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631 诀别2,茅山捉鬼人第2631 诀别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小九道:“我估摸着,他至少需要一年半载,才能完成炼化。”
  
  碧清也同意这个观点。
  
  “一年半载……到那时候,他能强到什么地步?”
  
  小九沉吟道:“这就不得而知,因为没有先例。”
  
  “会不会变得像当年的将臣一样厉害?”四宝问道。
  
  叶少阳转头看小九,发现她一脸凝重,心中也是咯噔了一下,道:“不会真的吧?”
  
  小九道:“还是那句话,没有先例,我也不知道。”
  
  沉默了一下,接着说道:“假如他炼血之后,能有将臣当年的实力……那麻烦就大了。”
  
  “将臣……有多厉害?”
  
  “我也没见识过,只是听说过一些,将臣的实力,绝不是一般上古异兽能比的,若放在今天,纵横整个空界不成问题。”
  
  叶少阳皱眉看着她,“连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小九笑了笑,“少阳,你太抬举我了,而今末法时代,我在空间还能算是一号人物,但是将臣,跟我们这些绝对不是一个层面上的,整个空界没人是他的对手,他跟东皇太一、东岳大帝,这些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
  
  这两位都是开天辟地的神祇,小九能把将臣跟他们在一起比拟,也足以证明了将臣的实力。
  
  “这么说,万一后卿真的炼血成功,荡平整个空界也不是难事了?”
  
  小九点头,“根本没办法抵抗。”
  
  “好吧。”叶少阳在林三生肩膀上拍了一下,道:“军师,这下你有麻烦了。”
  
  “一年半载,时间也够用了。”林三生手拈胡须,沉吟道:“本来,这场战争也不可能维持这么久,在那之前,成败早就有定数了,一年以后的事,届时再看吧,若我能荡平空界,将尸族赶回零界去,充分布防,就算是将臣复生,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林三生冲叶少阳笑笑,“空界的事,我有安排,暂且不提了,我且问你,而今有什么打算?”
  
  “打算啊……暂时还没想好,想好了告诉你呗。”
  
  叶少阳当然有自己的打算,他想先找到芮冷玉,然后跟她一起去洪荒世界,或者别的什么地方,躲起来一起生活……
  
  这个计划,他不想当众说出来,虽然都是最亲密的人,但也不免会劝他怎么样,他自己主意已定,只等真见到芮冷玉之后,再跟大伙正式说一声,到时候也算是生米煮成熟饭,大伙自然也不能说什么了。
  
  林三生似乎知道他的想法,耐人寻味地冲他笑了笑,也没挑明。“那我先告辞了,你们有什么事,随时找我。”
  
  林三生丢下了几张玉符,跟大伙告别,然后破开虚空,遁入空界。
  
  叶少阳喝完一罐啤酒,对老郭说道:“扁头怎么样?”
  
  老郭手里握着根雪茄,用力抽了一大口,抽得眼眶通红,然后吐出来,恨恨说道:“我会悉心照料他,帮他修炼,争取在我死之前,让他重新修炼成精。”
  
  普通生灵想要成精,需要的是机缘,如果只是一味苦修,没有机缘的话,就算是最容易通灵的狐狸、黄鼠狼一类,也需要至少几十年……
  
  “师兄,我这话不太恰当,只是……不希望你用速成之法,否则对他来说不是好事。”
  
  老郭道:“我知道,我打算二月二,帮他吸收玉津浆。”
  
  叶少阳等人都是一惊。
  
  玉津浆……已经好久没听到这个词语了。
  
  在阴历中,每逢四年,有一个闰月,闰月的农历十五,月圆之夜,月光会比平时明亮数倍,并在这一晚,会释放出大量的玉津浆,这是普通月华的升级版,吸收一晚,能顶上数十年的修炼……对于人间的生灵来说,算是一场莫大的机缘。
  
  只是,玉津浆并不是无差别地降落,只有在一些特殊的地形之下,借着地气的烘托,玉津浆才能转化成为能被生灵吸收的养分。
  
  在百里之内,这样的地方最多只有一处,而且范围很小,但最重要的是,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随机的力量在控制这一切,让玉津浆每次出现的地方都不尽相同,千百年来,法术界一直都在寻找玉津浆所降落位置的规律,但出了知道一般是在杳无人烟的山野之间,并没能找到什么真正的规律。
  
  别说人类不知道,就算是妖类自己也不清楚其中的规律,一些刚开了灵智的妖,在玉津浆即将到来的一两个月里,会凭着一种本能去寻找可能降下玉津浆的位置,一旦找到了,就等于少修炼几十年,虽然稍微得道的妖类,在这方面的确有一些本能的敏感,但还是经常找错地方。
  
  因此,归根到底,玉津浆对于生灵来说,是一次天赐福源,主要是靠撞大运。
  
  “郭师兄,你难道知道什么地方能降下玉津浆?”叶少阳听了老郭的话,十分好奇。
  
  “不知道。”
  
  四宝两眼一翻,“那你说个毛线!”
  
  “就是因为不知道,才要找啊,试试看,反正还有一个多月时间。”老郭目光中透着自信。
  
  当晚,叶少阳本来是想出院的,结果在周静茹等人的软磨硬泡下,还是答应再在医院里住一晚,不过把她们都赶回家里去了。既然自己没事了,当然不想让大伙都在这里陪着。
  
  在自己的病房里,叶少阳跟小九长谈了一次,其实也算不上长谈,只是依偎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些。
  
  至于刚刚结束的那场战斗,对他们来说,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他们的关系,是生死与共,根本不会因为对方在危难之际舍身救自己而感谢对方。
  
  虽然,叶少阳心中对小九是感恩的,同时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愧疚……
  
  深夜,小九依依不舍地告别,回到了青丘山去。
  
  叶少阳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瓜瓜为了不当电灯泡,早就出去玩了,并且把别人也都赶出去玩了),回想着这一战的经过,四个字:惊心动魄。
  
  还好,战争已经结束了,而且结局还不坏,救出了冷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