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3012 第五把剑1,茅山捉鬼人第3012 第5把剑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3012 第五把剑1
如果拿七星龙泉剑来对比的话,龙泉剑灵动、温润,自强不息,轩辕剑则是沉稳、霸道、威压如山。算是各有长处。
  
  “已经有四把剑了。”道风望着手中的轩辕剑,说道,“还差一把剑。”
  
  “差一把什么剑?”
  
  叶少阳随口这么一问,也没想道风能答上来,不料道风缓缓说出三个字:“太阿剑。”
  
  叶少阳怔怔看着他:“你咋知道?”
  
  “司命星君告诉我的。”
  
  “他怎么知道?”
  
  道风瞪了他一眼,“这件事总归有人知道吧,他是庄子师弟,活了好几千年,见识总归比我们多,他知道这个难道不行吗?”
  
  “额。”叶少阳挠着后脑勺,“太阿剑,我也听说过,据说是欧冶子和干将一起打造的,被楚王用过,后来不知怎么到了秦始皇手中,成了他的佩剑,后来随着他一起下葬了?”
  
  “古代的传言,谁知道真假。”
  
  “可为什么是太阿剑,干将莫邪不是造过很多剑吗?还有赤霄、湛泸什么的,为什么偏偏是太阿?”
  
  道风又瞪了他一眼:“你问题可真多,你这龙泉剑还是干将造的,为什么龙泉剑是茅山镇山至宝,别的剑不是?”
  
  叶少阳说不出话来。
  
  “司命星君告诉我,这五把剑,在造的时候,用了不同属性的材料,太阿剑,以星辰之铁锻造,坚不可摧,是人间最为锋锐之器,龙泉剑是用极北寒冰淬火,因此韧性极佳,鱼肠剑取大鹏之骨化瓷,灵动九天;轩辕剑以泰山神石为体,力沉千钧,松纹剑以万年雪松燃火取精,生生不息……
  
  这五种属性合在一起,便是人间力量的精髓,因此能压制一切邪恶力量,但这五把剑放在一起,威力太大,用之不当的话能造成巨大的祸患,因此被干将和欧冶子刻意隐藏名称,散落在各处。但两人还是担心,于是之后又造了几把宝剑,例如你说的那几把,就是为了鱼目混珠,迷惑世人。”
  
  叶少阳听完讲述,皱眉说道:“这欧冶子和干将,是吃饱了撑的吗,既然怕这些剑被坏人利用,干嘛要铸剑呢,不铸不就没事啦!”
  
  “他们也是见到了轩辕剑,见这把剑夺尽天下山势,浑然天成,于是萌发了灵感,才模仿轩辕剑,铸造了水元素的龙泉剑,然后这种创作的喜悦,让他们一发不可收拾,继续铸造了另外三把剑,他们是铸剑师,心中有了剑意,不铸造出来,无法遏制住这股冲动。”
  
  叶少阳缓缓点头,这感觉,自己倒是能理解,就好像自己领悟出来什么功法,不可能忍得住不去修炼。
  
  而且道风方才的话里,也提到那两位剑痴是看了轩辕剑,才迸发的灵感,这也符合自己所了解的,因为轩辕剑是轩辕上帝曾经用过的,至于后来怎么到的两位剑痴手上,就不知道了。
  
  “那个……这么隐秘的事,司命星君怎么知道的,还这么详细。”
  
  “他们铸了这四把剑,连同轩辕剑,五把剑夺尽人间天地之势,他们这才怕了,于是将剑分开,但又不想这件事完全埋没,就将真相传给后人,嘱咐他们,若人间有邪魔侵犯,无可战胜之时,可寻这五件人间兵器,或有希望能将其斩杀……”
  
  说到这里,他突然不往下说了。
  
  叶少阳激动地问道:“司命星君,是他们的后人?”
  
  道风点了点头。
  
  那就难怪了……
  
  叶少阳起先觉得这也太巧了,但后来又觉得,本来这些事就是环环相扣的,冥冥中自有因果。
  
  “可是,他为什么跟你说的这么详细?”
  
  “他打赌输了。”
  
  道风接着说:“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自你战胜星月奴归来,他看见你,就觉得星月奴错了,人间法术界还有希望,因此想要帮你一下。”
  
  叶少阳听到这,脸有点红,伸手撩了一下前额的头发,故作谦虚地说道:“不敢当,不敢当。那个啥,我杀了星月奴和清长风,他们会不会找我报仇?”
  
  “各人犯错,都要自己承担。他们名为师兄弟,但关系也就那样。修行到了他们那一步,连善恶都淡了,更不要说恩仇。”
  
  叶少阳这才放心,笑道:“不过说什么修行到一定程度就看淡了恩仇,我是不信的,就说你,你不也很厉害了,但你还是一样在乎我啊,我被人欺负你难道能干看着吗?”
  
  说着伸手去撩他的下巴,结果道风反手一把拽住他胳膊,往前一拉,叶少阳站立不稳,直接摔了出去,道风抬起另一只胳膊,从侧面搂住他的腰,微微低头,冲他邪魅地笑着,伸手捏他的下巴。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在乎你?”
  
  “有种你就放手!”叶少阳偏头看了一眼地面,虽然只有二层楼,但也有十来米高,掉下去也够呛。
  
  “真的?”道风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你不求饶吗?”
  
  “打死不求!”
  
  话音刚落,道风猛然松手,叶少阳下意识一把抱住了道风的脖子,没掉下去。
  
  两个汉子,这姿势实在有点尴尬,叶少阳红着脸大骂道:“道风你妈个蛋,拉我上去,不闹了行吗!”
  
  道风往后退了一步,将他拉上来。叶少阳喘了口气,对着他一掌拍过去,道风反手拆解。
  
  叶少阳再攻,道风防守。
  
  两人都很有默契地没用任何法力,只用茅山体术,脚下用的也都是茅山凌空步,一个攻,一个守,在空旷的露台上闪转腾挪。
  
  “说正事。”叶少阳攻势不停,一边问道:“太阿剑在什么地方,司命星君说了没有?”
  
  “天台山上。”
  
  “天台山?”
  
  两人换了一个身份,道风开始反攻。
  
  “天台山不是佛寺吗,太阿剑怎么会在那里?”
  
  “为什么不能在那?”
  
  叶少阳想了下也是,问道:“那我们去找?”
  
  “找不到了。”
  
  “为什么?”叶少阳大惊。
  
  “太阿剑是他家传,当年被他一位祖先藏到了天台山,但并没有给后代留下具体位置……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