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845 明道1,茅山捉鬼人第2845 明道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叶少阳突然想到什么,喃喃道:“千万年前的人类,也是这样的吧。”
  
      “人类最初也只是动物的一种,那时候又没什么道德约束,人类和所有生灵一样,都是弱肉强食,这是生灵的本性。”
  
      弱肉强食……
  
      叶少阳想到什么,道:“这么说,这才是真正的天地大道了,最原始的天地大道。”
  
      芮冷玉不明白他的意思,点了一下头,道:“所以,有很多人类和邪物,都是以杀戮求道,最终也有不少都堪破大道了。”
  
      叶少阳皱眉道:“如果这才是真正的天地大道,那之后的道德、法律,还有三界律法,难道都是错了吗?”
  
      芮冷玉一怔,仔细想了想,道:“你这个问题好哲学,你应该去问哲学系教授。”
  
      叶少阳沉默不语,他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郁结在了自己心头,压得浑身难受,呼吸都有点不顺畅起来。
  
      他立刻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契机,也是危机!
  
      机缘来的这么猝不及防。只不过,这机缘充满了凶险:如果能堪破这一层疑惑,他的实力立刻就会得到晋升,否则的话,这个问题就会一直困扰自己,影响自己的道心,不解决掉它,自己再难进步。
  
      体内那些没有炼化的戾气,开始蠢蠢欲动,活跃起来。
  
      这是伴随契机到来的超感体验,是有时间限制的,假如不能在自己有超感体验的这个阶段弄明白这件事,那么将来就会变成心结,就算有一天解开了,也只是释然,机缘却是错过了。
  
      叶少阳二话不说,盘膝坐在地上,开始闭目沉思。
  
      芮冷玉看他头顶有清光萦绕,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顿时又激动又紧张,在他边上坐下,警惕地望着四周,提防有什么东西出现,打断他这难得的契机。
  
      法师的契机,神妙不可言,在法术界流传着一个说法:所谓的契机,实际上是神仙的某些断面神识,或者那些得道之人在飞升之后,神识化解之后,在人间留下的残念,以不可见的方式四处飘摇,如果落在法师的脑袋里,便会产生这种通灵一般的超感体验。
  
      如果能领悟神明或者前代宗师的残念,修为自然会得到大步的提升。
  
      原则上说,只要是法师,每个人都有机会遇到契机,但实际上,天赋越强的人,越是容易遇到契机。
  
      对此,那些法术界的理论研究者表示,这是因为天赋强的人——尤其是先天灵体什么的,自身具有一种磁场般的效果,能够主动吸引各种残念到来。
  
      法术可以后天学习,但是契机什么的,看的就是天赋。各行各业都是这样,这个真的没有道理可讲。
  
      叶少阳闭上眼睛之后,立刻有一幅幅的画面,从自己眼前飞过去。
  
      画面很抽象,转瞬即逝,甚至他也不知道这画面是自己看到的,还是超然感觉带来的。
  
      一群浑身赤果、腰间挂着草裙的男子,围在火堆边上跳舞,火堆上烤着数颗人的脑袋。
  
      画面一转。
  
      一群头戴牛角、身穿皮裙、手持长矛的武士,正在追赶鹿群,之后画面再转,是一群身穿甲胄、骑在马背上的弓箭手,在追赶射击,不断有人坠马……
  
      之后几幅画面,也都是战争主题,不过人的装扮和武器也都越来越先进,最后到了热兵器……这些画面最后搅在一起,在眼前翻腾。
  
      体内的戾气也几乎沸腾起来,但叶少阳的心情,却逐渐从激动和不适,慢慢地冷静了下来……战争画面结束,又是一幅幅生活画卷:茹毛饮血的原始社会,刀耕火种的奴隶社会,君君臣臣的封建社会……
  
      起先,叶少阳感觉自己像是参与者,但逐渐地蜕变成了一个旁观者,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中想起了当初与通玄道人之间的一场关于善恶的对话:
  
      “道德、法律,甚至善恶,都是一直在变的,在古代,女子要裹脚,寡妇不宜再嫁,仆人要服从主人,一人犯罪,妻儿都要连坐……如果这是对的,那我们今天的法律,难道是错的?如果今天是对的,古代是错的,那若你身为古人,你是遵守还是不遵守?”
  
      叶少阳心中有一个声音,化作了通玄道人,在对自己拷问:
  
      “叶少阳,如果一件事,你自己认为是对的,但别人都认为是错,那究竟是对还是错,你又怎么敢说,自己坚持的就是对的。”
  
      “叶少阳,如果世人以恶为善,或以善为恶,那究竟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当初,面对这番质问,叶少阳也着实困惑过,之后便从中找到了自己所坚守的道: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只要我坚持是对的,就算有千万人阻挡,我依然会坚持去做!
  
      这次开悟,让叶少阳的道心得到进一步的稳固,之后修行顺畅,才接连堪破境界。
  
      但是如今想来,自己只领悟了其中的一个方面,所谓善恶、正邪、对错,根本就没有绝对,人们的所作所为,取决于他们所生活的时代和环境。
  
      原始社会,人吃人,是为了生存,那边是对的,现代社会,假如吃人,自然就是错的。
  
      战争时代,杀死敌人,是对的,应该得到奖赏,和平年代,杀死别人,就是错的,是要吃花生米的。
  
      就拿献祭来说,黄鼠狼用生命献祭,虽然外人看着残忍,但在他们自己来说,这是不得不去做的事情。人类要是这样做,那自然就是邪恶的。
  
      至于生杀掠夺,也不能一概而论。
  
      这一切都是相对的。
  
      如果规则就是天地大道,那么大道也是在变化的,自己不是古人,所以不用遵守古代的道。自己不是黄鼠狼,所以也不必用人类的道去约束它们……
  
      各行其道,这里的道,便是这个意思了。
  
      所谓的善恶之道,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