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3044 鬼王的来历2,茅山捉鬼人第3044 鬼王的来历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3044 鬼王的来历2

第3044 鬼王的来历2

一口气说完这些,道风长出了一口气,道:“这些我最近所查到的,之后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
  
  “真是操了!”
  
  小马一拳砸在自己腿上,怒道:“这轩辕上帝怕是有毛病吧,兄妹相恋虽然不对,但这是人家自己的事啊,人家也没杀人放火,碍着你什么了?就算你看不上人家,把人家赶走就去了,凭什么把人家关起来,还用酷刑折磨人家,要我我也造反啊!”
  
  道风说道:“他们既然能被大帝说服,好生修行,自然是放下了这段恩怨,后来反出阴司,是因为对天地大道的分歧,跟个人恩怨没关系了。”
  
  大伙心中感然,谁也没想到,看上去不可一世的三界大魔头无极鬼王,居然还有这么一段凄惨的经历……
  
  “可是,这四只灵兽跟他有什么关系?”
  
  “当年轩辕上帝封印蒙双氏兄妹二人,派了四大灵兽镇守,青牛,朱雀,白狐,蛇龟,四大灵兽分别镇守着岷山和北海,白狐与朱雀在岷山,青牛和蛇龟在北海……为了防止这二人逃脱,轩辕上帝以四大灵兽之血设下封印,只要四人待在法阵中,那这二人万世都无法脱困。”
  
  大伙听了这番话,倒吸冷气。
  
  “轩辕上帝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怕不光是为了惩罚他们乱论之罪吧?”芮冷玉猜测道。
  
  “不错,这其中,还有缘故。”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大伙回头,看到老龟走了过来。
  
  本来他们四个人在一起演练着什么阵法,不然当着他们的面,是不好讨论有关他们献身之类的事。
  
  老龟走到人群中,一开口就吓到了所有人:“轩辕上帝之所以惩罚他们,是看上了阿蒙,也就是兄妹中的那个妹妹。”
  
  场面鸦雀无声。
  
  除了道风,所有人都惊呆了望着老龟。
  
  “第三者插足吗,这么狗血?”芮冷玉捂着嘴巴。
  
  “没这么简单啦。轩辕上帝,当时还是人皇,他看中的,是阿蒙体内的玄母之气,据说是传承自九天玄女的一种气体,能孕育生灵……具体连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啦,轩辕上帝看中的是这一点,于是让阿蒙嫁给他,做万物之母。
  
  轩辕上帝提出这要求,我倒是相信他是站在万物繁荣的角度上,而与私欲无关。但阿蒙跟阿双是夫妻啊,她当然不同意,轩辕上帝就把她关起来,让他反思,结果被阿双偷偷救了出来,被轩辕上帝发现,两人又试图弑君。
  
  轩辕上帝震怒,将他们分开,关在不同的地方,又用我们来镇守,这么做也不光是因为私仇,轩辕上帝说过,他们兄妹二人是阴阳二气造化之物,若为阳为善,能成三界之母,若为阴为恶,必将霍乱三界,扰乱乾坤。”
  
  叶少阳呵呵了两声,“这算什么逻辑,我觉得你将来有可能成坏人,我现在就杀了你?”
  
  老龟挠头道:“轩辕上帝是不跟你讲这些道理的,他当时是万物主宰,他就是道理。再说,那是洪荒时期,那时候天地大道刚有雏形,三界律法还没成型,不管是神还是魔,做事都是很粗暴的,没什么道理可讲。”
  
  “所以你们就心甘情愿帮着轩辕上帝看守他们这么多年?”叶少阳有点不爽。
  
  “没得选。”老龟撇撇嘴,“那时候,我们都还没成精。”
  
  大伙震惊。
  
  老龟接着解释,他,朱雀,白狐还有青牛,四个都是铜浇筑的像,用来镇守法阵的核心,功能就像那些镇山石兽一样。
  
  因为有了形状,又长年吸收法阵的灵气和山精水汽,终于成了邪灵,但因为形体在法阵中,他们自己等于也被法阵镇压起来,无法离开,老龟和青牛在北海冰川中,长年跟阿蒙为伴,刚才所讲述的那些秘辛,都是听阿蒙讲的。
  
  岷山那边,情况也一样,白狐和朱雀,也都成了灵兽,一样被困在阵中,后来,因为洪水侵袭,山崩地裂,法阵被毁(老龟认为这是天命),然后阿双出来,白狐和朱雀也都自由了……那个时候,人间经历了千百年的变迁,全都不一样了,轩辕上帝也不在了。
  
  阿双用了很长时间找到了极北冰川,救出了阿蒙……老龟跟青牛也自由了,青牛来到人间,领悟了一些天地玄妙,于是修成正果,得以进入轮回,宁愿当一个普通的生灵。
  
  他投胎之后,成了一头真正的青牛(青牛名字就这么来的),之后因为机缘造化,遇到了老君,成了他的坐骑……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听到这里,大家啧啧称奇,美华纳闷道:“那我们岳恒和小狐狸之前没跟我们说过这一段?”
  
  “他们早就忘了。”
  
  道风接过话头说道:“他们跟青牛一样,努力修炼,最后去投胎,胎中之谜让他们忘记了一切,他们也没有青牛那种机缘,并不出众,但他们元神这种,一直保留着当时的烙印,一旦觉醒,这一切记忆又回来了。”
  
  橙子恍悟道:“怪不得小狐狸跟大鸟是一对哦,原来当初在一起呆了上千年啊,那时候可能就勾搭上了哦。”
  
  突然想到什么,问老龟:“你跟青牛也一起呆了上千年是吧,你俩为啥没发展成一对呢?”
  
  “呸,我俩都是男性,成什么一对!”
  
  “男男才是真爱啊,再说,我也纳闷啊,你们当时都是铜汁浇铸的,初始都是一样,为啥你们变化了汉子,小狐狸变成了妹子呢?”
  
  老龟道:“万物皆分阴阳,就算是非生物,也有阴阳之分的,小丫头你这问题可真怪。”
  
  “我还有问题呢,为啥他们都不记得,只有你记得这些。”
  
  老龟嘿嘿一笑,捋着胡须说道:“因为,我从来没死过啊,我又不想修成人类,当一个邪灵就好了……你们今日看到我有肉身,那是我自己采食太岁炼化而成的,我本质上,仍然是一只铜龟啊。”
  
  他居然是一只邪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