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904 苏沫的末日2,茅山捉鬼人第2904 苏沫的末日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904 苏沫的末日2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如果是她,我也想不到她的动机是什么,但愿是我多想了,总之这件事一时半会没法弄清楚,我回去再慢慢调查吧,咱们先守口如瓶,跟任何人不要提起。”
  
  大伙纷纷点头。
  
  “我也该走了,秋莹,你跟我一起走吧。”
  
  秋莹看看叶少阳,又看了看林三生。叶少阳道:“你去吧,在我这也没什么事,不过今天的事,还真是要谢谢你。”
  
  一来他跟秋莹相处时间不长,比较客气一点,二来他真的觉得秋莹的特长实在太牛逼了,好几次都起到关键作用,必须得谢谢她。
  
  秋莹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对了,军师,这个什么东岳火精,真的那么厉害?”
  
  “连右君都来抢,想必是极好的东西。”林三生沉默了一下,叹道,“至少没让阐教得到,也算勉强完成任务了……少阳,你有什么打算?”
  
  “我……没什么事。哦,我要去龙虎山,参加新任掌教继位大典。”
  
  “新任掌教,你认识吗?”
  
  “我哪里认识,听说是张无生的隐徒,以前从没听说过的。”
  
  林三生沉吟了一下,道:“你去的时候,记得通知我一声,我也去见识一下。”
  
  说完破开虚空,带着秋莹一起走了。
  
  “行了,我也走了,哎,准备了那么多,一个都没用上。”老郭无奈地叹了口气。战斗最初,双方混战,老郭怕自己那些屎尿屁的大杀器伤到自己人,就没敢用,本来想留着在关键时刻克敌制胜的,哪知道后来情况有变,战场转移了,双方又临时结盟。
  
  叶少阳笑道:“得亏你那些没用上,不然今天真的要结仇了。”随即想起一件事,“对了郭师兄,慈心师太那帮人后来咋样了。”
  
  “走了呗,五个没打过你一个,还有什么脸待下去,都灰溜溜下山了。”说到这件事,老郭眉飞色舞起来,“少阳啊,你而今也是牛逼了,对付他们这些宗师,一只手就全搞定了,人间你再无敌手了。”
  
  “人间这么大,这话也不敢乱说的。”叶少阳笑了笑,“我现在比当初的道风怎么样?”
  
  老郭想了一下,道:“失踪之前的道风……不会比你现在更厉害。”
  
  叶少阳听了这话很高兴。
  
  老郭走后,瓜瓜去了窗外也没回来,病房里就只剩下叶少阳和小九。
  
  两人聊了一下之前聊过的话题,也没讨论出什么结果,小九担心叶少阳的伤情,扶着他躺下,自己也挨着他躺着,把灯关了。
  
  在黑暗中,叶少阳把手搭在了小九的身上,两人都没说话,也没什么动作,但两人心有灵异地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只是不好开口。
  
  半晌,叶少阳默默说道:“小九,你知道电脑游戏吗?”
  
  “游戏?我以前看你和雨晴玩过,就是那种操控小人打来打去的?”
  
  提到谢雨晴,叶少阳的心又痛了一下,道:“大概是这种,我以前在茅山的网吧里玩过一个游戏,叫天龙八部之傲立中原,那是一个武侠的世界,主人公闯荡江湖,会认识很多妹子,一起戏耍,一起战斗,密不可分,但是到最后,你只能选择一个姑娘在一起,而其余的,都会伤心离开。
  
  游戏有好几个结局,你可以重新读取,然后选择不同的姑娘,每一种选择,都是不同的人生结局……我玩得很投入,那是我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缘分。”
  
  小九喃喃道:“跟人生一样。”
  
  “是啊,但游戏至少还能重复去选择,去体会不一样的故事,人生往往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错过了就错过了,这种感觉,好可怕。就算有来世,那又是另一辈子的事了,又会有别的选择等着你。今生的遗憾,永远……永远都没有办法弥补。”
  
  错过了,就永远都回不来了。
  
  说到这里,叶少阳越发觉得凄凉,想到了青云子死前跟自己说过的一句话:相聚皆是缘,缘尽莫强求。
  
  小九听到这番话,感觉心中发紧,转过身,缩到叶少阳怀里去,道:“我不想让你为难,我想让你开开心的,至于我……你不用为我难过,我早就确定了自己的位置,我永远……永远都是你的妖仆。”
  
  叶少阳听了这话,心中说不出去的感动,用力抱紧她,过了一会,叹道:“我对你,也永远都不会变的,但是我现在的心有点乱,小九,这种事也只有跟你说,我感觉,冷玉跟我原来越远了……”
  
  “越来越远,什么意思?”小九有些吃惊。
  
  “我也不知道,就是一种感觉,现在的她……跟以前不太一样了,耳中感觉,我说不好。”
  
  “也许只是你们分开太久了,如果在一起生活的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也许吧。”
  
  叶少阳暗暗叹了口气。
  
  天快亮的时候,小九走了。叶少阳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望着窗外,思绪万千。
  
  突然一道绿光从窗外射进来,落地之后,化成人形,叶少阳定睛看去,是碧清。
  
  还是她原来的样子。
  
  但是在叶少阳看来,感觉又完全不一样了,这泓感觉没法用言语来表达,但叶少阳确定,她不是从前的碧清了。
  
  碧清走到床前,坐下来,望着叶少阳,半晌没有作声。
  
  叶少阳忍不住了,问她:“苏沫呢?”
  
  “被我吞了,已经成为了一缕魂魄。”说完之后,她看着叶少阳,但叶少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恭喜。”他干巴巴地吐出这两个字。
  
  “少阳,我知道你气我,我也是炼化了她的魂魄之后,才知道她跟你的关系……这是刻在她魂魄之中的记忆,在前世,你跟她是师兄妹,关系很亲密,她喜欢你一辈子……今生你们是仇人,但她仍然喜欢你,她的房间里,到处都是你的画像。
  
  她没跟任何人说过这件事,只有李浩然的养女知道。她到死都在喜欢你。”
  
  碧清摇了摇头,苦笑道:“我是觉得,这件事必须得让你知道,不然她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