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742 大力鬼王2,茅山捉鬼人第2742 大力鬼王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742 大力鬼王2
    叶少阳深吸一口气,骂道:“你个**,你看看我是谁!”
  
      瓜瓜突然拔出口器,降落在地上,一双眼睛迷茫地看着叶少阳。“老大……”
  
      他摩擦翅膀,发出蝉鸣一样的声音。
  
      随即,他浑身一颤,仿佛一个被催眠的人猛然惊醒,幻化出人形,盯着叶少阳望了几秒。
  
      “哇,老大!”
  
      瓜瓜兴奋地喊叫起来,直接扑到叶少阳怀里。
  
      叶少阳无奈苦笑。
  
      “啊,老大,你的手在流血,怎么回事!”
  
      瓜瓜闻到血腥味,惊叫起来。
  
      “受伤了。”叶少阳右手握着左手的手腕,用食中二指点了几下,好歹止住了血。
  
      “什么,居然有人能把你打伤,是谁啊,啊,告诉我我去灭了他!”瓜瓜愤怒地东张西望起来。
  
      叶少阳感觉很累……
  
      “老大老大,这是什么地方啊,我们怎么会在这!”瓜瓜震惊地叫嚷起来。
  
      叶少阳已经见怪不怪了,台词也熟练了,张口就来,说了半天,总算帮助瓜瓜想起了一切。
  
      “他们呢,宝爷他们呢?”
  
      “失散了,不知道在哪儿。”
  
      “好吧……老大,幸亏我跟你在一起啊。哎,这个姑娘是谁?”瓜瓜发现了躺在床上的陈悦。
  
      “你娘。”
  
      瓜瓜一怔,“不会吧,老大你娶媳妇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她真的是你娘。”叶少阳走过去,看着陈悦,眉头皱起来,别的邪物都是挨了自己一下就会现出真身,这妹子怎么一直不动啊?
  
      当下走到跟前,抓住陈悦的手腕,用罡气检查了一下,发现她体内气息舒缓畅通,没有任何异动,而且,她身上真的没有一点邪气。
  
      难道她是人类?这个空间里有真的人类?
  
      叶少阳不死心,将罡气灌入她体内,在经脉中运行了一个周天,发现了一个更加奇怪的现象:她体内的确没有邪气,虽说这个空间不知道有什么问题,邪物化人之后,邪气都隐藏起来,但是用罡气去探知经脉的时候,还是能够发现端倪。
  
      陈悦的体内没有邪气,跟一般的人类没任何差别,只是……他体内经脉、穴位都是畅通的,尤其是气海穴,深不可测,这就说明,她是个法师,而且法力非常不错。
  
      那就是跟自己和腾永清一样,是法师被封印了神识、修改了记忆,但是吊诡的是,从她气海**,感觉不到一点罡气的存在。
  
      叶少阳试了好几遍,几种方法也都用了,还是没法将她唤醒……
  
      “怎么了?”
  
      这时候碧清推门进来,她一直也在门外听着里面的情况,怕影响到叶少阳,没有进来。
  
      “白莲花你也在这啊!”瓜瓜不知道她在,很是兴奋。
  
      “你应该叫我婶婶。”碧清瞪了他一眼。
  
      叶少阳噗嗤笑了一声。碧清猛然想起,自己刚那句话倒是让他占了便宜,脸一红,赶紧换话题,问他怎么回事。
  
      叶少阳把情况一说,碧清也觉得好奇,走上前,大拇指按着陈悦的印堂,身上不断散发出一股青色的气息,烟雾一般扩散出去,将陈悦包裹起来,再凝聚成一条线,灌入她印堂穴中……
  
      等了一会,陈悦松开手,怔怔发呆起来。
  
      “怎么了?”
  
      “我找不到她的记忆,奇怪,这种事从来没发生过的。”
  
      “你还能看到人的记忆?”叶少阳瞪大两眼,“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本事。”
  
      “为什么要告诉你呢!”碧清白了他一眼,“我修的三生佛法,能查找到一个生灵最近三世轮回之迹,不过,只是最基础的轮回记忆,具体经历了什么,却是不知道。”
  
      叶少阳转头看着陈悦,“那你为什么没找到她的,难道她没轮回过?”
  
      “不知道,不过你说的没错,她的确是人类,但绝不是一般人。”
  
      既然没法唤醒她,叶少阳也只能作罢,对瓜瓜道:“看清楚了,这就是你娘。”
  
      瓜瓜跳到床上,呆呆地望着陈悦。
  
      叶少阳和碧清走出房间,商量了一下,决定今天就出发去京城。
  
      叶少阳回自己卧房去收拾,看看有没有什么能用上的东西,路上带走。
  
      突然,门被人推开,叶少阳转头一看,是腾永清,抱怨道:“你怎么跟做贼似的啊,吓我一跳。”
  
      “可不就是做贼。我现在是通缉犯,外面官兵到处都在缉拿我。”
  
      腾永清在床上坐下,大口喘气,很累的样子。
  
      叶少阳看到他脸上有几道伤痕,问他:“你跟人打架了?”
  
      “还不是那个道士,我昨天跟踪那群人,看着他们去围剿蜈蚣精,结果蜈蚣精跑了,我就跟踪那道士,去了他住的地方,本来想认个地方,找你一块过去的,结果被他发现了,只好打一场,我被他弄伤了。”
  
      “你打不过他?”
  
      “勉强打的过,但是他那些手下也都住在附近,听到动静追过来,我只有跑了。”腾永清耸了耸肩,有点沮丧。
  
      “走,我们现在过去找他。”
  
      “现在?”腾永清愣了一下,道:“你确定啊,他被我偷袭,肯定提高警惕,八成设下埋伏了。”
  
      “那有什么关系。”
  
      正说着,瓜瓜推门进来,看到腾永清,也很高兴地上去相认,叶少阳又过去叫了碧清,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出发,把马车弄到城外,然后再去找那道士,这样弄出什么动静也可以一走了之。
  
      要带的东西,都放在马车上了。
  
      叶少阳招呼大家出发,瓜瓜突然拉住他,小声问他:“那个……床上那个姑娘怎么办?”
  
      陈悦?
  
      叶少阳笑道:“你还真把她当妈了啊。”
  
      “不是啊,我们不是要去办事吗,万一时候比官府什么捉拿,我们倒是跑了,她怎么办啊?”
  
      叶少阳一怔,瓜瓜说的也对,自己还真没想过,自己在这里好歹是个侯爷,跟腾永清不同,万一自己跑掉,作为自己的嫂子,陈悦肯定要被找麻烦,万一把她给杀了什么的,也是自己的罪过虽然不知道她的来历,但极有可能是跟自己一样,是被圣灵会从外头抓来的可怜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