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372 清长风2,茅山捉鬼人第2372 清长风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372 清长风2
“五气合一,聚元归灵,疾!”
  
  道风很罕见地念了一句咒语,五道黑气立刻凝聚在一起,如同一道灵蛇,绕着大印不断转动,将大印托住,并且不断消解着其中的灵力。
  
  清长风冷笑,口中默念咒语,大印之中,突然焕发出一道神光,一瞬间荡开了五朝元气,朝道风头顶压下来。
  
  道风急忙用打神鞭抵挡,霎时间,感受到了一股无**比的压力,死死地压下来,表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我这八方灵动印,比起你人间道门的法术如何?”清长风一边操控着大印,一边面带轻蔑地说道。
  
  “那就让你试试。”
  
  道风缓了一口气,右手一抖,从袖子里飞出了一面血色的大旗,血海万魔幡。他一直把这东西放在袖子里,之前南宫影和建文帝都是躲在血海万魔幡中,从里面飞出来的。
  
  血色的大旗迎风展开,一阵阵的凄厉嚎叫,从中间发出,无数被血海万魔幡困住的鬼魂,一瞬间冲了出来,朝着清长风飞去,另有十二道身影,也在瞬间冲出。
  
  上古邪神为首的风之谷十二门徒。
  
  “冲上轩辕山,格杀勿论!”道风一声令下。要玩,就玩大的。
  
  这就是道风,从来不考虑怎么收场,不在乎因果报应,就算轩辕山上住的都是真正的神明,他也毫无在乎,无非就是再背几个骂名在身上。只要能为叶少阳争取时间,一切……他都可以不计后果。
  
  清长风大惊,喝令左右:“吩咐北斗观弟子,尽数下山杀贼!”
  
  那几个之前傻站着的弟子立刻朝山上狂奔,其中一个立刻又折回头,犹豫地问道:“祖师,是否通知灵山几位神明?”
  
  “你说那几头异兽?”清长风冷哼一声,“我北斗观什么时候要他们帮忙了。你只去叫你师父师祖他们全过来便可!”
  
  那人得令而去,但是因为这么一耽误,已经落在几个同伴身后,被十二门徒抢在前面,正慌不择路,想要迂回上山,却被上古邪神带头围住,几个打一个,几个回合下来,立刻不敌,被当场斩杀,魂魄被几人分食,连精魄都吞了。
  
  之前那几个弟子不敢停留,一路上山叫人去了。
  
  清长风大怒,布置了一道结界,将那些血海万魔幡中的鬼魂都挡在外面,作法朝道风打去。
  
  “道风,你可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
  
  道风轻轻一笑,算作回应,提起打神鞭迎了上去。
  
  
  战斗以更加的凶残的方式,继续进行……
  
  雷池那边的战斗,却也不比这边冷清:
  
  星月奴赶到之后,什么也没来及做,就被碧清发现,立刻双眼血红地发动了进攻。她实力本就在星月奴之下,又没有炼尸缸在手,本来不是对手,只是帮手多,杨宫梓也上前一起应战,正打得激烈,南宫影敢到,发现了星月奴,立刻让碧清和杨宫梓住手,要跟星月奴决斗。
  
  “山山禅师,助我一臂之力。”星月奴也猜测自己不可能是这三人的对手,对身边一位之前赶来的老和尚说道。
  
  山山禅师,是盘古僧三大长老之一,修为通天,本来跟两个师兄弟一起在云端禁地中修行,得到汇报,有人闯雷池,正好他最近刚结束一个会元的闭关参禅,另外两个师兄弟一时半会无法出关,于是他好奇之下,下山一探究竟。
  
  星月奴等人打起来的时候,他一直在远处观望,没有出手。他不是在观望战局,而是在观察叶少阳这帮人。想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来闯雷池渡劫。
  
  当看到东皇钟和压在钟下的九尾天狐,他的心中也是有些震惊。正待观察下去,突然听到星月奴求助,当即摇了摇头,解下袈裟,丢了过去,双手合十,念起咒语,袈裟一瞬间变得巨大,好像一个帐篷,将碧清和杨宫梓都裹了进去。留下南宫影跟星月奴单挑。
  
  “这是什么地方?”碧清和杨宫梓放眼望去,眼前是无穷无尽的漆黑,两人心中骇然,这老和尚居然能出手将她们两个困住,这手段,只怕是无敌了。
  
  “怎么办?”
  
  两人正惶惑地琢磨着,突然一道金光,从黑暗虚空中射了下来,仿佛黑幕被拉开了一条缝。
  
  金光落下,在他们头顶上空,突然出现了一朵金色的莲花,接着是一尊佛陀,端坐在莲台上。两人抬头看去,竟然发现这佛像似男似女,又非男非女,无限庄严,眼神中却带着一丝悲意思。
  
  这尊佛陀缓缓张口,嘴唇阖动,吐出了一串咒语: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菩提萨埵婆耶,摩诃萨埵婆耶,摩诃、迦卢尼迦耶……”
  
  是梵文《大悲咒》的咒语,由一个中性到听不出男女的声音缓缓道来,有时候近在耳边,有时候又远在亘古……
  
  随着这一个个经文字眼吐出,杨宫梓和碧清都感受到了一种好像百爪挠心一般的痛苦,这种感受无法形容,两人空有一身修为,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试图飞起来去击碎这尊佛像,但不管她们飞起多高,这尊佛像也跟着飞起,总是悬在她们头顶三尺的位置,不断念诵着咒语。
  
  
  “啊……”两人终于受不了这梵音对道心的侵蚀,相继捂着耳朵,缩在地上,痛苦地扭曲起来。
  
  外面,在围观者的眼中,山山禅师丢出的那条袈裟,从来没有落下过,而是一直悬在两人的头顶上方,只是是放出了一圈金光,将两人罩住了而已。
  
  没有漆黑的虚空,也没有佛和梵音。
  
  但是两人痛苦的表现,却是被大家看在眼里。
  
  “秃驴,你使的什么手段!”小马张口骂道。
  
  四宝往他脑袋上拍了一下,“别误伤,快想办法。”
  
  这个时候,他们的局面也并不轻松:各种粪便的混合物,已经被沿着雷池堆成了一圈,捉鬼联盟的一干人都躲在包围圈的里面。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