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850 最后的旅行1,茅山捉鬼人第2850 最后的旅行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850 最后的旅行1
叶少阳环顾左右,冷笑道:“厉害啊,连轮回司都干起这种勾当了,想让我束手就擒,说出是谁下的命令,理由是什么,说出来我就跟你们走。”
  
  三法王听了这话,表情有点尴尬,边上一个金甲鬼武士双手扶着长剑,傲然说道:“这里是轮回司,下令抓你的自然是转轮圣帝,至于为什么……阴司拿人,还要问为什么?”
  
  当下对左右使了个眼色,大伙就要动手。
  
  “站住!!”
  
  叶少阳大喝一声,从兜里摸出天师牌,在他们面前晃了晃。“我是大帝亲封的人间天师,灵仙牌位,茅山掌教,就算是转轮王,想无缘无故拿我,也是有违阴司律法!”
  
  狠狠瞪着那金甲鬼武士,道:“我特么现在站在这,你敢动我一下?”
  
  众人听他这么说,一下子都愣住,互相看去,那金甲鬼武士目光阴鸷,突然冲叶少阳冷笑起来,“叶天师,你这是害怕了吗?”
  
  “害怕?我害怕不小心弄死你啊!”叶少阳笑,“我掏天师牌,是要告诉你们,老子是大帝封的人间判官,你们没有大帝旨意,想拿我就是违法,我不认识你,但两位法王都挺熟的,我这也算先礼后兵了,真相动手,我打死不负责的啊!”
  
  说完,将勾魂索解开提在手中,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两位法王眼神更加犹豫起来,求助地朝徐文长看过去。
  
  “小天师,你走吧。走了就别回来。”徐文长说完,用力推了叶少阳一把。
  
  叶少阳犹豫了一下,就势往两位法王中间飞去。
  
  两位法王往左右让了让,闪出一条缝隙,叶少阳从中间穿过,转头看了徐文长一眼,丢下一句话:“徐公,今天我看你面子,这就走了,将来但愿不要兵戎相见。”
  
  叶少阳一口气朝司衙的大院外面飞,穿过中院的时候,一扫眼看到院子角落里站着个人,定睛一看,居然是父亲叶兵!
  
  叶少阳当即就要飞过去。
  
  叶兵冲他摇了摇头,脸上带着微笑,眼神中带着一丝柔软的怜爱。
  
  叶少阳内心颤了一下,止住了冲动:本来自己就不能跟父亲有所联系,如今自己是逃兵,更不能给他带去麻烦。
  
  一咬牙,纵身离去,心里头一阵发酸。
  
  “徐公,这……”三法王为难地望着徐文长。
  
  “这事有我,你们散了吧,我这就去见圣帝。”徐文长对他们拱了拱手,纵身飞往轮回大殿。
  
  转轮王端坐在堂上,正在批阅文件。他身穿一套很宽松的麻布长袍,鼻梁上挂着一副老花镜,看上去像个人间的退休干部,只是微微下撇的嘴角,透着一种权力和威严的感觉。
  
  徐文长走到他身边去,坐在他边上的椅子上,兀自发呆起来。
  
  “如何了?”转轮王看着手里的文件,头也不抬地问道。
  
  “明知故问。”徐文长摇了摇头,“只是这小子不太配合,我让他直接闯出去了事,结果他差点要打起来,没办法,只好明着放他走了。陈将军很不满意,估计回去之后,要在菩萨面前参你一本。”
  
  转轮王不屑地笑了两声,道:“我原本可不理会的,我答应这么做,也是给你们几个一个面子……”
  
  徐文长道:“了然,经过这件事,那小子也知道菩萨要对付他了,以后也会小心一些。”
  
  “他若能想到这一层便好。”
  
  “他是聪明人,会想到的。”
  
  转轮王放下文件,发呆地望着前方,摇了摇头,暗叹了一声,道:“这事情,太费脑子。”
  
  徐文长道:“四子之谜?”
  
  转轮王没有回答,道:“你回头多找几个人,去人间走走,争取找到真相……”
  
  徐文长叹息道:“这个够难的,除了大帝,没人知道真命是谁,我尽力吧。”
  
  “对了,山海印的事,怎样,徐福跟那小子说了什么没有?”
  
  徐文长想了想道:“说了个哑谜,我自然听不懂,那小子八成听懂了。”
  
  “这么说,山海印果真在他身上?”
  
  “八成。”
  
  “那你还得多盯着他,免得他做出极端之事,一个徐福让我们找了上千年,这种事决不可再发生一回。”
  
  徐文长点点头。
  
  叶少阳速度回到了阴阳司。
  
  大伙都在司衙里等着,见他回来,纷纷凑上来,询问他跟徐福见面的经过。
  
  叶少阳把自己在轮回司被堵的事讲出来,大伙震惊。
  
  “妈蛋,当我们这边没人吗,大伙一起去,找他们算账去!”瓜瓜招呼了一声,立刻得到大伙的响应,要操家伙跟他一起去轮回司。
  
  “都别闹。”叶少阳让他们打住,“现在去轮回司闹,事情就闹大了,我是不怕,你们会惹出天大的麻烦,况且我也好好的不是。”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啊!”瓜瓜嚷起来,“这次认怂了,下次还要被他们欺负!”
  
  美华道:“老二你闭嘴吧,老大是要跟我们分析这件事,先讨论完了再去打架不迟!”
  
  转而对叶少阳说道:“老大,这件事的主使,是转轮王?”
  
  “八成,除了他,没人能差使动那些人,况且地方就在他们轮回司。”
  
  “可是……如果是转轮王要对付你,徐公为什么还要来叫你。”美华分析道,“如果他是帮凶的话,那就没到底放你走……”
  
  这一点,叶少阳回来的路上想过了,的确很矛盾,从他后来开门时镇定的表现来看,徐文长肯定早就知道他们会拦截自己,甚至这就是他自己安排好的,明面上是带自己去地牢找徐福,暗地里却安排人在地牢外面集结,伏击自己。
  
  可是,他又为什么在神识中一再让自己逃走,后来甚至公开替自己拦住他们?
  
  难道是后来良心发现,不想对付自己了?
  
  如果他是这样出尔反尔、优柔寡断,那他根本不配做轮回司的师爷。
  
  这时候橙子说道:“老大,徐公很有可能是在应付差事。转轮王要抓你,他没办法,只能照办,但因为私人关系,实在不想跟你打,本来是打算通过神识提醒你一下,放个水,结果你非要硬刚,他又实在没法下手,只好放你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