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847 明道3,茅山捉鬼人第2847 明道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连出行都要人保护,你觉得这样会很开心吗?”
  
  叶少阳暗暗叹了口气,打开虚空裂缝,带着瓜瓜离去。
  
  家里,碧清正在用电脑看剧,包子和陈悦一起围观,三个人看得津津有味,见到叶少阳回来,只是打了个招呼,便继续看了。
  
  叶少阳泡了杯茶,端着来到他们身后,跟着看了一会,是个宫斗剧,对他毫无吸引,于是用眼角余光朝陈悦看去。
  
  陈悦出神地望着电脑屏幕,目光纯净清澈,叶少阳实在没有办法将她跟后卿那样的大阴谋家联系到一块。
  
  晚上,叶少阳一个人思索了很久,决定要去一趟阴司,跟瓜瓜商量,瓜瓜表示这万万不可。
  
  “道风他们不都说了吗,阴司现在不待见你了,你现在去,简直就是羊入虎口啊。”
  
  “那还不至于,阴司跟我毕竟没撕破脸,将来可说不准了,所以要去就是现在,这是徐文长答应我的。”
  
  瓜瓜愣了一下道:“老大你去找他,是要去见徐福么?”
  
  “当然。”
  
  关于山海印,是他的一块心病,他一定要问个清楚,自己压根不知道山海印在哪,一直背锅,这感觉真的不爽的。
  
  瓜瓜想了一下道:“话是这么说,还是得准备下,我先去阴阳司,跟他们打个招呼,万一有什么情况,能及时支援。”
  
  说完也不管叶少阳反对不反对,自己破开虚空,钻了进去。
  
  叶少阳打算去洗脸刷牙,然后去吃个早饭,回来就出发,结果一推开卫生间,碧清正在浴缸里泡澡,水面上漂浮着一片莲叶,勉强遮住身上几个重点部位。
  
  “你要上厕所吗?”碧清气定神闲地问他。
  
  “不要,我刷牙。”
  
  “哦,那你自便,我再泡一会。”
  
  叶少阳无语,一边刷牙,一边吐槽道:“我这浴缸就是给你们买的,之前被橙子占领,现在又被你占领,真不知道谁是这里的主人。”
  
  碧清用一片荷叶遮挡在胸前,把一条腿从水中伸出来,搭在边沿上,冲他眨眼笑道:“谁占领浴缸了,你要是想泡澡就说呀,大不了进来一起泡。”
  
  进去一起泡……
  
  叶少阳咽了下口水,夺门而逃。
  
  吃完早饭回来,叶少阳回房间把门锁好,让包子在自己房间里守着,然后布置了法坛,进入了鬼域。
  
  从酆都城北大门进去,叶少阳先去了天子殿他想去找萧逸云和橙子,让他们帮忙去找徐文长,毕竟自己跟转轮王不熟,不好直接进轮回司,再说自己父亲也在轮回司任职,万一撞见他,自己没什么,倒是连累父亲犯戒(虽然内心非常渴望见面,也只能忍着)。
  
  到了天子殿,没找到他们两口子,从守门的鬼武士口中得知,他们两个不久之前去了阴阳司,叶少阳估摸着是瓜瓜把他们给叫走了,于是赶往阴阳司,果然大家都在。
  
  还有久违的七宝、炭头、丽丽,和他们手下那一般小鬼,大家正在用鬼书一号听歌,听的是《逆战》,节奏感很强,几个小鬼跟着节奏在跳舞。叶少阳看得目瞪口呆。
  
  “老爸!”发现他之后,七宝第一个冲上来,扑进叶少阳怀里,炭头等人也赶紧关了音乐,亲热地围上来。
  
  叶少阳跟每个人打招呼,在一群小鬼的簇拥下进入阴阳司的院子,一直走到正殿门外。
  
  正殿上悬挂着“阴阳司”三个字的牌匾,门外的左边立柱上,挂着四个字的竖匾,是酆都大帝亲自手书的“人间天师”四个大字。
  
  叶少阳走过去,手指在上面摸了摸,心想还真是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自己是大帝的一颗棋子,百般照顾,不惜写了这幅字送给自己,如今这块匾还在,自己去失了宠,将来甚至有可能成为阴司的阶下囚。
  
  门柱的右边是空的,显得有点单调。
  
  叶少阳指着大帝给的那幅字说道:“这么放不合适,这块匾应该供起来,然后在这里左右挂一幅对联,这样才对仗。”
  
  小白听到声音,从正殿出来,跟叶少阳打了招呼,说道:“就是没得挂啊,我们这些人没一个会写字的,也不懂什么对联,怕弄得不好让人笑话。”
  
  叶少阳很装逼地大手一挥,“去拿笔墨纸砚!”
  
  跟着小白进入正殿。
  
  大伙果然都在,见到叶少阳,都亲热地涌过来。
  
  小白拿了两幅白纸过来,叶少阳让找红的,而且得是长条幅,小白只好让人现去鬼市上买。
  
  叶少阳坐下跟大伙聊了一会,跟橙子说了正事,让他先去跟徐文长说一声,如果方便的话,自己就过去轮回司,假如不方便,也得给个理由,毕竟这是他答应过的。
  
  橙子拉着萧逸云一起去了。
  
  等了一会,橙子二人反而先回来了,带着徐文长一起。
  
  “恭喜恭喜,”徐文长一进门就对叶少阳拱手,“这次古墓之行,我已听说,虽然未能诛杀贼首星月奴,却也超度了影魅,破了他们的幻象空间,小天师,果真是年少有为,老夫当初就说没找错人!”
  
  叶少阳歪着头笑道:“徐公,都是老熟人了,你没必要套路我啊,你越是这么说,我就越会觉得你是想耍赖了。”
  
  徐文长干咳两声,笑道:“小天师,我是那种人吗?”
  
  “当然不是,”叶少阳很夸张地摇头,冲小白他们说道,“我一向跟你们怎么说的来着,你们说他未必遵守承诺,我说那不能够,别人我不知道,徐公啊,那是阴司第一号讲信用的人,一诺千金,不管答应了什么,都绝不食言。”
  
  徐文长嘴角抽搐,竖起大拇指,“好,有你的,用我的办法来回敬我。”
  
  叶少阳嘿嘿干笑,“不扯没用的了,我这次来,是要见徐福,你之前答应过我的。”
  
  徐文长手拈胡须,笑道:“小天师,你可真是心急,好,你这就跟我去轮回司。”
  
  “正好,那走吧。”
  
  叶少阳起身要跟他一起走,这时候小白派去买纸的人回来了,叶少阳拉住徐文长,说道:“徐公,久闻你书法是阴司一绝,我正好要给阴阳司写个对子,不然你帮忙写一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