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543 诛仙剑阵3,茅山捉鬼人第2543 诛仙剑阵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543 诛仙剑阵3
这老道士进而说道:“我那徒儿没跟叶掌教一起前来?”
  
  “你徒弟?”
  
  “贫道崂山掌教紫雷子,乃是吴嘉伟的师叔,听他说起一向跟你在一起,承蒙叶掌教照顾。”
  
  “哦哦哦,白眉啊,好说好说。”叶少阳顿时感觉亲近了许多,拱手行礼,四宝和老郭也上来打招呼,正在寒暄,慈心师太突然冷声说道:“张师兄,还有没有人要来,若是没有,我们这便开始商谈正事吧。”说完还剜了叶少阳等人一眼,“我们这次来是商量要事,不是来叙旧攀交情的。”
  
  一番话说的几个人都很不爽,也不好发作,叶少阳招呼静慧师太先坐,然后自己也找了个座位,老郭就站在他身后,这种场合,说起来以他的身份地位是没法参加的,不过张无生没说什么,别人自然也不会说。
  
  张无生扫了一眼在座的几人,道:“还有些没来的,却是不等了,龙阳,你来讲述下昨晚剑阁发生的事。”
  
  一个中年道士走进来,正是龙阳真人,之前在石城呆过,跟叶少阳三人都跟熟悉,进来之后也没理别人,特意跟他们三个点头致意,找了个地方站好,望着众人,开始讲述昨晚发生的事:
  
  事情的经过,其实一点也不复杂:
  
  剑阁,在龙虎山的后山禁地,是专门为了供奉戮仙剑而搭建的,在得到诛仙剑之后,将诛仙剑也放在了其中,四周法阵森然,平时只有一个老道在剑阁里驻守,昨天晚上,大概两三点的时候,大伙在前山突然听到钟声示警,是剑阁上悬挂的道钟。
  
  被惊醒的弟子,陆续前往后山禁地,最先赶到的几个弟子,跟入侵的邪物打了起来,等张无生等人感到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第一批赶到的三个弟子,都已经丧命了,那个看守剑阁的老头也死了,剑阁的法阵被破,诛仙剑和戮仙剑已经被盗了。
  
  “那几个弟子都死了?”叶少阳震惊,“之前在电话里不是说重伤吗?”
  
  “死了。只是躯体还现在,魂魄不见了。”龙阳真人道。
  
  “这……搜魂了没有?”虽然觉得这是一句废话,叶少阳还是问了一声。
  
  龙阳真人道:“当然,但没找到魂魄。”
  
  魂飞魄散,不留痕迹……
  
  叶少阳刚要感慨一句,龙阳真人说道:“我们昨晚赶到时,那几个弟子刚死不久,但是没有看到魂魄,因此要么就是精魄被吸收,要不然,就是整个魂魄都被吸入了别的空间。”
  
  在场众人的脸色都凝重起来。
  
  释信无道:“我们的绝仙剑,也是这么丢的。”
  
  慈心师太也讲了自己门中的陷仙剑丢失的过程,都差不多,被不明邪物袭击,然后在最短时间内逃走,等到众人围上去的时候,已经不见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
  
  这三大宗门,整个山上都布满法阵,如果有邪物试图闯入,只要刚进山门,山上大小警示性的法阵和法器立刻就会示警,如果来的真是邪物,那没理由能一路闯到剑阁禁地,退一步说,就算让这邪物得手,法器是人间之物,除了妖精,鬼魂和邪灵都拿不动。
  
  因此,大伙讨论的一个结果就是,闯入山门、盗走四把剑的只能是人类,但这个分析刚一出来,立刻就遭到了释信无的反对,理由是他们山上的剑阁是上锁的,钥匙只有一般,在他自己的身上,他起初感应到剑阁里传来的灵力波动,前去查看的时候,剑阁还是锁得好好的,剑阁本没有窗户,门好好关着,没有被撬锁或打开过的痕迹……因此不可能是人类所为。
  
  “也许人家配了钥匙,打开门盗走宝剑,然后又跑了呢。”一个法师提出自己的看法。
  
  释信无道:“绝无可能,我们藏剑的地方,在这个山峰上,洞穴也是辟山而成,在上面装的石门,三面都是峭壁,想要下山只有一条路,我就住在独峰山口,当时老衲就在房间里打坐冥想,倘若真有人上山下山,不可能我毫无察觉,再说老衲察觉到山洞里有异动,立刻就去查探,如果宝剑真是被人盗走,根本来不及抢在我前面下山。”
  
  张无生听了之后,道:“方才龙阳只是分析情况,提出这种可能,我龙虎山虽然一向疏于防守,但前山后山的山口都有人值夜把守,想要贸然前往禁地,再无声溜走,可能性也是极小。”
  
  “那这还是怪了,既然不是人类,也不是邪物,那还能是什么呢?”一个少年开口说道。
  
  张无生看了他和他身边的一个少年一眼,道:“恕我直言,我对你二位有点脸盲,你们俩……”
  
  “晚辈叫袁江,是雁荡山新晋掌教,前个月我师父去世,命我接任掌教,我刚就任不久,上次张师伯和诸位前往雁荡山,都见过的。”
  
  边上那个少年笑道:“晚辈是武夷山首席弟子张力,家书重兵,不能远行,特派我前来,之前封印九尾狐一战,有幸同几位前辈作战,彼此也都见过的。”
  
  说到九尾狐的时候,张力看了一眼叶少阳,别有意味地笑了笑。
  
  慈心师太斜眼看着叶少阳,冷笑了一声说道:“当日那笔债,今日还没算清呢。”
  
  叶少阳淡淡说道:“你要是来跟我聊这个的,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慈心师太双眉一挑:“走?凭什么是我走,不是你走,老尼我怎么说也是你长辈,你就这态度?”
  
  叶少阳看着她,不急不慢地说道:“因为,我是来说正事的,是你在这扯这些陈年往事,耽误大家的时间,你不走谁走?”
  
  慈心师太顿时语塞,刚要开口,张无生摆着手,不耐烦地说道:“好了好了,而今发生这么大的事,算我求求你们,哪怕暂时和解,一起想办法应对行吗?”
  
  王道乾道:“贫道以为,只有一种可能,前来盗剑者,必然是邪物,但却不是一般的邪物,要么就是法师人魂,或者是位列仙班的妖,只有这类生灵,才能闯过法阵而不被发现……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