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384 亡者重生2,茅山捉鬼人第2384 亡者重生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384 亡者重生2

  五朝元气在身前一道结界形成,居然挡住了毕方和白泽的合力一击,不过并没有将攻势化解掉,白泽的鸟喙扎进了结界之中,扇动翅膀,不断往前推进,毕方所化的三道白光也不断闪烁,加持攻势。
  
  所有人都像是有默契似的,停止了攻杀,抬头看着这罕见的一幕。
  
  道风,既然以一己之力,挡住了两只异兽和上古神器轩辕剑的攻击……这等修为,简直世所罕见。在场没有人不动容。
  
  “不愧是斩断两尸的大能。”山山禅师连番大战,以疲惫之身应战道风,终究不是对手,方才已经受了伤,这时候正在远处一座土坡下打坐调息,看见这一幕,也是忍不住感叹起来。“天纵奇才,果真是天纵奇才,只是步入魔道,可惜,可惜……”
  
  星月奴道:“道风,你用自己斩断的两尊灵身挡住攻势,这手段的确神妙,不过,你也只是强弩之末,我看你能撑到几时。”
  
  当下加快念咒,脸上出现吃力的表情,不过轩辕剑所化的山峰,也在缓缓下压。白泽和毕方倒是不急不慢,有心让道风消耗,
  
  很快,道风祭出的两尊灵身,颜色越来越淡,近乎透明……
  
  面对三大强者的围攻,就算是道风,也撑不住了。
  
  “你们快走!”
  
  道风望着这些人,默默说道。
  
  大伙一部分被对方牵制,另一些尝试帮道风解围,但无论是那方山岳,还是白泽和毕方联手的法相,都不是他们所能靠近,根本分担不了什么。
  
  他们这些人,在三界之内都算是强者,但是跟这些决定强者硬拼的话,还是有所差距,而且这差距就如同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
  
  他们无能为力。
  
  道风的脸色,愈发苍白起来,仍然在死命支撑,但是脸上的表情、看向星月奴的饱含杀意的眼神,始终未变。
  
  “天纵奇才,却不能为我所用,甚为可惜……”星月奴摇了摇头,闭上眼睛,不断加强着轩辕剑的攻势。
  
  轰……
  
  道风头顶上那道灵身被砸碎,山岳对着他头顶砸下来。
  
  “道风!!”
  
  杨宫梓扑了上去,六道混沌天体缠绕在道风身上,要为他挡住这一下。
  
  山岳砸了下来,但是一道雪白的丝带,从后方飞来,绕在了山岳上,用力收紧,竟然将灵力困住,让山岳无法落下。
  
  “轰!”
  
  山岳破碎,碎裂的灵光很快消散,中间还是那把轩辕剑,被震飞出去。
  
  星月奴赶紧飞起来,把轩辕剑拿在手中,怀着无比震撼的心情,朝道风后面望去。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一起转移了过去。
  
  一个身穿雪白绒毛长裙、容貌绝美到极致的女子,从雷池的外沿缓缓走了出来,身后,九条尾巴高高扬起,高过自己的头顶,其中一条尾巴上抓着昏迷不醒的叶少阳。
  
  “小九!”
  
  橙子第一个激动的大叫起来,唤醒了震惊的众人,大伙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那个不可一世的青丘山之主、万妖之王,小九,复活了。
  
  亡者复生,王者归来。
  
  “九尾天狐!”星月奴看着小九,眼中出现一丝不可置信的神情。
  
  白泽和毕方自然也知道九尾天狐是谁,本来他们是在道风身后袭击,现在小九又在他们身后,两人生怕被袭击,不敢再将注意力都集中在进攻上,再说他们也很清楚九尾天狐的实力,知道她一旦复活,之前的优势就算没有了,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杀死道风,这一仗,又得慢慢来打,干脆也停止了攻势,两人分开,化成人身,落在星月奴身边两侧。
  
  “雷部诸将,都请回来!”星月奴一声令下,残存的几个雷部将军立刻抽身而退,回到他们身后。
  
  “你们也回来。”山山禅师也把自己手下的盘古僧召集了回去。
  
  双方又恢复了对峙的局面。
  
  小九来到道风身边,与他并肩而立,望着星月奴,脸上无悲无喜,不卑不亢,一脸的平静。
  
  白泽望着小九,说道,“你祖上,与我等同为异兽,今日我却不忍伤其后人,你自行离去吧。”
  
  小九不说话。
  
  星月奴往前一步,挡在二人身前,说道:“今日死战,双方各有死伤,哪还有什么情分可言……九尾天狐,你虽然贵为万妖之王,但我今日三人,擒杀你也不在话下……可叹你刚刚复生,便要再度亡故。你,还有什么话说?”
  
  小九没有理会他,转头看着自己熟悉的那些人,说道:“我们走。”
  
  “走?”大伙傻傻地看着她,这局面……怎么走得了?
  
  星月奴哈哈大笑,“九尾天狐,你一人若走,本宫自然阻拦不住,但你想带着他们一起走,也未免太托大了吧,我很想知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凭这个。”
  
  小九摊开手,掌心捧着一尊古铜色的钟鼎。
  
  “东皇钟!”
  
  星月奴一眼看见,失声叫起来。
  
  “东皇钟响,天下皆亡,这东皇钟在我手中,没有杀戮天下的本事,但是对付你们,尚有余力……真要拼死相搏么?”
  
  星月奴等人傻傻地看着小九手中的东皇钟。毕方摇头说道:“那也未必,再好的法器,也要靠法力来驱使,道风已伤,你一个人,就算有东皇钟,也未必是我等的对手。”
  
  小九点点头,不带任何语气地说道:“我也怀疑,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所以,我想试试。是死是活,一试便知。”
  
  “那便试试!”白泽一步向前,浑身散发出一股恐怖的妖气,做好了死斗的准备。
  
  “慢着。”星月奴仿佛下了某种决心,吐出一口气,道:“让他们走。”
  
  “什么?”
  
  白泽不可思议地看着星月奴,“仙长,你发号施令,可经过深思熟虑?”
  
  “让他们走。轩辕令在我手,尔等听命便是,二位尊者,杀敌不在一时,将来有的是机会。”
  
  白泽和毕方互相看了一眼,后退两步,算是妥协了。
  
  “走!”小九盯着星月奴,目不斜视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