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593 尸王的战争2,茅山捉鬼人第2593 尸王的战争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593 尸王的战争2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跟他没关系,你想过吗,铁算盘只是个军师,你是尸王父,他怎么敢坑你,算他如此设计,最终赢了这场战争,却葬送你的性命,难道你们尸族下,会放了他不成?他有一百个脑袋,也不敢这么做吧?”
  
      一句话,戳到了赢勾的心里去,也戳到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里。
  
      黎山老母等人也不由自主地放慢了攻击速度,等着听他道出原因。
  
      小青小白四人也侧耳霖听,之前林三生只说了一半,也把他们给急坏了。
  
      “赢勾,你身为尸族父,高高在,敢设计陷害你的,在尸族之,还有谁呢?换句话说,如果铁算盘不是得到别人的授意和保证,怎敢做出这等对他完全没好处的事,你仔细想想,还——有——谁?”
  
      是他……
  
      赢勾脑海浮现出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本能地把这名字代入整件事,一想,什么都对了,赢勾浑身一颤,嘶声吼起来:“不——我死也不相信的,不可能是他,不可能是他!他是我亲弟弟啊!”
  
      听到“亲弟弟”三个字,某些还没有回过味来的人也一下子全明白了,当场呆若木鸡。
  
      后卿!
  
      林三生说得是后卿!
  
      后卿陷害了赢勾!
  
      这……如何能让人接受?
  
      他们两个,一同生于将臣的遗骸,是真正的血肉同胞,几千年下来,相依为命,都把自己看成是对方最重要的人,因为,他,后卿,还有女魃,三人在尸族的地位不分高低,自己莽撞,不知道闯了多少祸,多少次破坏了后卿的计划。
  
      但是后卿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因为,他们是尸族本身,他们是一体的,他们之前可以打闹吵架一百年互相不理,但是,他们是生身兄弟……
  
      “你骗我!后卿……我的弟弟,才不会为了一场战争的胜负,让我当诱饵,哈哈哈……你休想挑拨离间,你休想,待我一会吃了你……”
  
      黎山老母一干人等,听了赢勾的话,内心也是赞同的。
  
      “不是为了这一战。”林三生轻轻摇头,“甚至,为了让你死,他根本不惜输掉这一战。”
  
      “哈哈哈……”
  
      赢勾这一次没有狂怒,而是大笑起来。双手一推,将面前围攻的兵士扫开了一大片,两只爪子撑住土坑边沿,用力将身体往撑,挂在它身的幌金天绳一下子被拉起来,带着那些在末端紧紧抓着绳子的许多兵士一瞬间被提到面前。
  
      赢勾一口尸气喷下去,如同一道火焰从这些人头顶掠过,离得远的立刻躲开了,离得近的……等火焰过去,这些人的肉身和魂魄俱被融化,全化成了精魄,还没等散去,赢勾用力吸了一口气,将这些精魄全吸到了体内,又挣断了一根幌金天绳,大有脱困之势。
  
      黎山老母连忙组织,加普法天尊又捡回了他的宝塔,作法对赢勾进行镇压,才勉强稳定住局势。
  
      “你这厮,简直胡言乱语,后卿乃是我亲弟,他怎会害我?当初我先生出,他本要尊我为帝,是我坚决不从,我们兄妹三人平起平坐,俱为一体,他怎会害我!”
  
      林三生突然咧嘴,微微一笑,说道:“你跟我解释这么多,是因为你心虚了……赢勾,我实话告诉你,因为你们平起平坐,因此,他才非除掉你不可……你好好回想一下,当初你们也发动过战争,结果因为你的鲁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件事你还记得吧?”
  
      赢勾心头一颤,这件事,算是他内心永远的伤——那是好久好久之前的事了,那次是去五庄观偷袭镇元大仙——当时空界主要管事的还是他,按照后卿的计划,只要镇元大仙一死,整个空界必然大乱,利用这个机会,他们可以趁势发动进攻,大有可图。
  
      为了对付强大的镇元大仙,后卿设计了十分周密的计划,先让赢勾带队,佯攻五庄观,吸引大批五庄观弟子出动,之后赢勾必须不能将这些弟子杀光,因为五庄观后山洞穴之,有十几位强者,跟着镇元子清修,如果对前山的弟子们围而不杀,这十几个强者一定会去援救。
  
      趁着工夫,后卿和女魃一起杀入紫阳宫,合击镇元子……
  
      这是他们唯一能够成功的机会,临行之前,后卿一再交代赢勾,不可恋战杀敌,赢勾满口答应,然而真正打起来之后,赢勾嗜血本性发作,将前山弟子尽数生吞了,造成后山那些强者无可援救,反而跟镇元子一起镇守紫阳宫,偷袭计划失败……
  
      虽然三人完好无缺地回去,但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加事情传开之后,空界诸方势力都提高警惕,不再给他们留有任何偷袭的机会。这严重的后果,是赢勾一手造成的,事后,他也很自责后悔,提出让后卿来掌权,但后卿还是拒绝了,也没有责怪他,反而安慰他。
  
      “大哥,只要我们三个还在,尸族有希望,如果我们之间有芥蒂,或者成了从属关系,那么不光尸族没有希望,算我们夺得了三界,又有什么意义?”
  
      后卿当时拍着他肩膀说的话,赢勾字字记得,千百年来,他们再没有产生过真正的矛盾。这一次,却是自己又鲁莽了,这才招致了今天的局面。
  
      “你为杀戮化生,你根本改不了嗜血的本性,今日之战,你有一千个机会逃走,但你贪恋杀生,都错过了……后卿是世最了解你的人,为什么他还放心让你掌兵,以他的谋略,难道预见不到今天的局面?若是能预见到,额要么别让你前线领兵,要么得让铁算盘接应你,他两样都没做,反而让铁算盘框你进来!”
  
      林三生突然提高嗓门,喝道:“大声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赢勾那仅剩的一只独眼之,流露出了茫然和痛苦的神色,反击的动作也迟钝了许多,身边的兵士们一拥而,在他身造成了许多新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