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830 对决1,茅山捉鬼人第2830 对决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这种感觉,有点猫玩耗子的意思反正你也逃不掉,就这样不断消耗你,看你一步步走向死亡。
  
      至于吴嘉伟,他一直背靠着门,动也没动一下,不是不想反击,而是不知道该做什么。
  
      当一个对手就在你面前站着,不管他有多强,至少能干一场,而现在,对手无处不在,但是想打又找不到人。吴嘉伟本来就不擅长符篆系的法术,而是道剑,眼前的局面,让他无所适从,不知道怎么帮叶少阳。
  
      “少阳哥他们怎么样了啊!”
  
      外面,艳阳高照的山路上,周静茹等了半天没动静,忍不住向老郭和秋莹求助。
  
      “等着,要相信他。”老郭深吸一口气,攥了攥拳头,手心全都是汗。
  
      影魅本来想猫玩耗子,结果发现这耗子真的了不起:叶少阳的灵符是不一般的多,这一会的工夫,已经被他消耗掉到了几十张,但叶少阳还不慌不忙地掏出更多的灵符而且都是画好的。
  
      “你怎会有这么多灵符!”影魅的声音里透着恼怒。
  
      “多吗?这些是进入九星阁之前,叶少阳连夜画的,本来是打算用在星月奴身上的,结果没用上,多了不敢说,几百张还是有的。”
  
      “就算你有几千张,也总有用尽的时候。”
  
      “好啊好啊,你别着急就行。”
  
      又过了一会,影魅是真着急了,不想真的就这么耗下去,虽然灵符总有用尽的时候,陡然改变战术,在叶少阳身前凝聚起了一道黑影,一瞬间撞开了灵符,朝他贴过来。
  
      “天地如镜!”
  
      一道灵符燃烧起来,同一时间,影魅扑到了叶少阳面前,但立刻被一道白光击中,弹飞了出去。
  
      并不是真的白光,而是阴阳镜的镜面、借助符火反射出的光,影子这东西无形无相,但面对镜面,也一样会被反射出去,无法穿透。
  
      当然这在之前只是叶少阳的猜测,如今得到了证明。
  
      影魅被弹出去之后,半天没了动静。
  
      “怎么了,小小挫折不要放弃。”叶少阳调戏他。
  
      影魅沉默了片刻,冷冷说道:“叶少阳,我倒是低估了你,不过,你这雕虫小技,又能如何?”
  
      叶少阳道:“那你也就别废话了,有什么绝招,全使出来,要死要活,就这一下子了!”
  
      影魅轻笑,半晌没有攻击。
  
      突然间,叶少阳感到脚下发软,好像陷进了泥土里,急忙点燃两张灵符照亮,低头看去:身下的地面裂开了一条缝,里面散发出浓浓的黑气,以自己为核心,快速地流淌着,不断朝着自己身上攀援,好像有无数的手拽着自己的双腿,在用力往下拖拽。
  
      从裂缝的深处,传来了一声声鬼哭狼嚎般的怪叫。
  
      无间地狱!
  
      影魅果然用上了自己的看家手段。
  
      “叶少阳,这次我看你还怎么逃!”影魅自己先潜入裂缝中,两道黑影一般的双手抓住了叶少阳的双腿,本来叶少阳就感到支撑不知,如此一来,更是不断下沉,身下就像一个巨大的沼泽,根本没地方借力。
  
      叶少阳急忙作法,用自身修为抵抗身下的这股力量,但也只能稍稍减缓下沉的速度。
  
      很快,他整个腰部以下都沉入了裂缝之中,浸泡在黑气中,就像在火海中一样,体会到一种灼烧的痛苦。
  
      胜利在望,影魅更不松手,死死拖着叶少阳,想要一步到位,彻底将他拖入无间地狱,把身体和魂魄丢给那些恶灵,自己好攫取他的元神,前往轩辕山,便是大功告成。
  
      吴嘉伟站在角落,借着裂缝中透出的幽光,出神地望着不断下陷的叶少阳,握剑的手满是汗珠。
  
      九星阁内,九团愿力形成的光球,围绕着青州鼎,不断将愿力传递到鼎上,鼎上青光闪耀,忽明忽暗。
  
      时间在无声无息中流淌,猛然间,数道灵光从青州鼎中飞射而出,在空中交缠起来,不断变幻着奇异的形状,时而像大鸟,时而像蜂巢,时而像火焰,时而又像一朵巨大的兰花,美轮美奂,妙不可言,最后灵光分解,化作一层白茫茫的雾状,覆盖在青州鼎上,上面星星点点地闪着光,如同漫天星斗。
  
      这静悄悄的奇景保持了一炷香时间,突然被轻轻打破,一道人影从青州鼎中飞出来,正是星月奴。只见她悬在半空,所有星光都不断朝她身上聚拢过去,形成了一朵巨大的祥云,落在她脚下,另有五色神光,在她周身镀了厚厚一层,这副形象,如果要是被普通的人类看见,一定会把她当成神明来参拜。
  
      事实上,她的确已经算是神明了证了道,跳出了生死轮。
  
      等到身上的神光逐渐收敛,星月奴深吸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眼,四下张望了一番,咧嘴微笑起来。
  
      “原来所谓的混元无极大道,是这样的”
  
      星月奴连看世界的目光都感觉不一样了,心中有百样奇妙的感觉,难以言说。她抬手尝试作法,只一下,便将洞府打碎,出现在了皇宫里。她身后跟着十几个弟子,一起跪在地上,恭喜她顺利证道。
  
      星月奴将青州鼎抓在手中,作法缩小到一个坛子那么大,伸手轻轻抚摸着,“多久了它,替我应劫,否则能不能闯过这生死大关,还未可知。”
  
      鸠摩罗什从皇宫对面走来,身边跟着一个不知哪里来的小沙弥。鸠摩罗什双手合十,微微躬身说道:“恭喜星长老领悟大道。”
  
      星月奴躬身道谢。
  
      鸠摩罗什观察着皇宫的建筑和两边的壁画,道:“这地方甚好,你也是下了功夫的。”
  
      “可惜人都让你放走了,不然我而今就是这一方世界的造物主。”
  
      “造物主不是好当的。”鸠摩罗什轻笑,“星长老,你而今初窥大道,实力大进,往后一概行动,敬请自便,再不可动用我盘古僧一脉。”
  
      星月奴听了这话,有些不快,道:“上师等了这么久,就是要跟我说这个?”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