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3082 鬼相片1,茅山捉鬼人第3082 鬼相片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3082 鬼相片1

第3082 鬼相片1

叶小木把心一横,拧开瓶盖,用水冲了冲眼睛。
  
  有点涩涩的。叶小木突然想起来,这七星草不知道有没有毒,不过已经晚了反正,待会早点洗掉吧。
  
  “你怎么又来了?”白依苒父亲望着他手中提着的水果,皱眉问道。
  
  叶小木找了个借口,就说下午回去之后,对白依苒的病情很不放心,晚上又想过来看看。
  
  “你跟依苒……到底什么关系?”白依苒父亲狐疑地打量着。
  
  “咳咳,就是普通男女关系……呸呸,同学,同学关系!”
  
  人都提着东西来了,白依苒父亲也不好拒绝,于是带他去了病房。
  
  病房里还是点了蜡烛,白依苒在睡觉,她父亲告诉叶小木,白依苒自从发病后,一天只睡几个小时,醒来就发呆,不受刺激的情况下还好,比较安静。
  
  叶小木深吸一口气,朝白依苒身上看去。
  
  好像……并没什么不对劲?
  
  没有想象中出现的那种人鬼重叠的画面。
  
  叶小木放下心来,反而有点失望。
  
  就在这时,白依苒醒了,眼神柔和地望着他。
  
  “依苒,我看你来了。”叶小木忙说,心也彻底放下了,好像并没有鬼……自己自作多情了。
  
  白依苒父亲问她要不要喝粥,白依苒微微点头,她父亲让叶小木帮忙照看一下,自己去把粥热了。
  
  叶小木在白依苒边上坐下,轻声问她:“依苒,你到底怎么了?”
  
  白依苒四下张望起来,显出很紧张很害怕的样子,喃喃道:“哪里去了?”
  
  “谁哪里去了?”
  
  白依苒摇摇头,泪水流下来,“说出来你也不会信的。”
  
  “你不说怎么知道。”
  
  白依苒还是不愿说、
  
  突然,她眼睛发直,露出非常恐惧的表情,定定地望着门外,整个人不断地往后缩。
  
  叶小木顺着她目光看去,在打开的门外,走廊里,有一块光找不到的黑暗区域,那里头,好像蹲着一个人?
  
  叶小木身子抖了一下,仔细看去,走廊声控灯这时候亮了,那个模糊的人影不见了。
  
  “不是吧……”叶小木牙尖打颤。
  
  “你……也看到了?”白依苒缩在被窝里,激动地望着叶小木。
  
  “我,不确定那是什么……”叶小木感觉太阳穴嗡嗡响。
  
  “就是她了,就是她把我害成这样。”
  
  叶小木倒吸冷气,艰难地吐出一个字:“鬼?”
  
  没等白依苒开口,叶小木突然觉得脑后凉飕飕的,似乎有人吹气,本能地回了一下头,人影一闪而逝,接着浑身发冷,胃里很难受,很想吐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趴在了自己背上,急的他想用力甩,猛然间感觉一个东西被自己甩了下去,他转头去看,却什么也没看到。
  
  什么,刚刚那是什么!
  
  叶小木惊恐地不断转着身子,生怕有什么东西再偷袭自己。
  
  “叮当当,没人装,眼尚明,难心安,咕噜噜,头啖汤……”
  
  那个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叶小木猛然转身,白依苒坐在床上,恢复了之前那种呆滞的状态,脸上挂着诡异的笑,静静地唱着这首奇怪的儿歌。
  
  突然,在叶小木的眼中,白依苒的脸变成了半透明的,好像重影了似的,在她的脸下面,还有一张脸,那张脸很模糊,两只眼睛是血红色的,死死盯着自己。
  
  叶小木几乎站不住了。
  
  白依苒唱完了儿歌,半天没动静。
  
  “你……是谁?”叶小木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不关你事,不然你也得死!”
  
  是一个稚嫩的声音。
  
  就在这时,门开了,白依苒父亲打水回来了。
  
  他望了白依苒一眼,并没什么惊讶的表现,这让叶小木恍然大悟,大概就是这七星草粉的缘故,让自己看到了白依苒身体中的那个东西。
  
  “小木,不早了,你回去吧。”
  
  白依苒父亲送叶小木出门,刚要转身进去,叶小木抓住他,把他拉到一边,问他:“叔叔,依苒是怎么生病的的,能不能跟我说说。”
  
  “问这做什么。”
  
  “那个……我想依苒平时好好的,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才变成这样,如果能找到她受刺激的原因,或许可以治好她。”
  
  白依苒父亲点点头,“医生也这么说,不过,我真不知道她怎么了,她突然发病,是上周六,她跟几个同学去爬山,结果回来就这样了,我也找他们问过,他们都说不知道,说是那天他们一起回来,因为要坐不同的车,他们先走了,依苒是最后一个走的。”
  
  叶小木又问:“她跟同学分别是几点,到家又是几点?”
  
  白依苒父亲回忆了一下,道:“他们分别,应该是下午六点多,依苒到家……大概九点多了,中途我打过电话没人接。”
  
  叶小木再问,得知白依苒跟同学分手时,人还是好好的,回到家里,起初也还好,就是有点呆,跟她说话也不理。
  
  白依苒父亲也没当回事,就让她去睡了,结果睡到半夜,突然听到女儿在房间里唱歌,唱的就是那首儿歌,接着又哭起来,自然自语。跟她说完完全不理,白依苒父亲这才把她送到医院……
  
  叶小木暗想,事情一定就是发生在她跟同学分手,然后回到家里这段时间了。
  
  “对了,”白依苒父亲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当时问过她同学,他们分别之后,大概有半个小时,依苒在小群里说自己上车了,还顺手用手机拍了车上的照片,是一条没有灯的山路,我也试着找过,但找不到这是哪里。”
  
  叶小木心中更加疑惑。
  
  跟白依苒父亲聊过,叶小木一个人离开了医院,走在公路上。
  
  公路上车水马龙,叶小木浑身却凉飕飕的,之前在病房里的经历,尤其是白依苒身体里藏着那张脸……让叶小木忍不住往灵异方面想。
  
  看来,得找那天跟她一起的同学打听下。
  
  想来白依苒参加的大概是登山社的活动,以前叶小木也经常参加,这学期因为课程紧,又因为手机被没收了,跟社员们联系不方便——社员都是同校但不是同班,平时组织活动都是靠微信联系,叶小木慢慢就淡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