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547 老朋友1,茅山捉鬼人第2547 老朋友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547 老朋友1
腾永清道:“你给我打那几个电话的时候,我应该是在行走天下,当时为了悟道,我没有带手机,自然找不到我了。昨日我听师父说要赶来龙虎山,说你也会来,我立刻就跟过来了,想见见你。没想到郭大爷也在,真是太好了。今天晚上大家在一起好好喝一杯。”
  
  老郭一怔:“啥?”
  
  腾永清笑道:“我喝茶,你们喝酒。”
  
  老郭瞅着他,说道:“怪不得你瘦了许多,又晒得跟碳似的,敢情是行游去了。”
  
  叶少阳跟着道:“是啊,这变化太大了。”
  
  腾永清微笑说道:“没有你变化大啊,少阳,我虽然没去找过你,但也一直关注你的情况,回山之后打听了许多,这半年多以来,你却是经历了这么多,遥想当初,你一文不名,如今已经成了人间法术界的风云人物,不,应该说是中流砥柱。”
  
  “别调侃我了。”叶少阳笑笑,“你也没想到我会成为今天这样吧。”
  
  “不,我想得到。”迎着他诧异的目光,腾永清说道,“早在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我便知道你不是普通的法师,我对你说过的,你一定会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而今果不其然。”
  
  叶少阳笑道:“我已经成法术界公敌了,你来找我,不怕被人说?”
  
  腾永清跟着笑,“你的人品,我早就见识过的,你的经历我具体不知,也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又为什么要做那些事,然而,我相信一定是有理由的,我也相信你不会忘记自己的使命。”
  
  “我的使命?”
  
  “虽然这么多人试图抹黑你,但我相信,你就是应劫之人。”腾永清很认真地说道。
  
  叶少阳望着他,突然自嘲地笑了笑,低下头说道:“我的使命……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
  
  腾永清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别这么想,我认识的叶少阳,可是乐观向上、无所不能的,我相信你,我也相信,所有真正了解你的人,都会相信你。”
  
  叶少阳抬起头,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却收获了两道坚定的目光,心中十分感慨。
  
  腾永清认真说道:“长久以来,我经常回想过去的事,樱花园一战,对你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我而言,却是生平最轰烈的一场战斗,我很庆幸自己有机会参与其中。”
  
  叶少阳点点头,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说道:“我们是并肩作战过的好朋友,好兄弟。”
  
  两人相视而笑。
  
  老郭在一旁撇嘴说道:“小师弟,你不应该当法师,你这性格,应该去混社会,绝对是个人才,你看你,在法术界称兄道弟、拉帮结伙,从来也没人这么搞过啊。”
  
  四宝道:“社会我阳哥,人狠话不多。”
  
  叶少阳白了他一眼,“那是道风。你个花和尚,有什么资格笑话我。”
  
  突然间想了一下,这捉鬼联盟中的几个法师,就没几个是正常人啊,四宝是个酒肉和尚,还跟妹子搞对象,天天想着还俗,老郭是个全能的猥琐大叔,自己吧……就不用说了,法术界那些卫道士们就没一个觉得自己是正经人的,还有吴嘉伟……这家伙乍看挺正常的,其实就是个偏执狂,最近症状加重,整天神神叨叨的,连他们几个不正常的都快受不了他了。
  
  还有自己那个徒弟,也算是法师,关于她……她好像从来就没正常过。最近带着叶小萌都变得不正常了。
  
  捉鬼联盟……真的是一个正常人都没有。
  
  四宝懒得理叶少阳,走过去跟腾永清道:“喂,秃子,我看你这人不错,挺会说话的,晚上整两盅啊。”
  
  腾永清为难道:“我是和尚,和尚不能喝酒。”
  
  四宝拍着自己的光脑壳说道:“你这话说的,好像谁不是和尚似的,我不也照样喝酒!”
  
  腾永清望着他,脸上露出表情包里“笑着哭”的表情。
  
  老郭竖起大拇指说道:“宝爷这理由牛逼,我竟无言以对!”
  
  腾永清跟他们聊起了眼下这件事,正聊着,外面又有人敲门,叶少阳起身开门,这才来的才是张无生。
  
  张无生没打招呼,直接进门,一眼看到腾永清,愣了一下。
  
  “阿弥陀佛,贫僧腾永清,珞珈山弟子,之前拜会过张师叔。”
  
  张无生点点头,“你是秋真禅师的弟子。我记得。”
  
  然后转头看了叶少阳一眼,面有难色。
  
  “干啥?”叶少阳没明白。老郭却是看懂了,说道:“没关系,这位腾永清是我们好朋友,不是外人,你就直说没事。”
  
  张无生还在犹豫。腾永清道:“师叔放心,你们私下谈论之事,我绝不会说出去半个字,倘若师叔担心,我这边回避,也是没什么。”
  
  “你都这么说了,我哪好意思再赶你走。”张无生说着,自己到茶几前坐下来,手里捧着个茶壶,喝了一口。
  
  叶少阳最看不惯他这慢悠悠的态度,率先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道出来:“我之前看老祖的笔记,怎么没有你说的那些线索。”
  
  “我编的。”张无生放下茶壶,轻飘飘地吐出这三个字。
  
  “什么!”叶少阳几人豁的一下站起来。
  
  “我是说,笔记这件事,是编的,笔记上是有线索,我是根据这线索,查找了相当多的典籍,这才找到了证据……是在我龙虎山的藏书中找到的,用了两天时间,翻遍了所有的古书,总算是让我找到了。”
  
  叶少阳怔住。
  
  “我更不懂了,既然是典籍上看到的,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说?”
  
  张无生道:“我要是直接说,他们肯定问我是哪本古籍,然后肯定要去看,寻找更多线索,我没法阻止,但师叔的笔记,我却是可以不给他们看,毕竟里面说不定涉及很多隐秘的东西,我就说看完一把火烧了,他们也没奈何。”
  
  四个人都怔怔地看着他。
  
  “这是为何,大家一起寻找,说不定能找出更多线索呢,为什么不让他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