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458 日月乾坤索2,茅山捉鬼人第2458 日月乾坤索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458 日月乾坤索2
叶少阳思索了一下,等瓜瓜回来,怎么样开口问他这件事。之后也坐在床上吐纳起来。一个周天结束,叶少阳起来活动活动,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结果什么都没看见。
  
  叶少阳一怔,打开窗户,朝外面看去,到处都是浓雾,从四周滚滚涌来,能见度连三米都没有。
  
  起雾了?
  
  叶少阳心头一惊,按说都快到元旦了,大冬天下雾也是正常的,但是眼前这雾……来的也太汹涌了吧,跟浪花似的,本来对面还能看得见楼房,结果就在叶少阳趴在窗台上时,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浓雾,将最后一点视线遮挡。而且……这雾很奇怪,在窗外蔓延得那么快,但是窗户打开之后,却一点也没有蔓延到房间里来。
  
  叶少阳立刻警觉,从腰带里摸出朱砂笔和一张空白的灵符,在上面飞快地画了几笔,丢了出去。
  
  灵符飞到浓雾之中,立刻呲的一声冒出一股白烟,瞬间燃烧干净,不过从灵符燃烧的地方,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汹涌而来。
  
  果然……自己这是遇袭了。
  
  来者是谁?
  
  叶少阳猛然想到了之前遇到的那只影魅(怀疑是星月奴师兄的那个),不过自己目前遭遇的,显然是用法术围起来的一个结界,影魅难道也可以施展法术?
  
  不管是谁,反正都要打一架了。
  
  叶少阳反倒冷静下来,从腰带里摸出阴阳盘,想要断一下对方的位置,在星盘上按了几下之后,星盘哗哗转动起来,等到停止之后,中间的指针却是转动不停。
  
  这在术语中叫浮针,出现这种状况,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对方不停地转圈,指针也跟着一起转,要么就是对方用了什么法术干扰了阴阳盘的磁场,让指针无法确定方位。
  
  “厉害了啊。”叶少阳收起阴阳盘,转身面对窗外,打开了天眼,扫视过去。
  
  一张巨大的灵力之网,笼罩在窗外,封锁了空间。
  
  叶少阳愣了一下,又飞快地窜到对面阳台上去,朝外面看,一样看到了灵力之网。
  
  也就是说,自己家被灵力之网从前后左右都封锁起来了,将内外隔绝开。这是要困住自己,瓮中捉鳖啊。
  
  “好大的手笔啊。”叶少阳望着窗外,高声发表了一声感慨。
  
  这绝对不是人间法术。
  
  “既然来了,就现身一见呗,反正早晚要打的。”叶少阳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等了一会,突然听见开门的声音,于是冲回到客厅里,定睛一看,是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
  
  碧清?
  
  叶少阳这才想起,碧清是在家的,立刻快走两步,从打开的门里看进去,看到了碧清,还是本尊的模样,一朵莲花,漂浮在浴缸的水中,一道粗壮的青光,围绕着莲花旋转飞舞。
  
  莲花呈现花骨朵的形状,一直在尝试着打开,但每次刚刚打开,那一道金光就会立刻缩紧,将莲花锁住……
  
  这是在斗法?
  
  叶少阳立刻拔出了七星龙泉剑,试图冲过去,突然一道极为强烈的罡风迎面吹来,从四面八方将叶少阳裹紧。叶少阳一个踉跄,差点没能站住,急忙默念静心咒,这才定住身形,但是那股罡风愈发猛烈,从皮肤上抚过,竟然能一直吹到骨头里去,仿佛要将他一身罡气吹走。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似乎在哪里听过?
  
  叶少阳正在回忆,猛然之间,一道白光从头顶照下来,眼前一亮,叶少阳抬头一看,竟然有一轮明月挂在天上,但只有一束月光,洒在自己身上。叶少阳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立刻感到一阵强烈的灼热,这种灼热跟火烧不一样,而是一种从上而下的渗透,仿佛身处在蒸笼里,随着罡风的吹动,热气一浪一浪的往自己身上扑。
  
  叶少阳当场就要跪了。还好自己双手能动,叶少阳忍着这种剧痛,双手结印,布置了一道结界,勉强将自己全身护住,毕竟眼下要先站稳了,才能去琢磨怎么反击。
  
  以他接近上仙的修为,布置出的结界,居然也只能勉强挡住罡风和月光,随时有可能破裂。不过,叶少阳总算是缓过来一口气,左右看去,除了无形的罡风,和头顶上空那一轮明月,四周一片漆黑,仿佛陷入了虚空之中。
  
  对手到底是谁?
  
  叶少阳心惊不已,回忆之前那个声音,“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两个名字猛然在脑海中闪现:清风、明月!
  
  竟然是他们?
  
  寻仇来了这是?
  
  这得是多大仇多大怨,居然跑人间来堵自己来了。之前还以为是法术公会的人,没想到是这两个杂碎。叶少阳登时也怒了。
  
  “师兄,这个叶少阳有几下子。”一个清朗的声音,飘进叶少阳的耳朵,“我俩联手偷袭,居然没能一下子拿下他。”
  
  “嗯,毕竟是茅山掌教,不过也是我要牵制这荷花妖,无法全力进攻,师弟你全力而为,堪破他这结界!他便只有束手就擒。”
  
  明月没有作声,下一秒钟,叶少阳猛然感觉到“月光”的威力加强了数倍,在罡风下一吹,威力又增加了几分。自己的结界竟然扛不住,咔嚓一声碎裂。
  
  月光形成了一把道剑,照着他头顶劈下来。叶少阳也是早就准备,一个后翻滚避开,那光剑一刺落空,立刻追来。
  
  叶少阳翻身而起,太乙拂尘已经抓在手中,口中念咒,对着那光剑伸过去。
  
  “天地无极,接引太虚!”
  
  光剑刺在太乙拂尘上的一瞬间,太乙拂尘的尘尾哗啦一下展开,无数根须,仿佛活物一样生长,顺着光剑飞快攀沿上去,一边化解着光剑的威力,等攀援到剑柄的时候,灵力也被化尽了,叶少阳用力一抖,尘尾收缩,将光剑搅碎。
  
  一般人,在一个回合的攻守结束,总要休息一下喘口气,但叶少阳没有,因为他知道,对手要组织新的攻势,必然也需要一点时间,趁着光剑被粉碎的工夫,叶少阳咬破舌尖,喷了一口血在太乙拂尘上,口中念咒,太乙拂尘迎风一抖,凌空写了一个“敕”字,朝外面推出去。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