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2994 失去的尊严1,茅山捉鬼人第2994 失去的尊严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2994 失去的尊严1
一共不到十个。
  
  本来数百个人的阵营,就剩下他们了。
  
  星月奴冲他们笑了笑,道:“诸位,难道不打算与我轩辕山结盟吗?”
  
  “阿弥陀佛,人间,终归是要人间自己来管,不劳轩辕山费心。”释信无不卑不亢地说道。
  
  “不同本宫合作,难道你们要去加入叶少阳阵营?释大禅师,我记得你是最看不惯他的。”
  
  “是看不惯!”
  
  释信无摆手,似乎提到叶少阳三个字就烦,“老衲从来都不喜欢他,不尊礼法,恣意妄为,身为一派掌教,布置体统。”
  
  骂完突然话锋一转,“然而……他毕竟是我人间法师,我同他的矛盾,是自己人内部矛盾,与你何干?再说,人间也只有他叶少阳,永远不会屈服于你!”
  
  一番话掷地有声,慈心师太等人都转过脸或低下头,假装没听见。
  
  星月奴往前走了几步,面色变冷,道:“多说无益,今日,有司命星君与彩云仙子镇守山下,布置天璇八荒星辰大阵,任何生灵都进不来,所以……本宫劝诸位,还是要顺应形势,不要逆流而上,破坏法术界和睦!”
  
  她冷冷地盯着他们,睥睨一切的眼神,仿佛在诉说着一句潜台词: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释信无轻轻摇头,不理他,转身望着身后几人,道:“诸位还年轻,不如先委身于贼,日后还可有所图,不似我这老和尚,灯枯油尽,死活倒是无所谓了。”
  
  星月奴道:“今日的龙虎山,便是来日的你们!”
  
  大伙听了这话,心头一震。
  
  逍遥飞望定了释信无,说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师兄,同去了。”
  
  其余几人都为两位禅师所感动,虽然什么也没说,但一个个都用决然地目光望着星月奴,他们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他们是法术界最后的骨气。
  
  道之所在,万夫不当。
  
  他们不是天才,也没有名,面对轩辕山三座大神,根本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但他们不屈服。
  
  他们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或者说,选择了自己的命运。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战死!也让他们知道,法术界不是没有带种的!诸位记住了,我是神道门的张图!”一个三十多岁的道士大吼着向星月奴冲去。
  
  释信无暗道一声不妥,但已经来不及阻止,如果他们不动,当着所有人的面,星月奴不敢就动手杀人,但现在他们主动出击,那就不一样了。
  
  果然,只见星月奴嘴角冷笑了一声,抬起一只纤纤玉手,在面前一画一推,张图疾跑的身影猛然晃了晃,然后定住了。
  
  几秒钟后,他浑身上下开始出现了数十道血纹,肉身四分五裂,倒了下去,连魂魄也没存下,只有精魄飞出来,朝天上飞去了。
  
  “妄图破坏法术界和谐,罪无赦!”星月奴冷冷说道,嘴角带着一抹残忍的笑意。
  
  但张图的惨死,没吓到任何人,反倒激发了剩下几人的热血,大叫着冲上去。星月奴没再出手,而是灵感仙从上来,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个八棱金瓜锤,对着几人一通猛砸。
  
  “住手!”
  
  释信无悲愤地冲了上去,逍遥飞紧随其后,与灵感仙战成一团。
  
  清长风也加入了战斗。
  
  释信无和逍遥飞的实力,自然比另外几人要强得多,释信无祭出了九华山镇山之宝九火神龙罩,念咒之下,飞火连天,化作九条龙形,狂吼着扑向清长风。
  
  逍遥飞手持三宝锡杖,也放出婆娑祥光,与灵感仙斗成一团。
  
  两人实力上与轩辕山二长老有所差距,但他们悲愤之下,全力拼命,双方一时间也不分胜负,斗得正酣之时,突然有一片七色祥云从天而降,将四人都裹在了中间,形状不停变化,却暗合着五行要素。
  
  半晌,只听得一声惨叫。
  
  接着九条神龙一起飞出,伴随着无尽灵光。震碎了彩云,打斗也停止了。
  
  一道倩影,在空中遁走。
  
  星月奴昂头望着,道:“多谢师姐援手。”
  
  众人定睛看去,灵感仙气喘吁吁地站着,清长风半跪在地上,胳膊却断了一只。而他们对面,两大宗师已经倒下了。
  
  逍遥飞躺在地上,已经死了。尸首完整,有金色的波光从他七窍中飞出。
  
  众人大惊。
  
  那是碎裂的元神。
  
  他居然自爆了元神!
  
  释信无还有一口气,盘膝坐在地上,手里抱着九火神龙罩,面色安详。
  
  “你这九火神龙术,果然了得。”清长风一只手按着肩膀手臂断裂处,喃喃说道。
  
  星月奴走到释信无面前,手腕一翻,手中多了一把橙红色的长剑,剑光冲天,照耀夜空。
  
  上古神器轩辕剑!
  
  她随手舞了几个剑花,剑气飞射,将站在释信无身后那几个坚强不屈的法师尽数斩杀,一个个都惨叫着倒下去,精魄从口耳鼻中飞出。
  
  “天命所归,逆者必亡。”星月奴叹了口气,“何必如此?”
  
  释信无嘴角露出一抹释然的微笑。
  
  “沧海一粟,也敢说天命?”
  
  星月奴想要反驳,却见释信无脖子一歪,死了,精魄飞出躯体,他连魂魄都震碎了。
  
  活人没法跟死人争论——人家都死了,你有什么话只能憋着。星月奴咽了口气,心情十分糟糕。
  
  两大宗师,身经百战、一生降妖除魔的法师,就这么死了。
  
  星月奴这才想起还有一个静慧师太,仔细寻找,却在院子角落里看到了她,上前检查,却发现她也死了,心中有些疑惑。
  
  却不知道,就在他们打做一团的时候,静慧师太就一个人去了角落,自毁丹田而亡。
  
  她知道打不赢,知道自己必死,她只是想让自己死得有价值一点,于是自杀,保全了魂魄,破开虚空去了阴司。
  
  总要有人将这里发生的一切说出去,也总有人来找星月奴讨债。在她心中,那个人叫叶少阳。
  
  “诸位也都看到了,本宫并没想动手,是他们执迷不悟……不过到底也是高僧大德,等下山之后,为他们厚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