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967 永恒虚空6,茅山捉鬼人第2967 永恒虚空6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967 永恒虚空6
本来就是生死一念(不知道多少次这样的经历了),一个意外,可能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自己能活到今天,虽然也是自己努力的原因,但运气占到很大一部分。
  
  想到这里,他似乎明白了徐福的意思,苍然一笑,说道:“是不是别的世界的叶少阳,都死了?”
  
  “那倒没有,但一个小小的意外,就能左右你的成长,你是活下来并且成长的最好的,最有希望能力挽狂澜拯救三界的,就是这样。”
  
  这个回答,让叶少阳有点无所适从,自己……竟然是所有叶少阳中最厉害的?这……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但徐福总不会在这件事上撒谎的。
  
  叶少阳心潮起伏,叹道:“看来运气比什么都重要。”
  
  “你不要骄傲,我不是说你的实力是叶少阳中最强的,而是你的性格,和你面对战斗的选择,等等一些方面吧。”
  
  “所有的我,性格不应该是一样的吗?”
  
  “一个人的性格长成,有先天原因,但也跟经历有关,而经历往往又跟一些意外有关,所以呢,实话跟你说,有一些时间轴里的叶少阳,比你现在要强大数倍,但是他们太顺了,正因为太顺了,若面临逆境甚至绝境,生存的机会反而没有你大。”
  
  徐福望着他,轻轻一笑,“用你们这个时代的一句话来说,你是打不死的小强!”
  
  叶少阳心情复杂,哭笑不得。
  
  “对了,你当初为什么要骗大家,说山海印只能用最后一次了?”
  
  “故意造谣,想把消息传出去,让那些对山海印有觊觎之心的人失望,不再争夺山海印,但我没想到,他们那么执着。”
  
  叶少阳狠狠瞪了他一眼,“也只有我这个背锅的信了!”
  
  徐福伸手摸了摸胡须,“好了,开始说正事吧,做好在这里呆一年的准备吧。”
  
  “啊……”
  
  一瞬间的失神后,叶少阳浑身哆嗦了一下,神识恢复,就好像一个垂暮老人似的,迟缓地移动着目光,把面前这间房子从上看到下,从左看到右,眼中的浑浊才缓缓退去,变得清晰起来,仿佛才恢复了记忆。
  
  最后他看到了床头柜上的蜡烛,蜡烛还很长,就像是刚点了不久(事实也是如此),叶少阳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坐起来,靠在床上,呆坐了有五分钟,才慢慢调整了对时间的感官……
  
  一瞬间,真的只有一瞬间,但叶少阳在“时间尽头”,却呆了有两个月——没法计算时间,十几个月是徐福凭着他自己的经验判断的,给叶少阳的感觉就是很久很久,实在是太久了,尤其是没有白天黑夜,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就是不断地听徐福讲啊讲,然后对着面前那些时间轴实验给他看。
  
  在叶少阳感觉,自己一生中从来没这么熬过,简直就像过了一生那么漫长,最后他纯粹是靠毅力坚持下来的。
  
  回到现实世界,却又只过去了一瞬间,这种时间上的落差,给他的时间感造成了一种十分奇特的感觉,这感觉太难受了。
  
  叶少阳双手握着山海印,几分钟的时间,他双手出了一层汗。
  
  紧紧抓着山海印,叶少阳起身下床,来到阳台上,吹了一会风,看看远处的万家灯火,时间感慢慢平衡了。
  
  在时间中的那两个月,徐福把他数千年来总结的一切都告诉自己了,他用了数千年时间去学习、总结、实验,但是这些经验被自己在短短两个月就学会了,想来也是有些唏嘘。
  
  突然,山海印上的符文亮起,一道人影飞出,悬停在他面前,正是徐福。半魂鬼徐福。
  
  “你要走了?”叶少阳静静问道。
  
  “走了。”徐福有些留恋地望着他手中的山海印,叹道:“真要走了,还真有点舍不得……算了,叶少阳,帮我好好守护它吧。”
  
  “我明天就扔了他。”
  
  “你总有一天会扔了它,但不会是明天。”停顿了一下,徐福接着说道:“我只有一点要求,慎用,一定要慎用!”
  
  叶少阳点点头。“你现在去阴司?”
  
  “如阴司自首,然后去轮回。”
  
  “你不交出山海印,他们怎么可能放你去轮回?”
  
  “我会告诉他们,山海印给了你,他们就会放过我了。”
  
  叶少阳愕然,“他们是放过你了,会来找我的。”
  
  “不会,他们知道你不会给,但而今还要指望你,不可能用强,其次,阴司现在早就乱成一锅粥了,都在着急打仗,谁还有工夫管这个。”
  
  叶少阳耸了耸肩,无话可说。
  
  徐福摆了摆手,“该说的之前都跟你说了,这一战结局如何,谁也无法预料,叶少阳,你好生的。”
  
  说完大笑数声,朝远处飞去。
  
  望着他的背影,叶少阳深深鞠了一躬,之前在时间虚空中,他们朝夕相处了两个月,也不能一直说正事,累的时候就休息,在一起聊别的,叶少阳喜欢问他过去的事,在历史知识方便,徐福差不多比世人知道的都多。
  
  就是靠着他的侃侃而谈,才打发了那漫长的两个月,两个人的关系,也不知不觉中产生了变化。
  
  至少,是自己的半个老师吧。
  
  想到将来可能都不会再见到了,即使见面,可能双方也认不出对方了。
  
  老师,只此一别。
  
  叶少阳默默在心里说道。望着徐福的身影逐渐消失,静静地站在阳台上,看到远处小区外面的街道上,还有一些人在走着夜路,都是自己不认识的人,但是谁能保证,彼此的前世不是熟人,或许是兄弟、父子,甚至情侣,但在时间的长河中,彼此都变得形同陌路、素不相识。
  
  叶少阳感慨了一番,突然想到,自己可能是跟徐福在一起待久了,想问题也跟他一样带着点哲学的意思了,不由笑了笑,不再胡思乱想,徐福有句话说的好:活在当下。
  
  只有这一世是真的,往前,往后,都可以不必在乎。
  
  “少阳,你怎么在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