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715 乱象2,茅山捉鬼人第2715 乱象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一定,一定在某个地方。
  
  八卦二生相,菩提树下生,山海乾坤定,四象占灵根……
  
  叶少阳苦苦思索这四句话的意思。
  
  到底是咒语,还是暗语?
  
  零界,天弃山。
  
  有深红色的液体,不断从山顶上流淌下来,液体是深红色的,像燃烧着的血液,不断沸腾着,一部分被蒸发,上升到空中,经久不散,形成一片浓浓的云雾,将天弃山整个笼罩进去,平添了几分血腥和诡异的气息。
  
  这不光是视觉上的效果,这不断流淌的液体,和蒸发而成的雾气,是将臣的血,蕴含着上古神兽的力量,对尸族和零界湿生的各种邪灵而言,是最最滋补的养分,同时,对于除了零界生灵的一切生灵而言,却是一种极为可怕的剧毒,这种毒性之强,远远超过黑暗森林。
  
  此刻,一群僵尸,还有邪灵,都聚集在通往天弃山山顶的台阶上,摆出各种奇怪的姿势,贪婪地吸收着这血精之气,一个个神色的陶醉,活像是抽大烟的人类一样。
  
  “嗯?”
  
  坐在最高处的是一个飞僵,突然睁开双眼,猛然站起来,身后的翅膀哗啦一声张开,呵斥道:“何人上山!”
  
  他身后那些守兵也跟着一起站起来,摆出了防御之态。
  
  两道人影,从浓雾中走出来,都是女子,一前一后地走过来,前面那个身穿麻衣素裙,长发盘起来,结成道姑特有的发髻,后面那个身穿一身黑衣,紧紧约束着身体,看上去像是人间一些追求前卫的女子穿的那种紧身皮衣,充满了诱惑和野性。
  
  前面那个那个道姑,几乎是被后面的黑衣女子推着往前走。
  
  “难道是前线的某个邪灵,抓了什么俘虏回来了?”一个邪灵抬眼望去,说道。因为浓雾的缘故,看不清来者的长相。
  
  身边一个花蛇精调笑道:“嘿嘿,这女子身段倒是不错,不知是何类邪灵,下次若再立功,将军便将他赏赐与我双修如何?”
  
  蛇性主淫,这花蛇精一看那个黑衣女子玲珑的身边,立刻色心大起,一个劲盯着上下重点部位扫视,见将军没理自己,转头看去,大吃一惊,那飞僵居然跪在台阶上,浑身瑟瑟发抖。
  
  这……
  
  黑衣女子这时走近,飞僵把脑袋叩得更低,颤声道:“拜见圣女,小人不知圣女驾临,万死之罪……”
  
  圣女!!
  
  几个邪灵一听,吓的一个个都趴在地上。那花蛇精更是魂飞天外,直接瘫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个被自己视奸了半天、并且出言亵渎的女子,居然是尸族的圣女:女魃。
  
  女魃低头看着他们,道:“都是哪里来的?”
  
  飞僵磕了个头,解释道:“他们都是死水潭的邪灵妖魅,在前线立了军功,按例来这里吸取血精之气修炼的,小人是带队的。”
  
  “按例,按什么例?”
  
  “回圣女的话,这是真主日前定的规矩,凡是在前线立下二等军功的将士,都可来天弃山吸纳三个时辰的血精之气,以鼓励大伙奋勇杀敌……”
  
  女魃冷哼一声,走到那花蛇精面前。她双脚裸露,羊脂白玉般的五根脚趾,穿着一双好像人间的凉鞋之中,脚指甲是红色的,充满着野性的诱惑。
  
  这是一双绝对标志的女人的教,但花蛇精此刻哪里还敢往这上面想,浑身瑟瑟发抖,等待着可以预见的命运。
  
  女魃用一只脚托起他的下巴,看了一眼,道:“你之前说什么?”
  
  花蛇精一个劲地磕头。“小人一时失言,烂了舌头,求圣女降罪……”
  
  “我若杀你,你服不服?”
  
  “能死在圣女手下,也是小人的福分,安敢有一句微词!”
  
  “还挺会说话。”女魃邪魅一笑,往前又走了一步,把脚尖顶在他嘴里,撬开他的嘴,低头出了一口尸气进入他体内,花蛇精浑身一颤,神识中仿佛被打入了烙印,同时,有一股力量贯穿了身体,在经脉中流淌起来,之前不通的几处穴位也被这股力量强行撑开了。
  
  “哇……”花蛇精往外吐出了一口毒血,但是立刻就感到自己修为暴涨,似乎提升了不止一个境界。
  
  一脸懵逼的他,抬起头,傻傻地看着女魃,不明白女魃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都跟我滚!”
  
  女魃对飞僵等人说道。这群僵尸邪灵立刻拜谢,狂奔下山。
  
  女魃低头冲花蛇精笑了笑,笑得有点邪魅,说道:“我真有那么好看?”
  
  “啊,小人不敢妄言,不敢!”
  
  花蛇精哪里敢回话,趴在地上哆嗦着。
  
  “我见你身段灵活,根骨也不错,相貌……嗯,你长地竟有几分像是那个妖道,甚合我意,你给我当个坐骑吧,你肯不肯?”
  
  “小人愿誓死追随圣女!”
  
  花蛇精一听,立刻趴在地上谢恩,他也知道给女魃当了坐骑,就等于失去了自由,但是相比死来说,这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再说,能给她当坐骑,好处肯定是少不了的,刚才她帮助自己用尸气打通经脉,就是例子。
  
  女魃微微一笑,道:“现出真身。”
  
  花蛇精急忙现出真身,是一条几米长的大蛇,身上红白两种花纹交替,看上去还是挺吓人的。
  
  女魃先将道姑扔到它身上,自己也跳上去,分开两腿骑在他脖子上,下令道:“上山!”
  
  花蛇精立刻作法腾空,朝山上窜去,一口气来到山顶。
  
  山顶最高处,独峰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汪深潭,中间是沸腾的不断往上冒着泡的血水,中间漂浮着一座洁白无瑕的玉石,放出一股翠绿色的光,向上聚拢成一枚仙桃的形状,中间坐着一个姑娘,脸上带着红色的面纱,看不到脸,盘膝而坐,闭着双眼,似乎正在养息。
  
  四周蒸腾的血气,在“仙桃”的四周环绕,丝丝缕缕地渗透进去,如同一缕烟雾,连接着姑娘的印堂。姑娘的印堂处仿佛开了天眼一般,呈现着一道金黄色的梅花形状的印记,有节奏地不断亮起来,又不断地暗下去。
  
  (提前祝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明天出发参加大神沙龙,去新马七日,也算放松一下,努力保证更新,明晚荣耀堂发红包啊,如果我忘了,就后天,大概八点到九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