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435 阴沟翻船1,茅山捉鬼人第2435 阴沟翻船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435 阴沟翻船1

  “不要下来!”叶少阳呵斥了一声,谢雨晴一怔,动作僵了一下。
  
  就在此时,叶少阳感到握着门把手的左手一凉,转头一看,是身下的黑影蔓延上来,寒冷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一种无力,好像手臂中的力量被黑影给吸走了似的。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叶少阳右手从腰带里摸出一张灵符,往左手贴下去,霎时间,一股强大的灵力从灵符中溢出来,黑影迅速退却,叶少阳解放了左手,反手摸出一枚铸母大钱,从腰部往下不断划过去,所到之处,黑影尽散。
  
  “小心!”叶少阳正在驱赶自己身上的黑影,突然听见谢雨晴一声喊,抬头看去,一道黑影,从对面飞快地射了过来,情急中反手一掌拍过去,黑影立刻化去,融化在身下那一滩巨大的黑影中。
  
  “这是什么东西呀?”谢雨晴惊声道。
  
  “我哪知道。”叶少阳话刚落音,身下的黑影突然收缩起来,仿佛水浪一般,在自己周身形成了浓郁的一圈,不断爬升,瞬间就超过了叶少阳的身高,将他困在中间,与周围的世界划分开来。
  
  这是黑影第一次以立体的形式出现!
  
  之前,它不管生长还是缩小,都是依附在实物上,眼下却是突破了二维世界的界限,成了一个实际的存在。
  
  黑影的上沿不断翻滚,从四周向着中间涌来。谢雨晴跟两个手下已经跳下车,但是不敢靠近(倒不是害怕,而是担心拖叶少阳的后腿),站住十米开外的地方,远远地看过来,叶少阳已经完全被黑影淹没了。
  
  “少阳,你怎么样啊!”谢雨晴情急中大声喊道。
  
  “三钱定坤!”
  
  叶少阳一甩手,掌心抛出三枚铸母大钱,分别落在自己身前和两侧,瞬间堪破了黑影,各自射出一道金光,彼此相连,形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叶少阳就在三角形的正中间。
  
  黑影仿佛也被切割开来,三角形之外的黑影被逼退出去,三角形之内的,则如同雾气一般消散。
  
  叶少阳的双腿这才恢复自由,放眼看去,在自己布置的简易版三才阵的上方,黑影仍然在不断翻滚,在头顶上空合围,只余下一丁点的缝隙,一缕昏暗的月光从缝隙射进来。
  
  这到底是什么邪物?
  
  叶少阳满心的疑惑,抬头看见那一抹正在合围的缝隙,心中猛然间产生了一丝不祥之兆,拿出阴阳镜,同一时间划破指尖,用鲜血按在镜面上,飞快地抹出了一道印记。
  
  “明镜高悬,血光飞溅,疾!”
  
  阴阳镜将微弱的月光反射出了一道血气,直冲向阴影合围的位置,将周围的阴影震开了少许,但是很快,阴影又开始合围。
  
  这么强?
  
  呛的一声,叶少阳拔出了七星龙泉剑,朝着对面的阴影斩去,一道紫光闪过,没入阴影之中。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叶少阳心中大惊。
  
  七星龙泉剑的灵力,对面前这阴影居然不管用……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没等叶少阳认真去想,眼前突然完全漆黑,抬头看去,之前的那道缝隙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冰冷的感觉,从每一寸皮肤上传来,之后便是力量被抽走的感觉,叶少阳顿时觉得四肢无力,几乎难以站住,情急中默念起静心咒,也只是勉强护住体内的罡气,不被阴影吸走,身体上却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糟了……这下真是阴沟里翻船了。
  
  “你是什么人?”
  
  耳边再次响起那个奇怪的声音。
  
  叶少阳怔了下,没等开口,那个声音又补充了一下刚才的问题:“你手里拿的不是一般的法器,你是哪个门派的?”
  
  叶少阳笑道:“搞半天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啊。”
  
  “说。”
  
  “凭啥听你的,除非你先说,你是什么来头?”
  
  叶少阳意图跟他拖时间,但对方似乎看穿了他的念头,不再言语,一瞬间,叶少阳感到周身更加寒冷,就算是静心咒也无法阻挡体内罡气的流失……
  
  这下真是阴沟翻船了。
  
  叶少阳咬了咬牙,打算再搏一把,就在这时,眼前的黑暗之中,突然传来了一束强光,紧接着谢雨晴的声音响起来:“少阳你怎么样了,说句话啊。”
  
  面前的阴影之中,传来了黄色的光晕,好像浓雾中的一盏灯,驱散了面前的阴影。
  
  双手短暂的恢复了知觉。叶少阳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右手伸到身后,从背包侧面的兜子里摸出太乙拂尘,在嘴巴里蘸了一下,在面前刷了一个“x”。
  
  “天地无极,地缚无灵,重阳若羽,堪破幻境!破!”
  
  太乙拂尘用力一扫,将那个“x”字符号推了出去,一道灵光焕发,从阴影中切割而过,这一次如愿以偿地将阴影切开,中间露出了缝隙,没有了阴影的阻挡,光线一下子更加明亮起来。
  
  叶少阳一个箭步钻了出去,就地翻滚,起身的时候,人已经来到了谢雨晴的面前。谢雨晴手里提着一只手电,照着面前那团阴影。
  
  叶少阳转身看去,那团被自己切开的阴影已经迅速矮下去,重新贴在了地上,浓浓的一大片。
  
  “好险啊我草。”叶少阳手伸进背包里,摸出一只掺了朱砂粉的红烛,点了起来,对着地上的黑影走过去。“来来,刚才我没见过你这路子,现在再来打过!”
  
  “哼……”阴影之中,传来轻蔑的哼声,紧接着,阴影在地上扩散开来,颜色越来越淡,叶少阳走到跟前,却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眼看着阴影从脚下飞快地散去,最后什么也没剩下。
  
  叶少阳站在谢雨晴三人身前,紧紧盯着地面,生怕这阴影再搞什么偷袭之类的,等了好一会,再没有任何变故,这才松了一口气,招呼大家上车,却没有熄灭手中的灯烛,顺手放在了汽车中间祁宸放在那里的茶杯上端,揉了一把脸,冲谢雨晴无奈地耸了耸肩,道:“差点阴沟翻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