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697 熟悉的陌生人3,茅山捉鬼人第2697 熟悉的陌生人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697 熟悉的陌生人3
    “没什么,我有点乱。”
  
      一点吃饭的兴趣都没了,叶少阳放下碗,坐着发呆。
  
      碧清一边吃东西,一边静静地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地样子。
  
      “你有事情想告诉我?”
  
      碧清点点头。“稍后再说吧,官人你先用饭。”
  
      “不吃了,我等你。”叶少阳顿时有些激动。
  
      吃晚饭,碧清把他请到自己房间里,让他坐在床上,自己坐在边上,挽着他的胳膊,低声说道:“我有些心事,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吧,想说什么?”叶少阳满怀期待。
  
      碧清张了张嘴,道:“官人,你今年也二十出头了,父母早就过世了,哥哥也不在了,你是家里的顶梁柱,奴家觉得,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叶少阳一张嘴张得老大,“你……就是要跟我说这个?”
  
      “对,奴家已经忍了很久了,你我乃是夫妇,你而今游手好闲,也是奴家照得不好……奴家想劝你上进一些,好生经营家业。”
  
      叶少阳一颗心沉下去,叹了口气,转头看着她,道:“碧清,你可真是个好媳妇啊。”
  
      碧清道:“奴家叫窕窕。”
  
      “行行行,你想叫什么都行,反正,你不是我老婆,你好好看看我是谁,再看看你自己是谁!”
  
      碧清傻傻地看着他,肩膀耸动,突然哽咽起来,颤声道:“官人,你何必说这种话,你难道不要我了?”
  
      我去……
  
      叶少阳最怕看见妹子哭,当即摊手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碧清突然趴在他怀里,呜呜地哭起来,哭得很伤心,把叶少阳裤子都哭湿了。
  
      “奴家知道,奴家身体一直不好,未能与官人你圆房,官人你心怀怨愤,但官人千万不要说出这种话啊,奴家既然嫁给你,不论生死,都是你的人……”
  
      什么鬼什么鬼!
  
      叶少阳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过去。
  
      突然,碧清一下子坐起来,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把将自己衣衫拉开,露出两片雪白,低头羞涩地说道:“官人若是想要,奴家现在就给你……”
  
      叶少阳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她胸前……吞了下口水,然后帮她拉上衣服。
  
      “官人,你……不想要我了吗?”碧清十分紧张。
  
      叶少阳长叹了一口气,弓着腰,吐着舌头,无力的坐在床沿上,木然地摇着头,道:“不是不想,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现在快疯了。”
  
      “疯……”碧清一听,以为他又要发病,吓了一跳,忙要去请大夫。
  
      “算了,我出去走走就好了。”叶少阳挣扎着站起来,无力地走出去。
  
      “官人是要出门吗,那你等我!”
  
      碧清恳求叶少阳在门口等着,自己进屋去换衣服,又把头发弄了一下,然后挽着叶少阳的胳膊一起出去。
  
      一直走出了大门,叶少阳回头看去,自己家是整条街上最阔的,高高的门头,中间一块横匾,上面写着“杨府”两个字,门口还立着两个石狮子。
  
      突然想到,自己这身份不错啊,有钱人家的少爷,还没有爹娘管着,家里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还有这个这么漂亮又体贴的媳妇……好吧,比自己认识的碧清可是体贴一百倍。
  
      假如就这么长期在这里当个少爷,一直生活下去,貌似也不错啊。
  
      叶少阳摇摇头,任凭碧清挽着胳膊,一起上街去。
  
      “碧……窕窕,我们这里,离长安有多远?”
  
      碧清歪着头想了一下,道:“不知道呢,我没有去过,好像很远吧。”
  
      “咱家有马车吗?”
  
      “当然有了。”碧清猛然站住,紧张地盯着他,“官人你要去长安?”
  
      “哦,我就是说说。”叶少阳心里开始打主意。
  
      碧清带他来到最繁华的街上,街上卖什么的都有,有商铺,也有沿街叫卖的商贩,叶少阳走完了一条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又往前走了一条街,这才发现问题所在:人少!
  
      街上有人,但是不多,在叶少阳印象中,明朝应该人口还是挺多的,而且这里是大城市应天府,又是所谓的最繁华的街道,人不应该这么少才对。
  
      还有一点,让叶少阳觉得最奇怪的事,这些人都说普通话,连碧清也是,而且说话似乎没有特别古代的感觉,有些词语什么的,似乎跟自己那个时代有点像。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对古代了解不够,也不知道古代是不是这样,不过自己既然身在古代,那肯定就是正常的了。
  
      两人顺着街道闲庭信步,碧清一直挽着自己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叶少阳看她一眼,无奈摇头,等将来她要是恢复记忆了,想起这段,估计得羞愧死,或者……把自己暴打一顿。
  
      所以自己千万不能对她怎么样啊,不然将来她想起来这些事,不会放过自己的……
  
      “对了,那个……窕窕,街上有没有棺材铺啊?”
  
      碧清一下子站住,吃惊地看着他,说道:“你找棺材铺干什么?”
  
      “不找啊,我就是好奇,这一路过来没看到棺材铺。”叶少阳想的是去买点法药什么的放在身上。
  
      碧清想了想,道:“西街好像有一个棺材铺。”
  
      叶少阳默默记住。
  
      碧清很享受跟他一起散步的感觉,没有主动要求回去,叶少阳一心想着熟悉环境,于是带着她一起信步往前走,不一会,来到城墙边上,顺着下面走,叶少阳恍然觉得这地方挺熟悉的,似乎来过,但仔细观察,又没有印象。
  
      一直走到能看到城门的地方,这种熟悉的感觉更加强烈。碧清突然说道:“官人,前面不能走了,那里是官府的地方。”
  
      “官府?什么地方?”
  
      叶少阳站住,望着前面长长的城墙,猛然间一股极为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叶少阳猛然站住,说道:“这城墙后面,是不是有个湖啊。”
  
      “对啊,玄武湖,官人也不是什么都忘了嘛。”碧清很开心。
  
      敢情……应天府就是南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