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926 鬼兵围城3,茅山捉鬼人第2926 鬼兵围城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926 鬼兵围城3
“什么地方都不是,临时找来说事的。”徐文长过去推开房门,让大家进去,然后嘱咐几个鬼武士守好门,转身关上门,望着一脸懵逼的叶少阳,说道:“没时间跟你客气了,你看看这个。”说完从袖子里拿出一块黄澄澄的令牌,炫目的金光,将昏暗的房间照亮。
  
  “冥王令!”
  
  萧逸云一看之下两眼发直。
  
  叶少阳也怔了下,他没见过冥王令,但是听过。酆都大帝一般不见人,有什么命令,也都派人去通知,为了证明不是假传圣旨,会给传令人一件信物,不同信物,代表事件的重要程度,这冥王令是几件信物之中最重要的,不是特别紧要的事情,是不会出示的。
  
  见冥王令,不管命令是什么,都要绝对服从,当然,这仅限于阴司治下的官员士兵。叶少阳是人间法师,不受这个节制。
  
  “大帝,让你们去南海泉眼,配合岳元帅,抢占海眼,引导轮回!”
  
  说完,目光从大伙脸上扫过,问道:“有问题吗?”
  
  大伙一脸懵逼,连萧逸云都听不明白。
  
  “什么海眼,您老说明白一点行吗,我听懂了咱再讨论去不去的事行吗?”
  
  房间里有座椅,徐文长招呼大家坐下,自己也坐下,用严肃的口吻说道:“这件事,是阴司一大秘辛,只有那几个王爷知道,万不可传出去。”
  
  “你要是信不过就别说。”叶少阳摊手,“我最怕听这种秘密,万一外人知道了还以为是我说出去的。”
  
  徐文长白了他一眼,怒道:“你就知道我一定会说,开始给我加码了是吧!是这样的,轮回井的事……你们听说了吧?”
  
  见众人点头,接着说道:“情况就是这样,万分危急,我就不细说了,几位王爷刚开完会,一起商量,眼下应急的办法,只有一个,去南海,打开南海归墟的的封印……我解释一下,所谓南海归墟,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人间所有的水,最后都会流淌到这里,然后再流回到人间,形成循环,这个过程,是一个阴阳调和的过程,人间的水流淌到鬼域,带来阳气,积蓄了阴气之后,再去人间,带去阴气……如此这般,方能让两个世界保持阴阳调和。”
  
  徐文长看着大伙,“我这么说,你们能理解否,若是不懂,我再解释清楚……”
  
  “哎哎,大致能懂了,别说那没用的了,你就说说,这海眼跟轮回井有什么关系?”
  
  徐文长道:“海眼,能循环渡化阴阳二气,也能用来轮回生灵,如今生魂无法进城,眼下只能先通过海眼来轮回,以解燃眉之急。听明白了?”
  
  大伙惊呆了。
  
  “海眼……怎么能当轮回井用?”
  
  “原则上说,只要有阴阳交泰之处,都可以用来轮回阴阳,阴司与人间,又好多裂缝,为防止生魂逃脱,尽数封锁了,如今的轮回井,就是阴司通往人间的最大的裂缝,因此才铸造了轮回井,别的裂缝都太小,容不下大批的生灵轮回,除现有的轮回井外,只有南海归墟的海眼是最大的裂缝,能维持生魂日常轮回。”
  
  “这……轮回井不是有六道吗?怎么样新建?”叶少阳追问。
  
  徐文长叹道:“我的小天师,你就别追问了,这跟你们没关系,而且六道轮回事关重大,除了转轮王,没人知道其中机要,你就别问了,你只负责协助岳家军,把海眼附近的贼众杀干净,守住海眼,等岳家军布置好防线,就没你的事了。”
  
  说完还冲叶少阳和蔼地点了点头,“就是这样,你看,多简单的事情。”
  
  一时间,大伙都盯着叶少阳看,这种事情,得他自己拿主意。
  
  “让我一个人去?”叶少阳沉默半晌,问道。
  
  “当然是你们捉鬼联盟一起啊,你一个人去了不是送死吗?”
  
  叶少阳无奈冷笑,从桌上拿起一只青花瓷杯把玩着,眼睛也盯着瓷杯,说道:“徐公,这是大帝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
  
  “这……”徐文长犹豫了一下,道:“实话告诉你,办法是大帝想的,至于找谁去办,是几位王爷商量之后决定的。”
  
  “为什么找我,你们几个大佬怎么不去?”
  
  “谁有工夫去,鬼兵围城,别说难以突围,就算能突围出去,他们而今也哪里都不能去,酆都城还有各种大事等着他们处理,城中兵力不多,也无法突围,只有从人间求助啊。”
  
  说到这,徐文长露出关切的微笑,神采奕奕地说道:“你看,我们商量的时候,第一个就想到了你,大家立刻通过,没任何人有意见,这是什么,这是信任啊,小天师,你应该感到荣幸啊!”
  
  “我荣幸……”突然想到他的身份,叶少阳把“你妹”两个字生生咽了回去。
  
  徐文长眉开眼笑,“对对,是该荣幸,所以,任务交给你了?”
  
  “您老可真会顺杆爬,我答应了没有?”
  
  徐文长愣住,“你……为什么不答应?”
  
  “我为什么要答应!我说,你难道忘了上次你们设计抓我的事,要不是你阻拦,我怕是都被你们关进昭狱了,你们还好意思找我帮忙。”
  
  徐文长脸色有些尴尬,随即做出推心置腹的样子,说道:“那件事,你也知道为什么……正因为如此,这件事我们才找你,等你做成了,这可是大功一件,就算大帝想打压你,也不好意思了,说起来,也是为你着想。”
  
  叶少阳摇摇头,“没这么简单,徐公,你老实说,会不会有危险?”
  
  “这……当然。”
  
  “所以啊,你只是说的好听,其实还是为了阴司,对吧,我这么说不是针对你,只是大帝之前的作法,让我心寒。”
  
  徐文长叹了口气,“大帝,也是为了阴司。”
  
  “他为谁跟我没关系,总之我不想被人当枪使。”
  
  “话不是这等说,小天师,人间有句话,加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件事情,你责无旁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