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828 伏击1,茅山捉鬼人第2828 伏击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一席话说得叶少阳恍然若思,喃喃道:“只要不是杀不死就行。”
  
  张无生接着说道:“而且,我听师叔给我说过,对付证道强者,反而人间法器更好用,因为一些神佛,本质上都是邪物,人间法器,自有天地正气,反而能相对克制他们。”
  
  还有这种说法!
  
  叶少阳啧啧称奇,心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算是天地大道平衡的一种表现了。
  
  “好了,我走了。”张无生目光从大伙脸上扫过,“我可以去投胎了,想到你们还得继续跟他们斗,我就感觉好开心,如释重负。”
  
  叶少阳对他竖了个中指,“我也不想干了,跟你一起走吧。”
  
  “行啊,走吧。”
  
  “额,我就这么一说,再会了。”叶少阳对他抱拳,身边吴嘉伟等人也都抱拳相送。曲波几个龙虎山弟子都跪在地上,神色悲痛。
  
  张无生转头朝山下走去,一边走一边不着调地哼了起来:“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好就是了,了就是好,生生死死,一了百了,哈哈……”
  
  身影越来越淡,最后消失在旷野中。
  
  大伙默默注视他消失的方向,任然无语。
  
  叶少阳回顾了下张无生这一生,他其实一点也不怂,他是个有大智慧的人,不然也当不上龙虎山的掌教。
  
  青云子殁了,张无生也牺牲了,还有道渊、之前的悬空观那两位,那一辈的老人逐渐越来越少了。
  
  法术界将来的命运,全在自己这一代人的肩上了。
  
  叶少阳深吸一口气,觉得这感觉很好。
  
  叶少阳安慰了曲波等人几句,让他们赶紧下山去,找龙阳真人汇合,然后去商量张无生的后事。两人道了谢,刚要走,叶少阳又叫住他们,问曲波:“对了,张师叔殁了,你们龙虎山谁来继任大统?”
  
  曲波抹了一把眼泪,道:“师父生前最后一刻,让我去找雷鸣山的掌教春雷子,说他有个隐徒在他门下,让他出来继任掌教。”
  
  叶少阳一干人大惊,“什么隐徒,我怎么不知道!”
  
  “我们也不知道啊。”几个龙虎山弟子面面相觑。
  
  叶少阳怔了怔,说道:“这事情不对吧,如果你们都不知道,他就算接任掌教,如何立威?”
  
  曲波道:“林大帅当时在场,他可以作证的,而且我师父说过,让我去找龙阳师兄,他是知道这一切的。”
  
  “你们龙虎山有传统,每一代掌教,都得是张天师后人,这个隐徒,莫非是他老人家……”叶少阳想说“私生子”三个字,怕张无生跑回来打自己,忍住了(鬼魂的耳朵都很好)。
  
  转念一想,这是人家的家事,自己不适合多问,于是让曲波先去办,等将来新掌门上台了,举行典礼什么的,自己到时候再过去拜谒。
  
  送走了曲波,老郭立刻追问张无生的死因,叶少阳就大致说了一遍,老郭感慨不已。
  
  “雷鸣山我倒是知道,掌教什么春雷子,我也听说过,这山就在龙虎山范围内,是一个隐修门派,我听说,是当年龙虎山一个弃徒自己开的山门,后来被龙虎山认可了,算是龙虎山下面一个分支……”
  
  老郭一边回忆一边说道,“这个门派不出名,一是人数极少,二是跟龙虎山挨着,谁也注意不到他们,那个掌门春雷子我也知道的,当年龙虎山支持的龙华会他也是去了的,挺低调挺厉害的,只是……我从来没听说过张无生还有个隐徒?”
  
  “这老先生做事一向狡猾的,有隐徒也不奇怪。”叶少阳道,“就是不知道实力怎么样。”
  
  “能有资格被老张这么照顾的弟子,自然不是凡角。先别讨论了,咱先走吧。”老郭招呼叶少阳下山。
  
  “少阳,你看这个。”
  
  路上碧清突然开口,叶少阳转头看,碧清手里碰着个东西,得意洋洋地冲叶少阳笑着。
  
  一口铜铃大小的物件。
  
  炼尸缸?
  
  叶少阳凑上去,碧清稍微运气,一股逼人的死煞之气立刻透出来,叶少阳想到了什么,暗暗皱了皱眉。
  
  “你从哪里找到它的?”
  
  “九星阁啊,我与炼尸缸还是有感知的,一进九星阁我就觉察到了,就在那座岛上,我偷偷找到了。”星月奴开心地吐了吐舌头,“我之前一直惦记着,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炼尸缸虽好,八成是不合星月奴用,而且她就要证道了,也没工夫去祭炼它,因此就随便放在九星阁中了,倒是被碧清捡了个便宜。
  
  重新拿到自己的本命法器,碧清开心得不得了,在叶少阳身边一个劲地说话,半晌才发现他默不作声,忙问他怎么了。
  
  叶少阳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碧清,你拿到炼尸缸,你我的缘分也就尽了。”
  
  碧清蓦地一怔,站住了。
  
  “这炼尸缸,毕竟是邪修法器,而且……这里头不知道害死过多少人,现在被你用作法器,别的不说,光是这死煞之气,我就受不了。”
  
  碧清目光变冷,透着一丝哀伤,苦笑道:“说到底,你嫌弃我是邪修是吧?”
  
  “你之前暂住在我这,我把你当自己人,并没在乎什么邪修不邪修的,而今你拿到它,你目的达到了,你还是那个邪修的莲花精……”
  
  “我明白,正邪不两立!”
  
  “我不是这个意思。”
  
  碧清冷笑着,睫毛上却闪着星星点点的泪光,咬牙说道:“好,从今天起就各种各路吧,我欠你一条命,我早晚还给你的!”
  
  说完不再理会叶少阳说什么,飞身下山去了。
  
  “喂,你等等!”叶少阳追着她叫,但已经跑了。
  
  叶少阳有点怅然若失。
  
  老郭他们追上来,叶少阳无奈地对他们摊着手,“她为什么要跑啊。”
  
  “不是你逼她走的么。”秋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