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3081 鬼附身3,茅山捉鬼人第3081 鬼附身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3081 鬼附身3

第3081 鬼附身3

叶小木有时候觉得,这个干妈对自己甚至比亲妈都好。
  
  来到精神科的病房,两人挨个房间查找,看到好些精神病患者,有些很安静地躺着,有些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做出很无厘头的动作,还有扯着嗓子干嚎的。
  
  两人看的心惊胆战,不敢久留。
  
  有一个病房门关着,窗帘也拉上了,叶小木个子高,踮脚透过门上的谈视窗朝里看,里头突然开门,一个男子警觉地看着他。
  
  “叔叔,我们是白依苒的同学,昨天你见过我的,我们今天特意来看完依苒。”廖政认出他就是白依苒的父亲,礼貌地打着招呼。
  
  中年人似乎犹豫着,看到他们手中提着的水果,点了下头,拉着他们往前走了两步,嘱咐道:“你们来看她我很感谢,不过她现在状态不好,你们悄悄进去,尽量不要大声说话,免得刺激到她。”
  
  两人只管点头。
  
  白依苒父亲这才转身推开门,招呼他们进去。
  
  窗帘都关着,屋里只点了一个台灯,光线十分暗。
  
  “依苒怕见光,不让开灯。”白依苒父亲解释。
  
  白依苒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依苒,你同学来看你了。”白依苒父亲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白依苒睁开眼睛,扫了他们一眼。
  
  叶小木哆嗦了一下,他也不知道,白依苒的眼神,让他觉得十分阴冷,感觉……似乎不是她本人。
  
  眼睛又闭上了。
  
  叶小木和廖政互相看去,都有点悚然。
  
  两人试图跟她说话,但白依苒不理,坐着实在没意思,两人就出来了。
  
  “叔叔,白依苒她到底怎么了?”走廊里,叶小木忍不住问道。
  
  白依苒父亲叹了口气,说道:“医生说她得了精神障碍症,具体原因……医生也不知道,只说她是受了什么刺激,我们找了专家过来会诊,今天结果才出来,也没任何头绪,目前也只能给她用镇定药。”
  
  叶小木还想问什么,突然病房里响起了歌声:
  
  “叮当当,没人装,眼尚明,难心安,咕噜噜,头啖汤,你不喝,我先装,呜呼呼,喝精光,石头出,剪刀藏,嘻哈哈,莫惊慌,下一顿,你做汤……”
  
  歌声是从白依苒的房间传出的,歌声清亮明快,但听上去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让叶小木感到惊悚的是,这根本不是白依苒的声音!
  
  叶小木和廖政一下就愣住了。
  
  白依苒父亲皱起眉头,推门进去,两人也就跟了进去,只见白依苒坐了起来,直直地挺着身子,口中反复唱着这段好像童谣的东西。
  
  在屋里听得更真切,声音是从白依苒口中发出的,但听上去十分稚嫩,像个四五岁的小女孩。
  
  叶小木倒吸一口冷气。
  
  “依苒,依苒?”白依苒的父亲轻轻拍打她的肩膀,白依苒好像根本没听见,唱完之后,又咯咯地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笑声更像小女孩了。
  
  白依苒父亲只好按了窗边的铃。
  
  过了一会,医生带着护士来了,为了检查,呼啦一下拉开窗帘。
  
  “啊!”
  
  白依苒叫了一声,一只手捂着脸,似乎怕见阳光,手舞足蹈起来。
  
  “快把她按住!”
  
  叶小木正好在床边,听见医生的指挥,上前帮忙,就在这时,他近距离地看到白依苒翻了翻眼珠子,她的眼珠子,竟然是暗黄色的。
  
  在额头上抬头纹的位置,出现了三条若有若无的黑线,叶小木呆了下,以为自己看错了,眨了眨眼睛再看,黑线没有了。
  
  白依苒被注入了镇定剂,身子逐渐软下去,倒在床上的一瞬间,她突然又睁开眼,双手抓主了叶小木的胳膊,用小女孩的声音说了一句:“哥哥,你吃了我的肉吗?”
  
  叶小木双腿颤抖。
  
  白依苒倒在床上,睡着了。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沉默着,白依苒那诡异的表现,还有那首怪异的童谣……虽然站在太阳底下,但两人都觉得身上凉飕飕的。
  
  “木头,问你个问题啊,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
  
  叶小木蓦地站住,望着廖政。
  
  “我怎么看白依苒这状况,跟传说中的鬼附身似的啊。”廖政接着说道,探寻地望着叶小木。
  
  “我不相信有鬼。”叶小木咽了口唾沫,嘴巴发干地说道,“医生不是说了吗,这是什么精神障碍。”
  
  “障碍个粑粑啊。白依苒你还不了解吗,她是内向点,但人正常的很啊,怎么就突然得精神病了,再说,那小女孩的声音怎么解释啊。”
  
  想到这个,叶小木打了个哆嗦,“妈的你别说了,怪吓人的。”
  
  廖政神神秘秘地说道:“我跟你说,我小时候在农村长大的,农村这种事可多了,我奶奶跟我说过很多鬼故事,她这情况,八成就是鬼附身啦!”
  
  回到学校,叶小木还惦记着廖政说的话,又想到白依苒额头那突然出现的红线,越想越觉得诡异,陡然间想到了刘老头,当刘老头对那些鬼故事夸夸其谈的时候,自己曾问过他,怎么样才能见到鬼。刘老头回答,普通人想见鬼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用七星草粉,一种是牛眼泪。
  
  自己何不试试呢?
  
  叶小木搜肠刮肚,也想不起这城市里哪里有牛,乡下倒是有,但都是人家家里的,万一给人发现,自己说是偷牛眼泪的,有人信才怪。
  
  至于七星草……虽然没听说过,但叶小木觉得或许是一味中药,学校外头就有中药店,干脆过去问问。
  
  到了中药店一问,还真有七星草,而且是研磨成粉的,也很便宜,叶小木买了一小包,掺到矿泉水里。
  
  晚上,叶小木一个人出了门,乘车前往医院。
  
  他计划是先不跟白以为的父亲说,免得被人当成疯子,自己可以先找机会进病房看看,如果真有鬼再跟他说也不迟。
  
  站在精神科病房的走廊上,叶小木拿出了泡了七星草粉的水,望着绿不拉几的液体,他犹豫起来。
  
  自己能来到这里,除了好奇,其实也是想给自己一个交代,毕竟跟孙老头打交道这么久,经常听他说那些神神鬼鬼的事,说一点不动摇那是假的,如今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他想验证一下。
  
  (新的故事,我尝试展示一些不同的恐怖,会细写很多法术和民间传说,很多故事都来自真实灵异事件,请大家慢慢往下看,祝大家冬至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