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463 挡我者死1,茅山捉鬼人第2463 挡我者死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463 挡我者死1
    道风如此痛快的举措,在场叶少阳几人都惊呆了,怔怔地看着道风。
  
      清风也愣了一下,随后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道:“如此甚好,请放开我师弟。”
  
      道风走到叶少阳身边,看着地上的明月,道:“松开他。”
  
      “师兄?”叶少阳不解。
  
      道风自己将他的手拨开。
  
      明月长出了一口气,站起来,望着叶少阳,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道风的所作所为,让他体会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从前不管是在人间,还是在空界,他们师兄弟不管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就算实力比他们厉害的,也没人敢把他们怎么样。
  
      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们背后站着的,可是地仙之祖镇元大仙。真真是没人敢得罪。
  
      道风的举动,让他们师兄弟认为这一次跟以往也没什么不同,虽然很丢面子——正因为这个,才要把气势做足,找会一点尊严,反正在场没人真敢杀了自己。
  
      冲叶少阳露出迷之微笑之后,他转身朝清风走去。
  
      “站住。”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明月一怔,转头看着道风,不解地问道:“你在叫我?”
  
      道风手一翻,将打神鞭取在手中。
  
      清风一看到打神鞭,脸色立刻变化,失声道:“你要做什么,你不是把地书都给我了吗!”
  
      “地书给你,不代表人也可以让你带走。”道风说完,操起打神鞭,对着明月的脑袋砸下去。
  
      “你敢!”
  
      清风飞身扑上来,叶少阳、碧清和瓜瓜早就防备着他动手,三人一起上,将清风挡住。
  
      轰的一声响。叶少阳回头看时,打神鞭被明月用双手架住,凭着体内残余的法力,苦苦支撑。
  
      “你……”
  
      “往生去吧。”道风一用力,咔嚓一声,打神鞭震碎了明月的两条手臂,打在他头顶上,脑袋瓜立刻就开了,但是没有脑浆迸射出来,明月晃了两晃,身躯倒在地上,血肉立刻褪去,变成了一团乱蓬蓬的。
  
      “稻草人?”叶少阳怔住。
  
      “这是灯心草。他们的肉身,是用灯心草扎的。”道风解释了一句,转过身来,面对清风。
  
      “师弟……”
  
      清风悲伤至极,再没有心思进攻,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朝着明月爬了过去。没有人阻拦他,清风爬到明月面前,从地上抱起了他的尸体——那个稻草人,脸上清泪滑过。
  
      “魂魄呢,我师弟的魂魄呢?”清风失神地叫起来。
  
      “魂魄完好,不过……”叶少阳道,“我师兄一鞭子给他抽进六道轮回了,下辈子他会做个好人的。”
  
      道风出手,从来都是这样。原来他让自己走开,是为了他自己动手……
  
      清风怔了半晌,抑制住悲痛,抱着明月的尸体,一脸平静地望着道风,道:“动手吧。”
  
      “我没打算杀你。”
  
      “什么?”
  
      道风道:“总要留一个去报信,告诉镇元子发生了什么。”
  
      清风傻傻地看着他,咬了咬牙说道:“你不怕我将来报仇?”
  
      “你,或者镇元子,随时都可以来。”说完这句话,道风似乎不想再提这件事,轻轻摆了摆手。
  
      “好,好好,道风,叶少阳,你们记着!”清风摊开左手,用右手在上面用力画了一道伤痕,血流出来,然后他什么也没说,抱着明月的尸体,从窗户跳了出去。
  
      总算是结束了……
  
      叶少阳长出了一口气,回想方才的经历,走到道风身边,问道:“你为什么不让我来动手?”
  
      道风没理他,俯身从地板上捡起了一块布,是之前叶少阳披在身上用来抵挡地之炎火的,这布现在还是完好的,朱红色的面子好像绸缎一样光滑,道风在上面抹了一把,道:“你就是靠他破的阵?”
  
      “是靠它来吸收火焰。”叶少阳走过去,把天风雷火旗收起来,说道:“我当时也是没办法了,情急中只有把它弄出来,披在身上挡火,好在这宝贝本身就是一件火系法器,火烧不毁……破阵我靠的是暗金神符,以强制强,撑过了最后那个阶段,就没事了。”
  
      叶少阳说的轻描淡写,实际上,之前自己从阵法从阵法中逃出来的过程极为凶险,也是他最后时刻灵机一动,用天风雷火旗护住周身,不然现在估计三魂七魄都被地之炎火烤化了。稍微回想了一下,叶少阳也是一阵后怕。
  
      这跟之前那些次有组织的行动不一样,那些行动不管再危险,之前总是有心理准备,而这一次,是完全的突发事件。叶少阳自己也没想到,会离死神那么近,不由的吐槽了一番。
  
      道风道:“那是上古神器地膜之书,镇元子的贴身法器,明月实力还是不行,没能发挥出地书的潜能,如果是镇元子自己用,你必死无疑。”
  
      叶少阳两眼一翻,“你这说的是废话,如果是镇元子,还要地书干什么,直接就能碾压我。”
  
      “那也未必。”道风道,“以你现在的实力,打肯定是打不过人家,但是逃命的手段还是有的。前提是人家不用太厉害的法器。”
  
      叶少阳耸了耸肩,道:“你还没回答我,你之前为什么要亲自动手术杀死明月,为什么不让我出手?”
  
      道风斜眼看了他一眼道:“我得罪的人太多,多一个少一个,没什么所谓,你要是得罪了镇元子,将来在空界怎么混?”
  
      这……
  
      叶少阳耸肩道:“那你可以不杀他。”
  
      “人家欺负到门上,想要杀你,你还留着。”道风徐徐说道,“我若放他走,你心中这口气难平,我也难平。”
  
      叶少阳一怔,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暖意,一句话:道风是为了自己而杀了明月。
  
      “那……你杀了明月,镇元子一定会追究的吧?”
  
      道风道:“爱来就来,管他呢。”
  
      叶少阳沉吟起来,说道:“之前我从波月洞回来的路上,问过了小九,她跟我说,这五庄观是空界第一大隐修门派,从来不参与任何纷争和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