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522 命结扣2,茅山捉鬼人第2522 命结扣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522 命结扣2
    叶少阳立刻表示不用,但一谷大师很是坚持,只好答应。
  
      晚上,一谷大师让叶少阳用美团叫了几个菜,自己陪着喝了一杯白酒,期间跟叶少阳嗦嗦地说了很多自己的往事,还有芮冷玉和胡旺小时候的往事。
  
      如果不是一谷大师提起,叶少阳都忘了胡旺这个人的存在。
  
      一谷大师突然话锋一转,道:“阿旺这小子,虽然你们不说,但我已经知道,他已经死了,但还留在世上,少阳,我请你帮个忙,将来如果遇到他,一定……杀了他。”
  
      说到这,一谷大师长叹一声,眼眶有点湿润起来。叶少阳心中也是一阵难受,不过他也明白一谷大师的意思:胡旺现在是个半魂鬼,甚至是一只鬼尸,杀了胡旺,其实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叶少阳一口答应下来,不过回想起来,自从上次胡旺躲开自己和冷玉,逃走之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不知道他现在去了哪里,想找他还真不容易。
  
      这顿晚饭,说实在的老爷子还是挺嗦的,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叶少阳认为他是长期一个人生活,比较苦闷,一直耐心地配合着,一直吃到九点多,老爷子困了,叶少阳扶他进屋睡觉,然后自己去隔壁休息。
  
      躺在床上,叶少**本睡不着,从兜里摸出一个东西一枚圆形的铜钱大小的东西,薄薄的一片,半透明,泛着一股幽蓝的光。
  
      “这是什么?”瓜瓜本来趴在窗台上,无聊地看着夜景,偶尔回头一瞥,看叶少阳把玩着这个奇怪的东西,立刻凑上来好奇地问道。
  
      “铜钱。”叶少阳答道。
  
      “铜钱?哈哈哈,老大你别逗我,这怎么会是铜钱!”
  
      叶少阳起身,画了两张灵符,分别贴在门和窗户上,避免被邪物窥听到自己说的话,这才回到床上坐下,手里捧着那个会发光的奇怪东西,说道:“这是军师之前在山上给我的铜钱。”
  
      瓜瓜一怔,道:“军师得白内障了?这是铜钱?”
  
      “不,这也许是空界的铜钱,到了人间就变成这样,毕竟他是鬼,在人间举轻若重,怎么可能将人间的铜钱带在身上,一定是随便找了东西……大概就是空界的铜钱,做个样子罢了。”
  
      “做个样子……”瓜瓜皱起眉头,“我不明白啊,他为什么这么做?”
  
      叶少阳道:“他说,这是我救他的时候,给他的信物,其实,我从来就没给过他什么信物……他胡说八道的。”
  
      瓜瓜更是不解。
  
      叶少阳道:“我回来后一直在想,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无中生有,然后我就想到了徐福……他在被抓的时候,也无中生有地告诉我一段咒语,军师知道这件事,他这么做,可能是想对我表达一个意思……他身不由己,或者就是他所做的事情,有什么苦衷。”
  
      瓜瓜歪着头,说道:“可是,为什么不直接说呢?”
  
      “我想来想去,他可能是担心被人监视,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总之不能直说……不过,他最后说了兵不厌诈四个字,似乎意有所指……但我还是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瓜瓜道:“我来帮你想。”
  
      “算了,以你的智商,没什么指望了,你玩去吧。”
  
      叶少阳思考半天没什么头绪,索性也不再去想,如果林三生真想告诉自己什么,一定会找上门来的,再说,他的确下令坑杀了数千个生灵,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作法,自己都没法接受。
  
      还是不去想这些了……
  
      “瓜瓜,你最近修炼得怎么样?”叶少阳问道。
  
      “哦哦,还行吧。”瓜瓜挠着后脑勺,突然跳到窗台上,“老大你先忙啊,啊不对,你先睡一会,我出去转转就回来。”说完立刻跳了出去,没影子了。
  
      这孩子……就是贪玩。叶少阳无奈摇了摇头,手里捧着那个所谓的铜钱,靠在床上又静静地思考起来。
  
      后半夜叶少阳才睡着,一直睡到早上,醒来一看手机,都十点多了,急忙起床,洗漱之后到外面去,保姆阿姨听见动静,从厨房里出来,说道:“叶先生你醒了。”
  
      “怎么了?”叶少阳看她神色不对,问道。
  
      “谷大叔还没起床,我感觉有点不对劲,他平时七点钟就起床的。”
  
      叶少阳心中一抽,道:“你怎么不去叫他?”
  
      “他睡眠不好,嘱咐过睡觉时候千万别打扰他,我又看到你们昨晚喝酒了,可能他是喝多了睡的晚……”
  
      阿姨还在喋喋不休,叶少阳已经走到一谷大师的门前,试着推门,结果里面反锁了。
  
      “有钥匙吗?”叶少阳问。
  
      “没有啊,哦,不过我刚收拾房间,看到茶几上多了一枚钥匙,以前没有的……”说着去给叶少阳拿过来。
  
      叶少阳把钥匙插进锁孔,一拧,开了,推门进去,立刻有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种气息普通人察觉不到,但身为法师的他再熟悉不过,这是死气。
  
      叶少阳的心颤了一下,急忙冲到床边,一谷大师仰面躺在床上,双手放在腹部,表情安详,但是脸上没一点生气。
  
      叶少阳深吸一口气,走过去,抓住一谷大师的手腕,把脉确认了一下,没错……已经死了。
  
      尸体已经都凉了,由此推断,应该是昨晚上死的。
  
      昨天晚上喝酒还好好的,怎么今天早上就……
  
      保姆阿姨看到一谷大师这个样子,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吓的捂住嘴,叶少阳让她先出去,本想检查一下一谷大师的尸身,突然看到床头上有一个打开的笔记本,上面似乎有字,于是拿起来,笔记本下面还压着一枚纽扣形状的东西。
  
      叶少阳暂时没去管这个,先看笔记本,这果然是一谷大师的遗书,写的比较简单,先是表明自己是正常死亡……灯枯油尽,寿终正寝,他不久之前就算到了自己的寿限,因此才让叶少阳过来,算是见个面,交代一些事情,最主要是,芮冷玉有一些私人物品在这里,他死之后,不方便交给别人保管,因此特意让他过来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