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781 谋反2,茅山捉鬼人第2781 谋反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瓜瓜于是现出真身,朝城墙一边飞去,寻找城墙上没人的地方好飞进去。
  
      陈悦呆呆地看着他飞行的样子。叶少阳冲她笑道:“你儿子可不会飞吧。”
  
      陈悦咬了咬嘴唇,悠悠说道:“我只当自己做了个梦。”
  
      其实就算没有瓜瓜会飞这件事,一路之上,她跟随叶少阳他们一起,也见识了很多,内心的想法,早就潜移默化地改变了,只是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世界是假的。只因她没有别的记忆,一旦她要是相信了他们说的,那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原本是谁?
  
      这些问题,会让她陷入更深的迷茫之中,甚至是恐惧。于是一路上都在强撑着,也不跟谁说话,只是一如既往地把瓜瓜当成自己的儿子,对她来说,瓜瓜更像是一根救命的稻草,如果没有了他,那整个世界都是虚无的了。这感觉会让她发疯,于是加倍对瓜瓜好。
  
      瓜瓜倒也很享受有妈的感觉,不忍心伤害她,各种在她面前撒娇卖萌,倒也不提别的事情。
  
      没过多久,瓜瓜就回来了,告诉他们倒是找到了一座没人的宅院,他已经观察好了去路,于是大伙一起进城。
  
      城门下增派了一些士兵,对进城的人严加巡查。
  
      “这怎么办?”腾永清道。
  
      瓜瓜悄悄摸过去,附在了城门官的身上,冲叶少阳等人挤眉弄眼,叶少阳便带了人进城,有士兵想要阻拦,瓜瓜操控城门官让他们不要管,等他们走远了,自己在他神识中重击了一下,然后离去。回头看时,城门官已经现出了原型,四肢着地,趴在地上,脖子一缩一缩的,居然是一只王八精。
  
      现场大乱起来。
  
      叶少阳等人一路进了小院,把门从里面锁好,然后进屋,被褥什么的都是现成的,一尘不染这个世界大概没有漂浮的灰尘。叶少阳于是怀疑,这个世界的一切、包括房子和被褥什么的,大概都是假的,是用幻术造出来的,只是他们身在其中,没法堪破幻境。
  
      但是那些吃用的东西,粮食什么的,应该是真的,是这些生灵所生产出来的,如果这个世界能维持下去的话,在这些生灵的不断生产之下,真实的东西会越来越多,假的会越来越少。
  
      他们在这座宅子里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叶少阳还在睡觉,腾永清出去打探情况,回来把叶少阳叫起来,说小马他们来了。
  
      “两边正在城南交战,少阳,我们快去帮忙吧!”
  
      腾永清也没多说,拉着叶少阳一行人出门,到了大街上,发现许多人都在朝城南方向奔走,一路上讨论的都是“叛军”和叛军首领大力鬼王。
  
      大家都很惊慌,一边用各种脏话辱骂叛军,认为官兵必胜。
  
      到了城南,叶少阳他们看到一幅奇景:
  
      城墙之上,环绕着一条红色的气流,看上去就像是一道晚霞,沿着城墙的方向,向着两边延伸出去,将整座城池都围住了。
  
      滞重的气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而且越靠近城门,这种炽热而凝重的感觉就越是强烈。
  
      碧清飞身上了城楼,绕行了一段,又悄然返回,对他们说道:“是强大的法阵,将空气凝固了,外面的人挡住了进不来。”
  
      “法阵?靠什么布置起来的?”叶少阳震惊。
  
      “那些烽火台,里面点着巨大的灯,不知道是什么油,邪物不能靠近,连我也不敢贴近了看。”
  
      叶少阳大为震惊,一转身看到瓜瓜,忙问他怎么来了,让他赶紧回去陪着陈悦。自己带着大伙绕城行走,靠近了第一个烽火台。
  
      还没到跟前,朱智慧就先不行了,浑身冒汗,几乎现成了原形。于是让他们等着,自己走过去。
  
      “干什么的!”
  
      城墙下面、正对着烽火台的地方有好几个士兵把守,看到叶少阳鬼头鬼头脑的,呵斥起来。
  
      再顾不上什么了。
  
      叶少阳一个箭步过去,施展茅山体术,将几个人打翻,顺着台阶一路冲上去,看烽火台里红光漫天,从窗洞里往里一看,一个道士正背对着自己,盯着一个一人来高的水缸模样的东西,里面满满的都是明晃晃的液体,中间有一根灯芯,燃烧着青色的火苗,燃烧出来的烟却是橘黄色的,从四面窗洞里不断飞出去,汇入那股橘红色的“晚霞”之中。
  
      “我说兄弟,你这是干啥呢。”叶少阳趴在窗洞上喊了一声。
  
      那道士吓了一大跳,猛地转身,惊恐地看着叶少阳,半晌回过神来,呵斥道:“你是谁!”
  
      “你大爷!”
  
      “草你妹的!哪里来的傻比!”
  
      这道士居然骂出了一句当代的脏话,从边上提起一把木剑,就冲着叶少阳奔过来,一边摘下了别在腰上的葫芦一样的东西,用力吹起来。
  
      估计是发声示警。
  
      叶少阳也不管,只等他过来,一个侧身,抓住他刺过来的剑,闪到他身后,对着脑袋拍了一下,这货啊的叫了一声,人想后跌出去,结果没站稳,居然从城墙上跌了下去,叶少阳走过去看时,人倒在几米高的城墙下,摔得脑浆迸裂,也没变化成邪物,只有精魄飞出来。
  
      叶少阳猜测,这八成是圣灵会的弟子什么的,或者是人间法师,投奔了圣灵会,被分配到这里来的。
  
      这种败类,死了活该。
  
      叶少阳站起来,看到城墙两边都有几个黑影在飞快地靠近,自然是被城墙下这位刚才叫来的帮手,于是从地上捡起那把桃木剑,静静地等着。
  
      从两边跑过来的,有和尚也有道士,到了离叶少阳十来米远的地方,全都站住,远远地盯着他。
  
      “叶少阳!”
  
      一个和尚叫起来。
  
      叶少阳定睛看去,倒没什么印象,问道:“你认识我?”
  
      那人不敢看他,转过头去。其余人听到“叶少阳”三个字,都瞪大了眼睛。
  
      叶少阳环视众人,说道:“不错,我就是叶少阳,我知道你们是谁,都是人间法师,各派的都有吧,当了法术公会的走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