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965 永恒虚空4,茅山捉鬼人第2965 永恒虚空4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965 永恒虚空4
“我说过了,一个人只能去有他存在的那条时间轴上,我在成为徐福这一世之前,轮回了五代,也就是周朝,再往前,我魂飞魄散,还没有聚魂重生,因此,我最早只能回到周朝,那个时候,山海印还被严密地供奉在阴司里,任何人都没办法拿到,除非我去从别的徐福手里抢。”
  
  叶少阳嘴角抽搐了两下,道:“你这么干过吗?”
  
  徐福哼了一声,“等我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别的时间轴里的‘我’,也早就想到了,我徐福消失的那些年,在时空中穿梭,你们都以为我是在躲避阴司的追捕,可笑,我有山海印在手,随便穿越到某个时间节点,谁能找得到我?我那么辛苦地在时空中穿梭,是在躲避别的时间轴里的‘我’,或在忙着追杀别的时间轴里我,抢夺他们手中的山海印,所有的我,都在那么做。”
  
  他耸了耸肩,又补充了一句:“无数个我。”
  
  叶少阳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不是说……不能跟别的世界的自己见面吗,不然两个世界都会毁灭。”
  
  “是,我们彼此有默契,并不是真的见面打,而是穿越到对方的世界,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去借刀杀人,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很久,很多世界的徐福,都死在这场荒诞的战争中。”
  
  叶少阳大概想了一下,简直没有办法理解,这算什么战争啊,自己跟自己打,而且还是无数个自己互杀。
  
  “最后你没死?”
  
  “你不是明知故问吗,在你的世界里,徐福一直活着,而且被困在了昭狱之中。”
  
  “可是你说过,你不是我这个世界的徐福,那我就要问了,你为什么要找到我,我意思是……如果你想找人合作,有无数个时间轴可以选择,首选就是你自己那个时间轴的叶少阳,难道不是这样吗?”
  
  徐福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比我想的要聪明一些,先放下这个,接着说之前的问题,我能活下来,因为我率先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穿越回自己时间轴的千年前,将山海印藏在一个没人能发现、又能吸收天地灵气的地方,千年之后再来取便是。”
  
  千年之后……叶少阳猛然醒悟,“说是千年,不过就是左手倒右手的事。”
  
  穿越到一千年前,把山海印藏好,再穿越到一千年后,把山海印挖出来,滴,可以刷卡用一次了。用过了再放回去吸收天地灵气,或者干脆多放回去几次,吸收够了再慢慢用……
  
  “你这办法……难道不是破坏天地规则?”
  
  “天地灵气,取之不尽,何况我还是要用掉的,我并没有改变什么,只是取巧罢了。”徐福回答地很坦然。
  
  叶少阳怔怔地看着他,看似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你为什么没有当神?”
  
  徐福也稍微愣了下,随即明白过来,笑道:“能掌控时间,能去过去未来,的确跟神差不多了,可是又怎么样呢,我如果真折腾起来,这个世界早就玩完了,我最多是个时间老人,我能掌控时间,但不能改变时间,就像你们学校图书馆的管理员,有资格免费看任何书,但不能带走,也不能损毁。”
  
  停顿了一会,他又接着说道:“正因为我比你们都了解时间,所以我更要捍卫它的规则。这句话我希望你能记住。”
  
  又说:
  
  “别人都以为,我有了山海印,可以在时间长河里为所欲为,可以去任何时间,寻找各种强大的法器,寻找能炼丹的奇珍异草,最初,我的确这么做过,正是无数次教训,让我对时间规则越来越敬畏,并且,每个人都有自己天赋的上限,就像往瓶子里加水,再多奇遇,再多奇珍异草,也只能加快加水的速度,一旦满了,加再多水也是没用。我上限到了,就算再给我一万年,也是白搭。而法器……如果修为不够,再好的法器也发挥不出作用。”
  
  “你说了这么多长篇大论,是在给我上课?”
  
  徐福笑笑,“还没上完,方才说的,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对修道早就没有**了。”
  
  叶少阳有些吃惊,“你可是当年天下第一方士,怎么会对修道没**?”
  
  “什么第一方士,在时间长河里,就是个屁。”
  
  “又是时间长河,能有点新鲜的吗?”
  
  “实话如此,最初,我也想当三界第一,但如果你活上两千年,看到法术界的人一茬接着一茬,就算是百年不遇的天才,我也遇到十几个了,当初的雄心壮志早就磨没了,法力这东西,够用就行。后面一千年,我基本上都在钻研时间规则,这件事比修道有趣的多修道,天下人与你一起修,你是天才,总有比你还天才的,你看,你才用了十几年,就成人间第一了,所以有什么意思,但是山海印只在我手上,能研究时间规则的,三界之内只有我一个,孰轻孰重,还不是一目了然。”
  
  叶少阳道:“个人看法不同吧。”
  
  “你如果能活两千年,你会跟我一样。”
  
  “我不想活这么久。”叶少阳接着问道,“你研究一千年,研究出什么了?”
  
  “所以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我差不多都知道了。”徐福笑笑,“你别着急,待会我会慢慢告诉你,你有什么问题,先问吧,免得你憋得难受。”
  
  叶少阳想了好一会,问道:“你为什么要把山海印交给我?”
  
  “因为,我烦了。”
  
  徐福的回答,倒是出乎叶少阳的意料。
  
  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山海印给了我一切,也带走了我的一切,我为它着迷了两千年,可任何兴趣都是有尽头的,早在几百年前,我就弄明白了有关时间的一切秘密当然不可能是一切,但我无法再了解更多,而我修行又到了瓶颈,无法再突破,退一步说,就算突破又如何,世上的修行者都想去修罗界,是为了寻找终极的‘道’,我已经掌握了时间的‘道’,对别的一切全无兴趣了。”
  
  (不找借口,我需要好好构思下接下来的大戏,因此今天只能写出来一章,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