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916 出手2,茅山捉鬼人第2916 出手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胜负早已注定,扬言要教训四宝的王道乾,反而被四宝轻松获胜,而且手下留情,给他留了点面子。
  
      那一手金身罗汉幻化出帝释天,震住了所有人。
  
      “我没输啊,我还能打!我的苍龙九变还有余力,小和尚,为啥不打了!”王道乾指着四宝后脑勺喊起来。
  
      四宝转身看着他,笑了笑道:“王老板,你的苍龙九变还不行,只有七条龙,要是有九条龙,还能造成点威胁……”
  
      “放屁,你放肆!我没败,再来打过!”
  
      “王掌教,请就坐吧。”慕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慈心师太一把将王道乾拉回到自己座位上,耳语了几句,王道乾脸色通红,脑袋再也抬不起来。
  
      叶少阳看了慕寒一眼,慕寒虽然没什么表情,但眼神中能看出,他内心也是惊诧的,四宝刚才跟王道乾打架,直接施展出罗汉金身和诸天观想术,目的是杀鸡儆猴,做给慕寒看的。
  
      打赢王道乾,慕寒应该是不怀疑这结果的,但应该想不到他手段那么强、赢的那么轻松写意。
  
      经过了这件事,场面一时间安静地可怕,慕寒走到道场中间,望着众人,环顾众人,笑道:“王掌教和四宝禅师怕大家枯燥乏味,合伙贡献了一段插曲,很好,咱们还来继续谈论正事。
  
      之前王掌教那番话,我是不敢赞同的。人间与轩辕山,纵然有共同祖先,但早已是不同的两个世界,人间有自己的规则,这种规则,决不允许别人破坏!”
  
      说到这他激动起来,扬起手喊道:“更不要说,他们这么做并非是为了帮忙,而是为了统治,我道渊老祖就是惨死在星月奴的算计之中,我叔叔张无生,更是为了人间生灵而死,今日我把话说明白了,龙虎山作为道门第一山,势要与法术公会战到底,你们,你们,还有你们,愿意合作的,大家就是一家人,不愿意的,今日便当场说一声,从这里回去,便封门闭户,别再以法术门派自居!”
  
      慕寒这番话说得豪情万丈,说完之后,目光一个个扫过去,望见那十来个之前要逃走的法师,道:“你们怎么样?”
  
      几人互相看看,一人往前走了两步,对慕寒躬身行礼,道:“张掌教,人各有志,这般强人所难,不是龙虎山的一贯作风……”
  
      慕寒微微一笑,双手背在身后,慢吞吞说道:“前任掌教,对你们就是太仁慈了,乱世用重典,来人啊,给我我废了他们的丹田,赶出山门!”
  
      话音刚落,立刻有几个龙虎山入室弟子,从院门冲进来,围攻这十来个法师,这十来个家伙实力当然不如他们,分分钟被制服,先是大声反抗,有两个被废了丹田之后,剩余的立刻求饶起来。
  
      慕寒全然不听,把他全废了之后,赶出山门。
  
      哭哭啼啼的声音,传出很远。
  
      “还有,不愿意跟我们结盟的吗?”慕寒目光再扫过去,后排那些法师都低下头不敢看他。
  
      慕寒目光移到前排,一个个看过去,在慈心师太脸上停留了一会儿,问道:“慈心师太,你怎么说?”
  
      慈心师太眉头皱起来,迟疑了一下,横眉说道:“为何单单问我一个!难不成张掌教对贫尼有看法?”
  
      慕寒笑道:“岂敢,第一个问师太,只因师太在法术界资历最老,辈分最高,您老要是假如我等联盟,别家自然没话说。”
  
      “什么联盟?”
  
      “反法术公会联盟。”
  
      四宝搭了一句:“简称反法联盟。”
  
      只有叶少阳一个笑起来。
  
      慕寒道:“空口白话,难以令人信服,今日我等众人当中立誓,众目睽睽,量谁也不敢做这背信弃义之人,我慕寒第一个。”
  
      当下摸出一张灵符,划破手指,用血在上面写了自己名字,朗声说道:“我慕寒法师,只要我一天做这龙虎山掌教,便要一天抵挡法术公会,不擒杀星月奴和其同谋者,誓不为人!”
  
      手轻轻一抖,灵符燃烧,飞上天空。
  
      慕寒朝慈心师太看去,意思该你了,他这么跟慈心师太作对,也是有理由的,慈心师太是几大门派之中、跟法术公会走的最近的一个,假如连她也屈服了,那些随波逐流的门派自然也会跟随。
  
      叶少阳看出慕寒的打算,心中感慨,这家伙胆子之大,的确超乎自己想象。
  
      无数双眼睛望着慈心师太,慈心师太脸色很难看,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她当然不愿意背叛法术公会,但眼前这氛围,自己要是拒绝,恐怕不好收场……
  
      正左右为难之际,慈心师太转头看到了叶少阳,眼珠一转,立刻从容下来,冲慕寒笑了笑,道:“什么反法联盟,贫尼没有意见,也愿意尽一份力,但咱们先小人后君子,有个问题,却是一定要提前弄清楚的,这反法联盟,奉何人为首?”
  
      她这话一出口,身边诸多跟她一条心的人立刻就明白了背后的意义,纷纷起哄起来,要慕寒讲清楚这个,再谈结盟的事。
  
      慕寒望着慈心师太,道:“师太德高望重,实力也冠绝人间,这所谓盟主,自然是师太来做。”
  
      慈心师太冷哼一声,“你可别故意挖苦贫尼,贫尼这点实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而今天劫将至,茅山样天师乃是天选之子,若法术界各门派结盟,自然要奉叶天师和他身后的茅山为盟主,不知慕寒掌教意下如何啊。”
  
      “这太阳打西边出来啊,这老尼姑居然说起了你的好话……”瓜瓜在肩膀上悄声对叶少阳道。
  
      叶少阳暗叹一声,低声道:“太阳永远不会从西边出来,这老尼姑不过是用我来当挡箭牌。”
  
      果然,在场的人一时间都朝他看过来,那些带路党反而闹的更凶,吵着要他做盟主。
  
      “龙虎山算什么,早就不行了,现在道门第一山,是茅山……”有人甚至如此直白地挑拨离间。
  
      慕寒也看着叶少阳,心平气和地问道:“叶师兄怎么看?”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