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530 胎中之谜1,茅山捉鬼人第2530 胎中之谜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530 胎中之谜1
“这些传说,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这里的灵力浓郁得很,也纯正得很,我曾在这里斩却第二尸,只是我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死寂迷林这种至阴至毒之地,会生出菩提神木这种至善至纯之物。”
  
  树下,身穿青色长衫的道风仰头望着树冠高处,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羽冠长袍的道士,两人比肩而立,望着高处。
  
  道风微微转头,看着身边的道士,说道:“镇元子,你往来三界六道,可知道这其中的奥秘?”
  
  镇元子手拈长须,微笑说道:“世上万物万事,黑中有白,白中有黑,阴阳相生,互为因果,你身为道士,这个道理难道不懂?”
  
  “你不用跟我打机锋,若是这么简单,那我也不会困惑许久了。”
  
  镇元子道:“如果一个道理,你能一句话讲明白,世人总是不信,反而废话连篇无人能懂的长篇大论,世人奉为经典,因不懂而觉深奥,世人岂不都是如此?”
  
  道风看着他,微笑道:“所以你们总是打机锋,将一句话能说明白的事,尽量说得复杂,让世人听不懂,所以对你们顶礼膜拜。”
  
  镇元子哈哈大笑。
  
  道风撇了撇嘴,“所以我总是少说废话。”
  
  镇元子道:“有些废话,还是要说的,青……”
  
  道风猛然转头,道:“不要那么称呼我,我叫道风。”
  
  “名字只是个符号,叫什么很重要吗?”
  
  “我没有前世,我跟你说过几遍了,你不要再为了当年的事来纠缠我。”
  
  镇元子笑道:“你这话很矛盾啊,你既然没有前世,又提什么‘当年’?”
  
  道风皱眉道:“你这人烦不烦,前世于我,早已没有牵挂,恩怨情仇,哪里记得那许多?”
  
  镇元子道:“那我问你,你这番天印哪里来的?”
  
  道风沉默半晌,转身面对他,说道:“你来找我,又带我来这里,究竟要说什么,难不成是为了你那弟子,来找我报仇?”
  
  镇元子道:“我为地仙之祖,你那么做,确实让我很没面子,不过好在我就要走了,也无所谓这些。”
  
  “走?”
  
  “去修罗道。”
  
  道风微微皱眉,“怎么你们都要去那?”
  
  镇元子叹了一声,道:“我本该早走的,贪恋尘世,多修了一个会元,醒来却是如今这局面,我们已经老了,应劫之事,不该有我们来承担,不然种下太多因果业障,难以大圆满……”
  
  道风道:“我不要听这个,你们都去修罗界,是不是有什么背后的原因?”
  
  镇元子沉吟了一下道:“你做你自己的事便可,有些事,你不便知道。”
  
  道风没有再问。当别人不想说的时候,他不是那种一个劲问下去的人。
  
  镇元子道:“我本不该来找你,但你我当年至交,我走之前,特来看你,你而今斩却两尸,第三尸为何至今不斩。”
  
  道风微微低头,说道:“我修行之道,要斩却血肉、灵身和元神,方证始终,而今已斩却两尸,却不得斩元神之法,莫非你知道?”
  
  镇元子道:“证道之法,每人不同,我如何能帮你。”
  
  道风瞥了他一眼,懒得说什么。
  
  镇元子道:“我不知你如何斩尸,却知你为何没找到斩尸法门,只因胎中之谜……”
  
  道风不解地看着他。
  
  “胎中之谜,让你忘了你的前世今生你先听我说完,你虽然知道自己前世是谁,但你选择了忘却,你只记得使命,但却不知修行之本……”
  
  修行之本……道风沉思起来。
  
  突然,一道亮光从眼前晃过,道风抬头看时,是镇元子摊开双手,手里捧着一本翻开的书,悬停在半空,一道银色光华,从书中溢出,朝对面射过去。
  
  地膜之书?
  
  道风怔了一下,没等他开口,镇元子缓缓说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道风,你往对面看。”
  
  道风急忙转身,身后是高大的菩提神木,地书射出的光,为神木上笼罩了一层奇幻的光彩,看上去更像是一棵真正的“神木”。
  
  “身似菩提轻如烟,不知几世在人间,地书难载天下事,问道须向本心源……”镇元子缓缓道出这四句话。
  
  道风细细品味着这四句像诗又像是箴言的话,突然一阵风吹来,将眼前一大片菩提树叶尽数吹开,在那片最为茂密的叶子中间,出现了一团赤红色的光,形状……就像是一颗心,在不断闪动着。
  
  “菩提之心?”道风失声惊道。
  
  “菩提之心,就是你自己的本心……道风,这就是你自己的道心啊,你看个清楚。”
  
  道风心中一惊,凑近了看去。
  
  镇元子念动咒语,地书翻了一页,有新的灵光从中间射出,投到道风的后心上,然后从他身体内传过去,落在菩提之心上。
  
  道风盯着菩提之心,在不断地闪动之下,眼前的画面开始模糊起来……
  
  许久,许久许久,眼前的幻象消失,道风猛然回过神来,呻吟似的叹了一声,摇了摇头,自语道:“想不到我的道心,的确是有瑕疵,胎中之谜,原来这般强大……”
  
  转身想找镇元子,却发现人已经不在了,在稍远的地方,他看到了一身白色长裙的杨宫梓,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默默地望着他。
  
  道风走了过去,道:“镇元子呢?”
  
  “走了,他说他要去修罗界。”杨宫梓好奇地打量他,道:“你们在这呆这么久,都说什么了?”
  
  道风沉吟半晌,道:“他为我指点迷津,教我斩三尸之法。”
  
  杨宫梓闻言一惊,望着他怔怔说道:“那你……学会了?”
  
  道风道:“大道无形,领悟不同,修行之法只有自己领悟,去哪里去学,他不过是用地书让我看清了自己的道心……我已知道怎么做了。”
  
  杨宫梓望着他,等着他往下说。
  
  “要斩元神,须先破胎中之谜,办法是有,只是……”道风迟疑起来。
  
  杨宫梓等半天没下文,忍不住问他:“只是什么,很困难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