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820 九宫之战2,茅山捉鬼人第2820 9宫之战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820 九宫之战2
    把九尊雕像摆成九宫之位,自然是为了炼气所用,叶少阳心中一动,莫非,这九尊雕像便是九星叠气阵的内核,而雕像上面的发光气体,便是愿力?
  
      在一股莫名力量的支配下,叶少阳打开了天眼,朝那九尊雕像看去,果然……那些颜色不同的发光气体,在天眼之下呈现出一种强烈的波动,在这些气体的上端,有无数道细微的“线”,宛如一头竖起的长发,一直练到高空中的浓雾中去。
  
      仔细看,这些“线”也都是流动的气体分子所组成,不断地汇聚到光团之中。
  
      “这些神像是用来吸纳信徒愿力的,然后构成了九星叠气阵,这里一定是九星阁没错了!”叶少阳低声告诉大家。
  
      “故弄玄虚!”九面猫骂了一句,张嘴吐出了一大口妖气,如火焰一般朝对面喷过去,不断将浓雾化去,逐渐出现了一座高台,一共有十三级台阶,最高处座落着一口巨大的方鼎,两端高高吊起,形成了两个孔洞,一个形状像龙头,一个像凤头,孔洞正好就是他们的眼睛。
  
      雕工并不精细,透着一种古朴和象形的感觉,在大鼎正面的“肚子”上,刻着几行斗大的字,看上去像是大篆,离得太远,也看不清上面写的什么。
  
      这口鼎上下都散发着青光,造型并不特殊,但却给叶少阳一种十分庄严凝重的气息,转头朝同伴们脸上看去,每个人脸上也都带着滞重紧张的表情,看来不是自己一个人这样。
  
      “天下九鼎……”钟馗口中喃喃说道。
  
      叶少阳心头一怔,惊道:“九鼎?”
  
      “八成是,否则不会有这么浓郁的正风之气……只是不知道是哪一口。”
  
      叶少阳不知道“正风之气”是什么,但突然想起来,自己之前见过一次九鼎中的……是豫州鼎还是什么来着,给人心理上的感觉跟眼前这口鼎一样,这种感觉难以形容,非要总结的话就是两个字:压迫!
  
      这口鼎,被放在九星阁中,是什么意思?
  
      “你们过去看看!”九面猫转头冲叶少阳说道。
  
      “你想去你去看啊。”叶少阳才不想自己的人当炮灰。
  
      九面猫无奈,命令手一个鬼怪下前去查看。
  
      这鬼怪一步一停地走上了十三级台阶,走到那口鼎的边上,探身朝后面看去。
  
      就在这时,那口鼎突然飞起来,朝这鬼怪直接撞过来,这鬼怪也早有准备,当下平举双掌,掌心擒着两团黑气,试图托住大鼎。
  
      通过这一手,叶少阳大致看出了这只鬼魂的实力,大概一等鬼首左右,虽然在太阴山只是个中等的走卒,但这种实力,放在鬼域,完全可以当一个小“诸侯”了。
  
      他双手撑在了大鼎上,将大鼎托住,人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心中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大鼎散发出了一圈青气,蔓延到了他的双手上,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他身上蔓延,不到五秒钟,就蔓延到了全身,这鬼魂全身泛绿,完全石化一动不动。
  
      又过了几秒钟,只听见咔嚓一声,从头部裂开,然后整个人居然像冰块一样崩毁,四分五裂,摔落在地上,化作黑气,顷刻间魂飞魄散,精魄刚要散开,就被这只钟鼎吸了进去,钟鼎凌空旋转,周身的青气之中,被染上了一层血光。
  
      包括钟馗在内,所有人目瞪口呆。一方面惊叹于这钟鼎的可怕力量,但最让大家感到震惊和不解的是,鬼魂本是有灵无体,这钟鼎上的青气,在沾染上他的身体之后,却能迅速将他实质化,然后崩毁……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可怕的力量?
  
      “青铜之力……这是青铜之力。”钟馗喃喃说道,表情也越发凝重起来。
  
      “那是什么?”叶少阳不懂。
  
      “九鼎之中,每一口鼎蕴含着上古神秘的力量,我知道的有青铜之力、帝王之力、山川之力、大河之力、社稷之力……这些都是九鼎蕴含的力量,极难被人控制,没想到星月奴居然修炼到了这一步……”
  
      “钟大士是有见地的。”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浓雾中传来,接着一个人影从黑暗中缓缓走来,一身红衣,头戴法冠,正是星月奴,她缓缓走到台阶前方,抬起一只手,比她高出两三倍的大鼎缓缓落在她掌心,被她轻轻托住,“这九鼎各有一股力量,合在一起,便是轩辕之力,三界之内能掌控者,只有我师父大帝他老人家,蒙他厚爱,赏赐了一口青州鼎,我也是借了九星叠气阵的光,汇集天下愿力,方能操控……”
  
      星月奴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在叶少阳、林三生、钟馗还有九面猫的脸上都停留了一下,嘴角泛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捉鬼联盟,阴司,太阴山……今天可是正邪联动啊,哦,还有你,空界的林元帅,你们能够找到这里来,多亏了你吧,你的确是千古奇才,以你之能,为何要屈居叶少阳门下?”
  
      “你少废话!”
  
      叶少阳让小马把鲲鹏放下来,丢在自己面前,拔出七星龙泉剑,顶着鲲鹏的眉心,冲星月奴说道:“这是你大弟子,你要是不要他,我现在就一剑戳死他!”
  
      星月奴看了叶少阳一眼,道:“你要什么?”
  
      “我家四宝!”
  
      “哦,那个和尚。”
  
      星月奴诡异地笑了笑,袖子一挥,拍了一下手,从他身后的浓雾中走出来一个人影,光头,身穿一套拖地的袈裟,双手合十,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四宝!”
  
      小马和吴嘉伟等人立刻就要冲过去,被林三生从前面拦住,朝四宝望过去,不断叫他的名字。
  
      四宝看了大伙一眼,宣了声佛号,冷冷说道:“你们不该来这里的。”
  
      什么?
  
      不等大伙缓过神来,四宝接着说道:“而今,我已经皈依了轩辕山,摆在盘古僧门下,感悟西天大道,才知你等所做之事,实在逆天而行,今日来此,也合该你们命有此劫,休怪和尚我不念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