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385 分析战果1,茅山捉鬼人第2385 分析战果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385 分析战果1
大伙面面相觑,随即林三生说道:“大家WwW..lā”第一个动身离开雷池,朝来时的山谷走去。
  
  大家徐徐跟上。
  
  星月奴等人,一动都没有动。
  
  等所有人鱼贯离去,小九转身对道风说道:“你也走。”
  
  “你先。”
  
  小九愣了一下,提着东皇钟,纵身飞过去。
  
  道风望着星月奴,敛起眼中的杀气,缓缓说道:“我说过,我必杀你。”
  
  星月奴歪着嘴角,现出一丝冷笑。
  
  “我等着你,或者,我会去找你。”
  
  道风的身影一掠而过。
  
  一群人前往轩辕之门,这一路上,再没遇到什么阻拦,只有到了轩辕之门的时候,有一帮北斗观的弟子在这里拦着,看见他们完好无缺地过来,身后也没有追兵,十分震惊,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候一个北斗观弟子从雷池方向飞来,朗声说道:“传师叔的谕令,放他们回去。”
  
  这帮人虽然不解,但也只好朝两边分开,让他们出去。
  
  还是道风压阵,等大家都出去了之后,他再出去。
  
  轩辕之门关闭。
  
  又回到了混沌界的小岛上,周围是白茫茫的一片。
  
  回想刚才的经历,所有人都感觉是如梦一般,九死一生,他们总算是活着回来了。
  
  “这一仗,不是我们打得最惨烈的一仗,但却是最凶险的。”林三生发表感慨。
  
  大伙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多亏了小九在关键时刻复生了,不然今天就险了。”美华望着小九,微笑着说道。
  
  “老大怎么样!”
  
  瓜瓜反应过来,急忙问道。
  
  小九把叶少阳轻轻放在地上,大伙立刻都围上去,叶少阳昏迷不醒,脸色白得吓人。
  
  “他几乎缘身俱灭,不过尚存一息,却是可以恢复,先让他睡着,自行慢慢恢复一些,醒来之后再调息一阵子就好了。”
  
  小九伸出一只手,摸着叶少阳的脸庞,别人没有经历,但是她知道叶少阳承受雷劫的过程,知道他经受了怎样的痛苦,靠着一丝倔强的念头,撑到了最后一刻,这个念头,就是牺牲他,来成全自己的神魂修复……
  
  听说叶少阳没事,大家也都松了口气,谢雨晴霍的一下站起来,失声道:“雪琪呢!”
  
  小九也没说什么,尾巴打开,九条尾巴中最下面的那一条露出来,末端卷着雪琪。
  
  雪琪也跟叶少阳一样昏迷不醒。
  
  “她渡劫成功了,现在需要休养灵身,很快就会醒。”小九说道。
  
  “主上!你们回来了。”
  
  大司徒从生命之树另一头转过来,身后跟着那几个混沌生灵,一脸惊恐地看着杨宫梓,又看看其他人,喃喃道:“神迹啊,你们居然平安回来了……都还好吗?”
  
  “都好,你安排一些人守在这里,如果轩辕山的人闯出来,格杀勿论!”
  
  大司徒面色有些为难,道:“我混沌界千百年来,都是守护轩辕山,如果跟他们作对的话……”
  
  杨宫梓不等他说完,沉声说道:“这里,还是我说了算吧?”
  
  大司徒急忙躬身行礼,“不敢,一切事宜,自然听从主上吩咐。”
  
  “那便是了。不过他们也不大可能会来进犯我混沌界,总之你们注意些便是。”杨宫梓转头看着大伙,说道,“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回到人间去,那才是彻底安全。”
  
  大伙立刻动身。
  
  “所有受伤的,先进阴阳镜中调息,大家快走。”
  
  林三生吩咐了一声,橙子等一些受伤的立刻钻进叶少阳腰带里的阴阳镜中。
  
  小九卷着叶少阳和雪琪,跟大家一起动身,突然身后传来噗的一声,大伙纷纷回头,顿时怔住了:道风站在树下,整个人变得晶晶发亮,有点像是水银,面目全非,上下流动着。
  
  “风哥,你怎么了!”杨宫梓立刻冲过去,但不敢搀扶他。
  
  “我两尊灵身几乎被毁……”道风身体软下去,变成了一尊小人,浑身战栗着。杨宫梓小心地把他捧在手里,颤抖着说道:“你别吓我,你没事吧!”
  
  等了一会,道风停止了颤抖,缓缓说道:“我没事,所幸灵身还在,需要调息七七四十九个周天方可复原,你将我塞进袖子里带走就好。”
  
  “我来我来,这小人,哈哈,有趣!”小马上来摸了摸道风的脑袋,说道:“老大你要是一直这么小,那多好玩啊。”
  
  “死胖子你走开!”小白一把将小马推开,可怜巴巴地望着道风,好一番嘘寒问暖,最后杨宫梓把道风的元神灵身收在了袖子里,一行人迅速离开轩辕之门,御空飞行,回到了之前打开的虚空裂缝的位置,出去之后,还是叶少阳的房间。
  
  杨宫梓在墙上抹了一把,将灵力化解,不留任何痕迹。
  
  回到熟悉的地方,大伙的一颗心才算是完全放下了。基本上个个都忧伤在身,于是就地坐下,各自调息……
  
  小九把叶少阳放在床上,自己在边上默默地守着他。
  
  “仙长,我等三人之力,未尝对付不了东皇钟,为何不拼力一搏?”
  
  叶少阳一行人离开之后,白泽立刻质问星月奴,语气透着明显的不满。
  
  星月奴遥远远处,淡淡说道:“今日之局,为我主持,我们河等身份,何必跟他们拼命,你二人或山山禅师万一发生意外,我无法交待。因此宁愿让他们离去。江流石不转,总有重逢的一天。”
  
  山山禅师道:“宫主所言极是,他们渡劫成功,此为天命,倒也不可强求。只是……老衲也是没料到,人间居然生出如此多的强者……”
  
  他这话本是一句发自内心的感慨,但听在星月奴耳朵里,却又着不一样的意义,沉吟道:“看来想要一统人间,非得除掉叶少阳这伙人不可……幸好,我已有布局,今日不跟他们拼命,也是我稳操胜券,徐而图之,不可操之过急。”
  
  白泽和毕方之前想要拼命,也只是一时斗气,现在听了星月奴的话,冷静下来,不管是叶少阳还是道风,其实跟他们都没什么关系,一切事情,都不是他们主持的,只是受命前来帮忙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