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3087 医院惊魂1,茅山捉鬼人第3087 医院惊魂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3087 医院惊魂1

第3087 医院惊魂1

虽然,理智让他不愿承认现实,但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个念头浮起来:自己,来到了一家几十年前的医院。
  
  而这家医院,在真实世界中,一定是不存在的。
  
  难道是穿越了?
  
  但他随后就否定了这念头,如果真是穿越,那这里不可能一个人都没有,总不会正好他们穿越过来时,医院正在开会吧?
  
  吴国辉像个老人似的,从座椅上艰难地站起来,对叶小木说道:“无论如何,咱们得走了。”
  
  如此诡异的地方,叶小木也不想久留,结果天刚出药房,一声清脆的电话铃声划破了寂静:叮铃铃……
  
  两人石化了一般,朝挂号房桌子上的黑色老式电话望去。
  
  铃声一直响着,震颤着他们的心脏。
  
  叶小木机械般地走过去,试图拿起听懂。
  
  “你疯了!”吴国辉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颤声道:“你忘了白依苒怎么疯掉的了!”
  
  叶小木咬着嘴唇。
  
  他犹豫着。
  
  这时候他发现了一件不对劲的事,走过去提起了电话线。
  
  电话线只有不到一米长!
  
  前端有一个水晶接口,应该是需要接入线路的,却没有接进去。
  
  这是一个没有电话线的电话,而它居然响了!
  
  这一瞬间,叶小木感觉自己的头发呼啦一下就竖起来了。
  
  “这,这这……”王国辉双眼流泪,是吓到极点的一种本能,看看电话机,又看看叶小木,失声喊道:“我们快跑吧!”
  
  你妈的!
  
  老子就看看你搞什么鬼!
  
  叶小木骨子里冒出了一股来自遗传的血性,一把抓起了听筒。
  
  王国辉顿时停止了说话,石像一般傻傻地望着叶小木。
  
  听筒里只有电话线路的沙沙声。
  
  但这电话明明没有线路啊!
  
  叶小木的心狂跳着,坚持了有十秒钟,实在忍不住想要挂电话的时候,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404……”
  
  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不断重复着这几个数字:“……”
  
  一口气说了十来遍,然后咯咯地笑了起来。
  
  叶小木把电话摔了,双手撑在柜台上,大口喘气。
  
  “你听到什么了,听到什么了!”
  
  王国辉大声吼着,靠声音来平衡内心的恐惧。
  
  “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反复说一个数字,404……我猜,她是在提醒我什么,404……或许是一个房间的门牌号?”
  
  王国辉吃惊道:“你该不会想去看看吧?”
  
  “如果真的是鬼,想对付我们的话,就算现在离开,它一定就能放过我们吗?我倒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哪怕让我真的看到鬼,至少将来也不会耿耿于怀!”
  
  在极度的恐惧之下,叶小反而表现出了一种偏执,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404,大概说的就是这栋楼的四楼吧。
  
  叶小木往大厅深处走,找到了楼梯,做了个深呼吸,然后钻了进去。
  
  “疯了,真的是疯了!”
  
  王国辉犹豫了一下,大声叫来廖政,然后不顾他的反抗,拉着他一起往楼梯方向走。
  
  他的理由是不能丢下叶小木一个人。
  
  廖政虽然胆小怕鬼,但他跟叶小木是铁杆,听说叶小木一个人上去了,一咬牙也就跟着王国辉一起爬上楼梯,一边叫叶小木的名字。
  
  叶小木在二楼等着他们。
  
  周围一片漆黑,廖政和王国辉各自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照出去,前后是一条漆黑的走廊,一间间的病房,分布在走廊两边,门上有伸出来的牌子,果然写着门牌号,这样排列出去。
  
  “我们上四楼!”
  
  叶小木说完,往楼梯上走了几步,回头望着两人,犹豫了一下说道:“万一……遇到什么不对劲的事,你们不要管我,只管先跑!”
  
  廖政道:“那还是算了,鬼比人跑的快,万一人家来追我呢,还是都在一起安全点。”
  
  三人默默上楼,一边侧耳听着楼里的动静。
  
  楼里寂静无声,只有三人粗重的脚步声和走路的声音,更是让他们感觉到一种压抑的恐怖。
  
  四楼。
  
  到达楼梯口,廖政和王国辉站住了,低声叫了叶小木一声,叶少阳转头看了看他们,数着门牌号走了过去。
  
  ……
  
  没有404。
  
  403的隔壁,是一间手术室,两扇红木大门紧紧关着,但门上有长条形状的玻璃窗。再往右边去,就是405病房了。
  
  也就是说,这个手术室就是404编号的房间。
  
  电话里,那个小女孩提到的404房间,就是这儿?
  
  里面……会有什么在等着自己?
  
  叶小木深吸一口气,走过去,想先透过玻璃窗朝里面看一眼,突然撕拉一声,一条帘子从玻璃窗后面拉上了。
  
  里面有人!
  
  里面亮起了灯,接着有人影走来走去,其中夹杂着一个女人痛苦的呻吟。
  
  “情况怎么样?”一个女子的声音。
  
  “孩子出不来,等准备剖腹产了,产妇家属呢,去跟他们说一声,小吴你去找,小张,你去通知陈医生,准备麻醉设备!”
  
  接着有脚步声登登走来,叶小木赶紧向后退了几步,然后门开了,清脆的脚步声出现在走廊上,仿佛有一个人从手术室走了出来。
  
  廖政和王国辉站在楼梯口,双腿弯曲着,羊癫疯似的抖起来,在巨大的恐惧面前,他们反而忘记了逃走,或者说双腿已经麻木到无法挪动。
  
  过了一会,远处传来了不光一个人的脚步声,推门进屋,然后又重重地关上了门,里面开始忙作一团。
  
  窗帘上人影晃动,好像就不少人在里面忙活。
  
  这是……一场接生手术?
  
  叶小木背靠着栏杆,呆呆地望着帘子上出现的那一个个身影。
  
  产妇在哭,护士在指导和安抚。医生在忙。
  
  “哇……”
  
  一声婴儿的啼哭,响了起来。
  
  “是个……怎么回事!”
  
  护士惊叫起来,“天啊,是个连体婴!”
  
  “这个婴儿……”另一个护士叫起来,声音沉闷,叶小木能想到她大概在捂着嘴。
  
  接着是呕吐的声音。
  
  “不要慌,先把孩子收拾好再说,出去联系家属。”医生的声音也有点颤抖。
  
  (发现大家不太习惯改变发文时间,于是还是统一在这个点发吧,以后仍然维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