个世界来的,而且说实话,他之前的表现,还是让我很欣赏的。”叶少阳越说越正经,“说真的,他的表现,无愧‘祖师’两个字。”
  
      碧清看着他,也是有些动容,说道:“你真的这么想?”
  
      叶少阳认真地点点头,“这种事,我不开玩笑。”
  
      “那你帮我个忙,跟我一起去找星月奴,把金刚琢抢回来!”碧清道,“我不相信师兄就这么死了,我要拿到金刚琢,辨认清楚。”
  
      叶少阳道:“你从金刚琢里跑出来,他死没死你不知道?”
  
      “我当时感受到他的元神,碎裂成了一缕一缕的,在我身边飘着,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办法重聚……说起来,元神毁到那个地步,肯定是没救了,但我师兄神通广大,我不相信他修行千载,最后会这样烟消云散,另外,他最时刻说的那些话,我细想之,总觉得有些蹊跷。不论如何,我要得到金刚琢,亲自验证一番。”
  
      “如果他已经死了呢?”
  
      “就算他死了,我也要拿回金刚琢,它是我师兄的遗物,我不能让它留在仇人的手上。”
  
      叶少阳缓缓点头。
  
      碧清忙道:“你点头就是答应了。”
  
      叶少阳一怔,苦笑道:“我答应什么啊,我只是赞同你的想法啊,换做是我,我肯定也会这么做,不但如此,还要杀了星月奴报仇。”
  
      碧清道:“所以,我需要你帮我。”
  
      “咳咳,”叶少阳干咳两声。“我只是站在你的立场分析下,他是你师兄,又不是我师兄……我好像没理由帮你吧,你找我帮忙,总得有条件来交换吧。”
  
      碧清盯着他,说道:“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办到,都可以。”
  
      叶少阳似笑非笑地望着她,道:“说实话,我要做的事,你也办不到的,我的来历想必李浩然也跟你说了,我现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找到徐福,让他带我回属于我的时代……我现在根本没心情帮谁的忙,说实在的,你去找别人吧。”
  
      “我还能找谁?”碧清嘴角露出一丝幽怨的苦笑,“我在炼尸缸里呆了许久,我的那些故人,也早就不在了。”
  
      “可我不是星月奴的对手。你跟李浩然两个,不也没能打过他们三个,更何况我。”
  
      “你我一起,未必要跟她正面斗法,只要你答应,我们慢慢寻找机会。”碧清锲而不舍。“一旦事成,我可以把炼尸缸送给你。”
  
      “炼尸缸?哪呢?”叶少阳一怔,这可是人为制造出来的能跟一切法器媲美的邪器。
  
      “也被星月奴带走了。”
  
      “哈哈,空头支票啊。怕是我还没见到炼尸缸,就把性命赔上了,再说那种邪器,我要来也没用,不感兴趣。
  
      “只要你帮我办到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碧清咬了咬牙,“任何事都可以。”
  
      “任何事都可以?”
  
      碧清从他脸上移开目光,喃喃道:“是的,任何事都可以。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的意思?
  
      叶少阳怔了一下,才想明白她话中隐含的意思,不知道为什么,眼前仿佛又浮现起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幕羊脂白玉般的肌肤……急忙摇了摇头,用诚恳的语气说道,“这件事不用再提了,我坦白说吧,我是很欣赏李浩然,但我跟他没什么交情,反而是仇人……跟你也一样吧。况且对方是星月奴,甚至是整个法术公会,不管你开出什么代价,我都没法帮你。我能救你,已经都算是给面子了哦,你继续吐纳吧。我出去走走。”
  
      叶少阳说着站起来,朝房间外面头。
  
      “叶少阳!”碧清突然冷冷地叫了他一声,叶少阳回过头,看到她一脸杀气。
  
      “我全身都被你看光了,你难道就想一走了之了吗!”
  
      叶少阳浑身一颤,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匆忙说道:“我说大妹子,不对大姐,你说这话就不对了,我又不是故意看你,我好歹救了你,你总不能就以这个为借口赖上了我吧,我可是有未婚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