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335 不灭明王1,茅山捉鬼人第2335 不灭明王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335 不灭明王1
赤月罗刹的胃口很大,要灭了他们所有人。
  
  那一群邪物入阵之后,立刻围绕众人展开厮杀。
  
  叶少阳这边,本来是人多势众,结果对方一下子来了这么救兵,顿时成了人少的一方,好在这群人中不管是人还是邪物,修为都不弱,立刻顶住了攻势,开始反攻。
  
  叶少阳跟那书生斗了几个回合,立刻就看出来,这书生用的是真正的茅山术!并且修成了三花聚顶,斗法之间,气定神闲,修为极深。
  
  “怪不得是茅山掌教。”一番争斗下来,书生也大致看出了叶少阳的实力,比他之前料想得要厉害得多,心中也是震惊不已,出招之间,也是越来越狠。叶少阳见招拆招,从七星龙泉剑上传来的压力,让他确定眼前这个对手跟自己一样,是一位灵仙。
  
  比之前斗过的张晓寒要厉害得多。
  
  “你到底是谁?”虽然对方不一定说,但叶少阳还是忍不住张口问道。灵仙牌位,这在茅山历史上绝对是数得着的人物,只要他说名字,自己不可能不知道。
  
  “我道号木落,你却是听过吧。”
  
  木落真人?
  
  叶少阳心中一怔,这名字自己的确在茅山历代人物的典籍中看过,而且自己能够记得,说明名头还是很响亮的……当下一边斗法,一边在脑海中思索起来。
  
  不等他想到对应的名字,木落真人自己说了出来:“我生前是明朝嘉靖年间的人,茅山内门弟子,我曾经就如你这般,道心坚定,那年浙江水灾,朝廷为盖田为桑,借着天灾之机,炸毁堤坝,贱买稻田,百官中饱私囊,逼死无数农人,一时间冤魂遍地,朝夕哀嚎,我受命前去超度亡魂,恰逢当地农人反抗官府,一时间气不过,杀了当地一个县丞,为官府捉拿。
  
  当时淳安知县海瑞海清天将我放走,但因为我是道士,身份容易辨认,朝廷下令捉拿我,最终查出我是茅山弟子。
  
  因嘉靖皇帝崇信道教,因此并没有铲除宗门,只让我师父将我送交朝廷问罪。哼,我那师父,却是惧怕皇权,要将我送交朝廷,我逃出宗门,我师父却派人一路追赶……总归是我道术精深,逃了出来。叶掌教,你说,难道是我错了么?”
  
  有这种事?
  
  叶少阳吃惊地看着他,刚要开口,木落道人手中道剑一转,口中念咒,往道剑上喷了一口气,再顺势一抖。
  
  “五雷真印,天地齐鸣!飞渡虚空,雷光焦聚!!”
  
  道剑划破长空时,突然发出了一声雷鸣,一丝雷光在剑锋上闪现,对着叶少阳斩下来。
  
  叶少阳知道这是五雷真诀,茅山内门法术中十分强大的一门法术,被一位灵仙施展出来,威不可挡。
  
  叶少阳摸出太乙拂尘,凌空横扫,念咒布置了水陆结界,托住了木落真人手中的道剑。但附着在道剑上的雷霆之一分为五,落在叶少阳身边,以他为中心,按照五雷院使的位置,形成了一道封印,不断压迫进来。
  
  “这手段不错,但是困不住我的哦。”
  
  叶少阳将七星龙泉剑反插在面前,划破手指,用血在剑柄上写下一个“申”字,而后一抬手,将几道灵符贴在剑柄上,口中念咒:“七星长明,兜转为兵!破!”
  
  用力一弹剑柄,几道灵符飞起,悬停在前后左右,以七星龙泉剑为中心,灵力互通,堪堪顶住了五道雷光,互相消耗起来。
  
  这一攻一守,形成对峙,叶少阳也有心跟他拼一下法力,也不主动进攻,双方就这样僵持起来。
  
  “请继续讲述你的心路历程。”
  
  木落真人冷哼一声道:“告诉你也无妨,我逃走之后,流浪天下,眼看民不聊生,饿殍遍地……这天下不公,我们做法师的,就算拼命超度,又有什么用?叶掌教,你却是想过这个没有?”
  
  “没有,我没你这么极端,我们只是法师,别的事情,我们管不了,也不是我们能操心的,而且现在太平盛世,和谐社会,也没你那种麻烦。”
  
  社会就是各司其职,就像战争年代,虽然是应战争的缘故,造成军民死伤,但医生还是要治病救人,不能因为打仗在持续,救不过来就不干了,也不能都不救人,全拿起武器去打仗,如果都这么干,那伤者就只有等死了。法师的指责,就是搞定人间的灵异事件,如果有政治方面的抱负之类的,就别当法师。
  
  叶少阳在这个问题上,看法还是比较成熟的。
  
  木落真人道:“自古以来,官逼民反,当年张角天师的太平道不也揭竿起义,几成气候吗?因此我在民间广收流民,本想揭竿起/义,抵抗朝廷,不料事发,为官兵追杀,法术界却也配合官府,四处通缉我,我走投无路,一狠心潜入紫禁城,刺杀皇帝……”
  
  叶少阳听到这里,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喃喃道:“哥们,虽然我不认同你作法,不过……你是真的牛逼啊。”一个道士,居然揭竿起/义,失败之后还想着去刺杀皇帝,这种事,也真是够惊世骇俗的了。
  
  “结果你失败了?”
  
  “我仗着自己道法高深,以为魂魄离体,定能斩杀皇帝,不成想紫禁城内有貔貅圣兽镇守,又有声名不显的法师,修为却是极深,伤了我的神魂,我拼死逃出,鬼魂进入阴司,却为阴司捉拿,说我是妖道……哼,这帮人,却也跟人间朝廷没什么两样,说我祸乱人间,要将我押往地狱……我逃亡鬼域,为戍边鬼将追赶,走投无路之中,却是月华救了我,带我到太阴山……”
  
  原来他居然有这么曲折的经历,叶少阳冷冷道:“然后你觉得太阴山就比人间朝廷和阴司好了?”
  
  “太阴山上,却是比人间要有秩序地多……”
  
  “木落,休要泄露我太阴山的机密!”赤月罗刹听见木落的吐槽,大声喝道。
  
  木落道人对叶少阳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老君此言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