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379 我就是刀1,茅山捉鬼人第2379 我就是刀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379 我就是刀1
道风凌空掠起,山河社稷图立刻卷曲起来,好像蛇一样,环绕着清的身体,一圈一圈地紧跟不放。
  
  清体内,爆发出了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抵抗着山河社稷图的吸力,但因为之前全无准备,离山河社稷图太近,没有在第一时间逃开,道风便穷追不舍,一刻不放松。
  
  清既要抵抗吸力,又要御风奔逃,法力损耗极大,渐渐地飞行的速度越来越慢,与山河社稷图的距离也不断缩小,终于,他的两条腿被山河社稷图吸了进去,又抵抗了一会,再也无力挣扎,身体逐渐陷入漩涡,被山河社稷图吸到了腰部,道风抓住山河社稷图两头,用力一兜,将他整个裹了进去……
  
  “道风!”
  
  清发出一声惨叫,灵光在图画的某处闪烁了一下,然后完全消失。
  
  眼看清被山河社稷图吸了进去,跟十二门徒缠斗在一起的那些道士失去了主心骨,再无心恋战,纷纷朝山上逃去。
  
  上古邪神带领着十二门徒,立刻要追过去。
  
  “莫要追了。”道风淡淡地说了一句,他本来也没想真的血洗北斗观,之前那么说,也是为了说给清听,好让他把弟子都派来围攻自己,减轻叶少阳那边的压力。
  
  “恭喜主上,把那厮收了。”上古邪神率先飞来,不失时机地拍了个马屁。
  
  “并没有。被山河社稷图收起来的,也不过是他一抹分身而已,他真身已走。”
  
  上古邪神等人一听,顿时一惊,四下望去,却是不见清的影子。
  
  “可是,为何不见踪迹?”
  
  “他用了道法,以分身代替本尊,破了劫数,元神大伤,怎会留在这里。”
  
  道风朝山林的某个方向看了一眼,将山河社稷图卷起来,纵身朝雷池飞去。
  
  “我就不信,拦不住你!你们全让开!”
  
  雷池前方,南宫影突然爆喝一声,将大伙全赶到一边去,双手结了一个佛门印法,对着山山禅师拍过去。
  
  山山禅师也抬起双手,与南宫影双手拍击在一起,顿时爆发出了一股几乎能堪破虚空的波动,山山禅师的步伐,总算是停住了。
  
  两个人双手相接,看上去就像两个卯足了力气的摔跤手,纠缠在一起。
  
  山山禅师脸上带着一抹悲天悯人的微笑,望着南宫影,缓缓说道:“当年我在冥河证道,与你修罗族多有接触,阿修罗族,在三届生灵之中,最是暴戾好斗,今日见你,果不其然。地藏菩萨曾度化你等,若执迷此相,则此相非空,唯破相破空,得见我佛。阿修罗王子,似你这般,如何能渡劫前往婆娑净土?”
  
  南宫影冷冷道:“你说得婆娑净土,在哪呢,你去过?”
  
  山山禅师道:“若无婆娑净土,我辈为何修行?证道混元,自可飞升婆娑净土。”
  
  南宫影冷笑一声:“大师以为,如何才能证道混元?”
  
  “修身修心,斩却贪嗔痴三毒,便是大道之使。你若欲闻道,便放下屠刀,在我这轩辕净土修行,以期窥见混元大道。”
  
  南宫影轻轻一笑,道:“可是,我放不下屠刀啊。”
  
  “为何?”
  
  “因为,我自己就是刀啊。”
  
  南宫影说完,大喝一声,双手用力朝前退去。
  
  “阿弥陀佛。孺子不可教。”山山禅师化掌为指,在前方轻轻一弹,万丈佛光射出,洞穿了南宫影用罡气聚生出的结界。
  
  无数道佛光,从他肉身上穿了过去。
  
  南宫影的肉身,立刻好像被烤化了似的,突然软了下去,化成一滩血水,落在地上。
  
  死了?
  
  在场的所有人看见这一幕,都彻底震住了,呆呆地看着地上的一滩血水,突然,这一滩血水又缓缓凝聚起来,越长越高,形成一个鲜血组成的巨大的人影,有两三米高,头生独角,怒睛瞪视,看上去凶神恶煞,低头俯瞰着山山禅师。
  
  “阿修罗的真身!”四宝惊叹。
  
  “真身又怎么了?”小马不解。
  
  四宝跟大伙解释起来:
  
  阿修罗族,来自冥河血池,本身就是血之精华,血液不干,元神不灭,正常情况下属于打不死的小强。
  
  但是他们一旦现出真身,那便是生死之争,用自身的血液作为灵力的源泉,作法打斗,消耗的都是自身的血液。修为能瞬间提升不少,但是血如果耗尽,元神也就灰飞烟灭……
  
  大伙听完,怔怔发呆地看着南宫影,老郭喃喃说道:“这孩子干啥啊,这又不是生死之战,为什么要这样?”
  
  如果不是南宫影,而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这么做,都不会让其他人感到意外:他们跟叶少阳,是生死之交的好兄弟,为兄弟牺牲,理所当然。
  
  但是南宫影跟叶少阳没啥关系,他只是被道风找来帮忙打架的,断不需要这么拼命,把自己性命都搭进去。
  
  “我懂。”
  
  吴嘉伟望着南宫影,缓缓吐出这句话。
  
  “因为,他是一把刀,他修行的意义,他的道心,就是为了战斗。”面对众人的疑惑,吴嘉伟解释道。
  
  南宫影不是来帮忙的,他只是听说这边有高手,前来打架的,而战斗的核心,就是拼命。也不需要有什么深仇大恨,说白了就是争一口气。如果他这个时候怂了,他的道心也就破了,就算活着回去,将来在修行之路上也不会再有什么成就。
  
  吴嘉伟虽然没有南宫影这么极端,但他也是一个战士,所以他能理解南宫影的作法。
  
  那边,山山禅师望着比自己高大数倍的南宫影,全然不惧,脸上也没什么表情,继续往前踏出了一步。
  
  南宫影鲜血组成的身躯突然碎裂开,化作无数枚血滴子,瞬间将山山禅师裹在了中间,形成三道反向旋转的波纹,疯狂地消耗着血精的力量。
  
  山山禅师站住不动,双手合十,微微分开,掌心形成一个三角形,金色的佛光掌心流泻出来,汇聚在头顶,形成了一朵金花,抵抗着血精之气的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