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856 寻找真相3,茅山捉鬼人第2856 寻找真相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856 寻找真相3
叶少阳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里。
  
  突然陈悦说到了,叶少阳抬头一看,到了山顶,边上有一片竹林,还有一汪清泉,汇聚成流,顺着竹林边上朝山下流去。
  
  叶少阳明显感觉到这里灵气充盈,的确是个修行的好地方,怪不得石道人生前总来这里。
  
  挖坟的事,自然是交给叶少阳这个汉子。
  
  叶少阳挖了半天,有点尿急,于是借口休息一会,去附近转转,一个人进了竹林,身后传来陈悦的声音:“你要是方便,尽量走远一点,不要玷污这里,但也别走太远,那边有塌方,别掉下山崖……”
  
  叶少阳尴尬地答应着,走到竹林深处,突然,一个隆起的坟包吸引了他,直觉吸引着他走了过去。
  
  坟上没草,说明下葬时间不会太久。
  
  叶少阳心中咯噔了一下,想到什么,赶紧去一边方便了,回到陈悦那边,说了这件事,三人一起来到坟前。
  
  “以前没有的……这也没有墓碑,不知道是谁的坟。”一回头,看到叶少阳表情怪异地盯着她,忙问“怎么了?”
  
  “那个,这会不会是你自己的坟?”叶少阳道出自己的想法。
  
  陈悦一下子怔住。“我?”
  
  “这地方只有你们这个道观,山下那些住户,不至于把死人埋到这里来吧?而且这坟头土还是松的,看着下葬差不多也就是一个月……”
  
  陈悦看着坟头,怔了半天,喃喃说道:“如果坟里埋的是我,那……我又是谁?”
  
  这问题相当怪异。
  
  “是不是,把坟挖开看看不就知道了。”瓜瓜劝说道。
  
  这活自然还得叶少阳这个汉子来,正好手上有铁锹,动手挖了起来。
  
  挖坟这工作并不轻松,叶少阳纵然身体强壮,也用了半个小时,才将坟土挖开,一口暗红色的棺材赫然在目。
  
  叶少阳看了陈悦一眼,陈悦有点紧张,一言不发站在边上。
  
  叶少阳将铁锹的尖头插进棺材盖和下面的缝隙里,用力撬了一下,竟然撬开了,这表示棺材上没下钉。
  
  在边上又挖了一会,把附近泥土清理干净,再把铁锹插进去,当做杠杆,将棺材盖扒开到一边去。
  
  三个人一起往里面看。
  
  棺材里什么也没有。
  
  陈悦长出了一口气,在边上坐下来,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叶少阳也是一头雾水,两人一起动手,在棺材附近又检查了一番,真的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口没人的棺材。
  
  “这是不是说明,我真的没死?”陈悦默然说道。
  
  “你本来就是活人。”叶少阳从来没怀疑这一点,活人身上有阳气,自己身为上仙,如果连阳气都感知不到用不用混了。
  
  “我觉得,这一切都是你师父弄的。”叶少阳把现有的线索从头思考了一遍,推测道,“第一,你是活人,你师父却说你得了急病而死,向村子里发丧,然后请大家帮忙下葬……当时你的确是在棺材里的,但是下葬之后,她却把坟挖开,把你又弄了出来,乡亲们却不知道真相,还以为你死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就是从棺材里出来之后,才进入到星月奴的幻境空间……然后不久之后,你师父也死了,而且是自杀,把自己锁在屋里,直到我们刚刚发现她的尸体……事件的顺序,应该就是这样。”
  
  陈悦茫然地看着他,说道:“我师父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得问你师父。”叶少阳朝石道人的尸体努了努嘴。
  
  “你……想用搜魂术?”
  
  叶少阳怔了一下,摇头说道:“我就是随口一说,你师父是道士,搜魂术对她没什么用,如果她想说,自然会留下什么线索来告诉你真相,没有的话,那就是不想你知道。”
  
  陈悦望着石道人的尸体,木然发呆起来。
  
  “我不知道你师父这么做的原因,但是可以想到动机,就是制造一个你死去的假象,并且要借助那些村民的口,告诉别人你死了,她通知村里人来奔丧,就是故意给他们看一眼死去的你八成是对你用了什么法术或丹药,让你在下葬过程中保持假死,这个对她应该不难做到吧?”
  
  陈悦沉默了几秒钟,说道:“我师父修的是全真道术,擅长炼丹,想让人保持假死,用失魂引就行,以她的法力维持几天不成问题。”
  
  “那就是了。等到你下葬之后,村民散去,从此之后,大家就知道你已经死了。”
  
  “为什么?”
  
  “我说了,不知道。”叶少阳摊了摊手,“不过,我有一种设想,这一切,可能都是故意做给什么人看的,你想,如果有人来找你,到了山村打听,大家众口一致说你死了他们都是不相干的人,不可能联合起来骗人,你师父再厉害也买通不了这么多人,这就让人不得不相信,然后你的坟墓还在这里,对方一般不会再去挖坟确认吧?”
  
  等陈悦消化了一下,叶少阳接着分析,“然后,她自己也自杀了,这就是死无对证,如果他活着,这个找你的人肯定会问她你死亡的经过,她怕的是万一自己说漏嘴毕竟这是她一手安排的假象,假的,就总会有破绽,职只有她也死了,才真正的死无对证……嗯,这些都是我猜的。”
  
  说完这番分析,叶少阳心中慢慢都是成就感,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也很聪明的嘛。
  
  陈悦思索半晌,问道:“就因为担心自己泄密,所以要自杀吗,有多么严重的事,值得她这么做,把自己性命也填进去?”
  
  “不知道,但我觉得,那个要找你的人,一定不是为了什么好事。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师父处心积虑做了这一切,说到底还是为了保护你。”
  
  陈悦听到这个,眼泪立刻又下来了,一只手捂着嘴,强忍着悲伤。
  
  “娘,事已至此,就不要太难过了,还是想办法先把问题搞清楚。”瓜瓜拉着她一只手安慰着。
  
  (最近神经衰弱,睡眠不足,只写出一章,抱歉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