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317 我不要你走1,茅山捉鬼人第2317 我不要你走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317 我不要你走1
“谁要做你妻子!”碧清微微红着脸,斥道:“但你既然看了我,就必须负责!”
  
  “耍赖是吧?行你先呆着,我出去。”叶少阳不想再纠缠下去,起身出门,让她一个人呆着,过去敲响了四宝的房门,过来开门的却是包子。
  
  叶少阳进屋一看,四宝正坐在床上盘膝吐纳,头顶上方有一缕缕的烟雾升腾起来。
  
  “他这是在干什么?”叶少阳小声询问包子。
  
  “在修炼我传授的诸天观想术。”
  
  叶少阳恍然,自己悄悄离去,到隔壁去找吴嘉伟和毛小方说话,讲了有关碧清的请求,两人听完之后,沉思起来。
  
  “我的意思是,这件事还是不要帮忙的好。”毛小方说道,“你现在的首要目的,是想办法离开这个世界,还是不要节外生枝,再说这可不是一般的对手,星月奴修为大成,而且她不是一个人,背后有着法术公会和整个轩辕山支撑,想从她手中抢夺东西,简直不可能,说的难听一点,就是送死。”
  
  叶少阳点点头,问吴嘉伟:“白眉你觉得呢?”
  
  “我是无所谓,只要有架打就可以,你自己拿主意就行。”
  
  三人正在商量着,包子和四宝从隔壁过来了,叶少阳看了一眼四宝,看上去很疲惫,跟刚做完剧烈运动似的,忙问他咋的了。
  
  “修炼那个诸天观想术,十分耗费法力,感觉身体被掏空了,我要喝点会员肾宝。”
  
  “包子从那盘古僧神识中学到的修炼法门,真的可以让你练成诸天观想术?”大伙都很惊奇。
  
  四宝道:“那个功法不全,只是观想韦驮天的过程,我反推了一下,没有功法总纲,目前只能观想韦驮天。”
  
  “成了?”叶少阳问。
  
  “还没。”四宝坐下之后,拿出旱烟吸起来,脸上露出复杂的笑容,“你们不知道这功法有多可怕,所谓观想,其实就是一种精神力的控制,先观想出韦驮天,但这个时候的韦驮天,是一尊凶神,只有降伏他之后,才能用法术驱使。但这个过程太可怕了,稍有不慎,神识就会被观想出的韦驮天吞噬……”
  
  几人听得啧啧称奇。
  
  “世上竟有这样的法术,那修炼这法术的人,岂不是又很多命丧与此?”毛小方道。
  
  四宝道:“这个我也费解。不过这而二十四诸天,应该是有一个从低到高的排行,排在后面的,念力也弱一些,观想他们,神识不容易被吞噬,越是排在前面的,观想起来就越危险。
  包子从那盘古僧的神识中学到的毕竟只是一个片段,我上来就观想韦驮天,当然吃不消了。”
  
  毛小方道:“照你这么说,假如这诸天观想术修炼到最后,能观想出帝释天、紫薇大帝出来?”
  
  “应该是吧,肯定是越来越强。”四宝沉吟着说道,“这两个盘古僧,能被派出来抓人,可见在轩辕山的地位不会太高,但也不会太低,不然那莲花精那么了得,要是一般选手,直接就被打死了,应该是中等实力。这诸天观想术的确神妙,我想如果能观想出帝释天、大梵天这种牛叉的,实力应该十分了得。”
  
  吴嘉伟也点头说道:“能召唤帝释天、大梵天助阵,虽然只是幻象,但也不可思议。”
  
  毛小方转头看着叶少阳说道:“幸亏你没有答应那莲花精,你想想,这两个盘古僧,在轩辕山上也不过就是普通弟子,就如此了得,若是更厉害的,人间法师,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叶少阳沉吟不语。
  
  这时候有人敲门,四宝去开门,来的是道渊真人。
  
  进来之后,道渊真人先喝了点水,然后跟大家讲述外面的形势:那些聚集在桃花山一带的门派,逐渐已经都散去了,只有几大门派留下来,在一起展开了讨论。道渊真人从师门那里也得知了讨论的结果:几大门派都认定了叶少阳,生怕他被法术公会抢走或者加害,让茅山派人到处寻找他,另一方面,几大门派一起派人行走天下,借着这次叶少阳和青牛祖师对法术公会权威上造成的巨大冲击,去拉拢那些归顺法术公会的门派,预计会取得一些效果。
  
  “少阳子,现在还有一种声音,有一些人说你大闹婚礼,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是故意献技,想要收获法术公会的青睐,好取代张晓寒的位置,同时让法术界和法术公会对你展开哄抢……将来你一定会归顺法术公会。”
  
  对这种传闻,叶少阳也只能是笑笑。
  
  大伙聊了一会,互通有无,之后凤兮夫妻赶来,表示已经租好了房子,请大家搬过去。
  
  叶少阳留大伙收拾行李,回到自己房间,推开门,碧清还在那里打坐吐纳,叶少阳等她吐纳了一个周天,跟她说起自己要搬家的事。
  
  “我是要搬走了,至于你,你现在也恢复一部分实力了吧,那你自己溜达去吧,不用跟着我了,也不用感谢我,就当我学了一次雷锋吧。
  你要是想找星月奴拼命,那就祝你好运。”叶少阳不想跟她再有什么纠葛,很明确地下了逐客令。
  
  碧清却是充耳不闻,面对他说道:“我有办法,能从星月奴手上拿到金刚琢,虽然有些危险,但大可一试。”
  
  叶少阳无奈道:“大姐啊,我都明确说了,我对这件事不感兴趣,你别再跟我说这个了,或者你去找别人行吗?”
  
  “你不想要炼尸缸?”
  
  叶少阳摇摇头。
  
  “金刚琢呢,我可以连金刚琢一起给你。”
  
  叶少阳心中一动,随即还是摇了摇头,“我不缺法器。”
  
  碧清听他这么说,仍然不死心,说道:“你是不相信我?”
  
  “不是,我说了,我不缺法器,金刚琢再好,也不是我的菜。我犯不着为了它去跟星月奴死磕拼命。”
  
  碧清上前几步,走到他面前,悠悠说道:“那如果,再搭上我呢?”
  
  叶少阳一下子怔住,近距离地打量着碧清的脸,嘴巴缓缓咧开,说道:“那个啥,你不是真的要以身相许什么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