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3005 人仙之战5,茅山捉鬼人第3005 人仙之战5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3005 人仙之战5
司命星君端坐在花朵中间,花朵不断开合,释放出强大的灵力,也是向上升腾着,然后凝聚起来,化作一颗颗的星辰。星光,与黑暗气息互相交缠和消耗着。
  
  两人都好半天没动一下,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之间正在进行着一场生死之战,激烈的程度不亚于山上任何一组对决。
  
  两人对决所产生的能量,影响了附近的气息流动,方圆十里之内,能走的昆虫和动物都逃走了,逃不走的那些,也都死在了泥土之中。这林子里本来还有一窝被龙虎山默许、蹭山上灵气修炼的黄鼠狼,老太爷都快成妖灵了,老窝正好就在两人斗法地不远处,在两人对战之初,就感受到气息的异动,想跑都来不及,直接被余波横扫成了冤死鬼。
  
  不少在附近修行的灵物,都胆战心惊地过来看热闹,但都被逼在数十里之外,连林子都进不来。
  
  在他们这些低级妖精和邪灵眼中,这一场对决,无疑是神仙打架,他们害怕被殃及,但都不愿意走,他们的修为强弱,决定了他们能够前进多远,一个个地全在向前张望着,有人还去呼朋唤友,附近不断有生灵赶来,围观战斗。
  
  “道风啊,真的是道风吗?”一个白胡子刺猬精刚赶来,但罡风迎面,刺的他浑身生疼,无法再往前走,激动地朝前方张望着。
  
  像他这样慕名而来的生灵,还有很多,都在向先来的生灵打听战况。
  
  还有不少邪修的生灵也来了,那些正修的都离他们远远的,但邪修生灵表示今天不打架,一起观战。
  
  “山上的是叶少阳,山下林子里那个是道风!”
  
  有知道的人洋洋得意地在跟大家科普,然后一起讨论起来。有能飞天的成精的鸟类,尽力飞到最高,从山顶冒险掠过,不断将最新情报带回来。
  
  “那是司命星君,轩辕山上的神仙啊!”有人为道风担心。
  
  “道风一定能赢!”一个黑大汉握着双拳,坚定地说道。
  
  边上一个蛤蟆精道:“别这么绝对,这司命星君,可是天上的神仙,当年亚圣庄子的师弟!”
  
  “他妈的,谁的师弟也没用!道风一定能赢!”
  
  “你骂谁!”蛤蟆精刚翻了个白眼,就被黑大汉一只手提住脖子,蛤蟆精刚要挣扎,边上立刻又冲上来几个大汉,瞪着他,每个人眼珠子都是绿色的。
  
  “原来是红死魔大爷,失敬失敬!”蛤蟆精赶紧作揖。人间的灵物,数量庞大,只是不太为人类所知,就算法术界对他们也不太了解。
  
  他们算是修行界的底层社会,在这个社会之中,有正邪两派,也是不停地斗,这几个红死魔不算邪修,算是亦正亦邪,在附近占了一处灵气充沛的地方修行,实力强大——对最底层的邪物而言,附近的邪物都不敢得罪他们。因此蛤蟆精赶紧求饶。
  
  “道风大神是不可战胜的,你最好记住了!”红死魔愤愤地冲蛤蟆精说道。
  
  蛤蟆精连连点头,这才被放开。
  
  大伙又展开讨论,无论是正修还是邪修,都绝对支持道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没见过道风和叶少阳,但都听过他们的名字,正邪两派都对他们极为仰慕,就像是普通人对高高在上的那种人物的崇拜。
  
  他们的那些事迹被广为流传,甚至成为诸多生灵奋斗的信念。
  
  “你不相信奇迹?”道风持续作法,在神识中对司命星君说道。
  
  “我相信实力……”
  
  司命星君道,“纵然我对你们人间,没有恶意,但是轩辕山的深度,却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挑了北斗观的山门,但北斗观也不过是轩辕山刚入流的一个门派。”
  
  道风淡然一笑,“但你现在无法胜我。”
  
  “你是青衣,你不是人间法师。”
  
  “我是。这一世我胎中之谜,将一切忘记,纵然想起来,可修行却是从头开始,我学的是人间法术,我能代表人间。”
  
  司命星君沉默不语。
  
  “你可否回答我一个问题?”过了一会,道风开口。
  
  司命星君没做声,算是默许了。
  
  “轩辕上帝,如今在哪里?”
  
  半天的沉默。
  
  “事关机密,我无法回答。”
  
  道风道:“轩辕上帝,已经不存在了吧。”
  
  司命星君一惊,“你怎得知?”
  
  “便是最近才听说,几位帝王,在洪荒之战后,互相约定,一起粉碎元神,滋养天地,这样三界之内才有如此充沛的灵气,来供生灵们修行,我原以为只是传言,后见东皇太一只剩下一口钟,东岳大帝也只剩下一汪真元,便怀疑是真的。你是七大长老之首,又是轩辕的亲传弟子,别人也许不知道,但你应该是知道真相的。”
  
  又是半晌的沉默,司命星君问道:“告诉我,你的终极目的是什么?”
  
  “闯太阴山,杀无极鬼王。”
  
  “你……做不到。”
  
  “不试试怎么知道?”
  
  停了一下,道风接着说道,“我从来不劝别人什么,今天却想劝你一句,人间与轩辕山,本无深仇,为何你们一定要拿下人间?”
  
  司命星君道:“人间羸弱,天劫之下,无力自保。”
  
  “可笑。你连我都打不赢。”
  
  “青衣,你不是人间法师,你与我,都不是这场战斗的主角,你那师弟是人间道神,若为星月奴所杀,人间还有什么希望?”
  
  “战斗还未结束,不要妄言。”
  
  司命星君轻笑一声,道:“我说了,不会有奇迹。”
  
  “若有?”
  
  道风说道:“不如你我打个赌,若少阳赢了,你回答我几个问题。若是少阳输了……你们以后做什么,我不再管。”
  
  “必输之赌,何必要斗?”司命星君语气中却透着兴趣。
  
  “你怕输?”
  
  “好,我答应你。”
  
  两人不约而同停止了作法——他们早就发现,无法奈何双方,斗到现在,谁实力更强不敢说,但另一个至少能全身而退。
  
  两人的目的,都是拖住对方,不让对方去山上支援,打了一场发现谁也拦不住谁,而且也都试探出了对方的实力,也没有必要再消耗实力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