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675 最亲的人2,茅山捉鬼人第2675 最亲的人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675 最亲的人2
    叶少阳一怔,转身对着她,再次施礼,道:“婆婆在上,我去天子殿有些事情。”
  
      孟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叶少阳有事在身,也没工夫跟她多说,一溜烟走了,刚到城外,还没进去,就看到橙子站在城门下冲自己招手。
  
      叶少阳迅速飞过去,一见面,看她完好无缺的,一颗心放下来,说道:“出什么事了?”
  
      橙子深吸一口气,道:“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说起来,有一个人要见你……”
  
      “见我?”叶少阳皱眉,“谁要见我?”
  
      “那个……先不告诉你,你跟我走就行了。”橙子一脸神秘。
  
      叶少阳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道:“别闹,我在人间还有事,立刻就要回去。”
  
      “那个,我保证你见的这个人,就算让你在这呆一天陪着,你也会心甘情愿的。”
  
      叶少阳心中猛地一颤,道:“冷玉来了?”
  
      橙子不作声,领着叶少阳往酆都城相反方向飞去,甚至过了架设在荫水河上的一座桥,叶少阳心中好奇,问道:“为什么要到这边来,这已经不是阴司辖区范围了。”
  
      “就是要出了阴司的管辖范围,这样才安全。”
  
      叶少阳心中更加狐疑。
  
      最后,橙子停在了偌大的一片竹林前面。
  
      “好了,老大你走到中间去,就看到那个人了。我在这边给你守着。”
  
      “搞什么!”叶少阳抱怨了一声,钻进竹林。
  
      这里的珠子,跟人间常见的不同,不管多粗,竹竿都是青色的,上面有紫色的斑点,叶片却是黄色的,看上去很是美观。
  
      叶少阳拨开两边的竹子,走到中间去。
  
      竹林的中间,竹子反而稀少一些,在几株竹子中间,站着一个瘦削的身影,背朝着自己这边。
  
      不是冷玉?
  
      一眼看到他的背影,叶少阳的内心猛地颤抖了一下他并没有认出对方,这种震颤,来自于内心深处,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急忙站住,傻傻地看着对面这个人。
  
      面前这人,身穿一身鬼差常见的黑色制服,领口有一道金边,说明是个当官的,但是官不大,不然也不会穿这种差服。
  
      叶少阳正在打量他,面前这人猛然转过身来。
  
      看到他容貌的一瞬间,叶少阳呆住了,浑身血液逆流,一下子冲到脑袋里,耳边嗡嗡地响起来。
  
      呆了有十几秒钟左右,叶少阳再也支撑不住,往地上跪了下去是真正的双膝跪地。
  
      他这一生,并没有跪过几个人,近十几年来,只跪过死去的祖父,父母的衣冠冢,还有就是自己祖先叶法善的石像,活着的生灵,就只有师父一个人了。
  
      但是,面前这个人,绝对值得他下跪,在他心中的地位,远远超过叶法善,远远超过一切生灵,在他心中的地位,也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相提并论。
  
      虽然许多年没见,虽然最后一次见面时,自己还不到十岁,但是,面前这个人的脸,多年来一直都印在他的脑子里,他就是……自己的生身父亲叶兵。
  
      “少阳,你长大了。”叶兵望着他,眼中也涌出热泪。
  
      还是那么熟悉的声音……
  
      叶少阳猛地起身,冲进父亲的怀里,没有剧烈的哭泣,只是眼泪不停地流。
  
      为这一刻,他等了太长的时间。
  
      父子二人紧紧抱在一起,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不必说。
  
      这世上最深刻的感情,便是父子,没有任何感情可以超越。血浓于水,也是人性中最纯粹的一面。更不要说,他们父子二人多年不见,上一次在轮回道,他看到了父亲,但只是一个背影,父亲为了不给他带去麻烦,并没有正面相见。
  
      这份父子之情,一直压在心中,今日相见,叶少阳彻底爆发了,浑身一直哆嗦着,过了好久才稍微缓和下来,跟叶兵分开,静静地望着他的脸,比记忆中的老了一些。叶少阳像个孩子似的笑了起来。
  
      叶兵抹了一把眼泪,道:“这些年,我不能在你身边,我没能在你身边陪你,没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少阳,我对不起你。”
  
      “不不不,我不怪你,你也不想的,好在我们今天还能相见。”
  
      叶兵点点头,“我留在阴司,就是为了有一天能见你,今天,总算让我等到了。”
  
      叶少阳眼中又掉下泪来,摇头道:“我好几次都想去找你,有一次都到了阴司,我又回去了,因为你在轮回司当差……我可以不在乎那些规矩,但是我怕连累你。”
  
      轮回司的一切鬼差,都不能与生前的直系亲属相见,这是大帝千年前就定下的铁板规矩,一旦破戒,双方都会受到重罚。
  
      就是为了这规矩,叶少阳一直忍耐和等待着,平时最多是写信烧给父亲,不敢真的去找他。
  
      “老爸……”叶少阳望着叶兵,喃喃叫了一声。
  
      叶兵浑身一颤,他等着一声呼唤,也等了太久了。
  
      “老爸,爸爸,爹,父亲,爹地!”
  
      叶少阳一个接一个地叫着,然后自己也觉得肉麻,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猛然想到什么,急忙问道:“老爸你怎么今天敢见我了?”
  
      叶兵不答,叹了口气道:“你是不是想过,我为什么要进入轮回司,如果我在别的司衙当差,父子不能相见的规矩,便不会这么严厉。”
  
      叶少阳极不情愿地点点头。
  
      “我不是为了给自己谋出路,我到轮回司当差,其实是你师父的安排,找了徐公帮忙,这才做到……”
  
      什么!
  
      这件事居然跟师父有关!
  
      叶兵看他表情就知道在想什么,说道:“你不要惊讶,是我让你师父瞒着你的,一来这秘密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二来,你那时候比较小,我怕你知道之后,会缠着你师父,让他带你来见我……”
  
      叶兵双手按在叶少阳肩膀上,爱怜地揉着他的肩头,说道:“少阳,你也别怪你师父,他也是为了你。”
  
      叶少阳用力点点头。
  
      从长辈里来说,自己最亲的就是就是他们两个了,相当于一个生父一个养父,都是自己最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