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3088 医院惊魂2,茅山捉鬼人第3088 医院惊魂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3088 医院惊魂2

第3088 医院惊魂2

叶小木这时候几乎忘记了恐惧,完全融入到了这场不存在的手术中,听到他们的对话和语气,不禁纳闷,是什么让他们感觉到恐惧?
  
  连体婴?
  
  虽然少见,但也不值得如此恐惧吧?
  
  接着是门打开的声音,医生在招呼大家把产妇推到病房去。
  
  看不到人,但能听到杂乱的脚步声,还有金属车轮在地上的摩擦声。
  
  就在自己面前……
  
  然后,叶小木根据声音的位置,目送这一群不存在的人逐渐走远了,大概进入了某个病房。
  
  整个医院又一下子安静下来。
  
  巨大的恐惧感一下子袭上心头。
  
  叶小木浑身颤栗,转头去看廖政和王国辉,两人脸白得跟鬼似的,缩在楼梯一侧墙角,紧紧靠在一起,之前他们也彻底吓坏了,这时候回过神来,廖政哇的一声哭起来,王国辉赶紧捂住他的嘴,警告道:“你小声点,不要把那东西引来!”
  
  廖政双手捂着嘴,努力不发出声音,一双目光求助地望着叶小木。
  
  “至少……到现在我们都没事。”这句话对对他们说的,但更像是用来安慰自己。
  
  叶小木跟他们一样害怕,但过度的紧张反而让他冷静下来,他开始想,这接生的一幕,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或者说,那个神秘的小女孩,通过一根不存在的电话线,把自己叫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让自己看到接生的经过?
  
  就在他冥思苦想时,原本已经静下来的手术室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哭泣。
  
  叶小木猛地打了个激灵,里面,还有人!
  
  哭泣声并不急切,但听上去十分悲伤,甚至带着一种绝望,有一搭没一搭地从手术室里传出来。更加恐怖的是,在哭声的间隙中,还有一串笑声传来。
  
  不是同一个人的声音。
  
  “小木……”
  
  王国辉低声叫了一声,他也快哭了。
  
  我一定要看个清楚!
  
  叶小木强忍着巨大的恐惧,上前用力推开了手术室的门,走了进去。
  
  偌大的手术室,掩藏在昏暗的能光下,让一切能勉强看清楚。
  
  快速地扫了一眼,手术室里没人,叶小木循着哭声传来的方向望去,是手术床……
  
  床上躺着一个人,穿着住院的病人穿的那种睡衣,直挺挺地躺在床上。
  
  叶小木立刻感到喉咙发紧,踉跄后退几步,后背抵在了冰凉的墙壁上。
  
  是鬼?
  
  因为跟自己是垂直的角度,叶小木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一头长发,枕在高高的枕头上,长发从床头垂下来,随着她的哭泣,身体也一颤一颤的。
  
  一阵微风吹来。
  
  叶小木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腥味,是血吗?
  
  乍然间,叶小木看到了一滩血,从床头那个姑娘脑袋所在的位置,一点点流下来,在地板上汇聚成了浓稠的一滩。
  
  这个画面,实在太有恐怖片的感觉了。
  
  叶小木的心抽紧了。
  
  就算他的胆子比一般人大很多,但毕竟是个普通人,真看到如此恐怖的画面,他也扛不住。瑟瑟发抖地缩在墙角,两眼死死地盯着床上那个姑娘。
  
  就在这时,那姑娘停止了哭泣。
  
  气氛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叶小木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不知过了多久,那姑娘又咯咯地笑了起来,一边坐起身子……
  
  叶小木感觉浑身血液倒流,冲上大脑。
  
  “你是谁!”
  
  他将满腔愤怒都化成了这一声喊叫。
  
  姑娘慢慢转过身来。
  
  看到她的脸的一瞬间,一股强烈的呕吐感泛了上来。
  
  没有想象中的狰狞的鬼脸,是普通人的脸,但是……两只眼睛却被两个血坑替代了,白皙的脸上,有两条血迹顺着脸颊从眼睛里流出来,仿佛两行血泪。
  
  这样的一张脸,并不比狰狞的鬼脸好看多少吧?甚至更加带着一种血腥的恐怖。
  
  叶小木捂住了嘴。
  
  姑娘坐起来之后,冲他咧嘴笑着。
  
  猛然间,仿佛一道雷劈中了身体,叶小木懵逼了一瞬间,睁大眼睛又打量了一会,失声叫起来:“白依苒,是你!”
  
  眼前这个姑娘,居然是白依苒!
  
  她不应该是在市区的医院里吗?
  
  “你是谁?”
  
  “我,我是叶小木啊。你怎么会在这?你的眼睛……”
  
  白依苒听到他的声音,神智是恢复了一些,挣扎着下了床,却因为看不见,绊倒在地上,叶小木这时也忘记了恐惧,过去把她扶起来,仔细看她的眼睛,顿时倒吸冷气:
  
  她的两颗眼珠子都碎了,黑绿的液体,伴随着血液一起流出来,脸颊上都是,她原本清秀白净的脸孔,此刻却比鬼还要恐怖。
  
  “我的眼睛啊……”白依苒惨笑起来,“被我自己给戳瞎了啊……这样,我就看不到她了……”
  
  叶小木骇然不已,朝外面喊道:“你们快过来,帮我把依苒扶回去!”
  
  半晌廖政和王国辉才来,看到白依苒,也吓得够呛,却不敢上前。
  
  “他是谁?”叶小木问。
  
  “她……”
  
  白依苒突然双手捂脸,抽泣起来。
  
  叶小木弯腰去扶她,余光扫向床底下,好像看到了什么,仔细看过去,顿时吓得瘫坐在地上:床下有一个人!
  
  一个小姑娘,五六岁的样子,面朝下地贴在床板上,看上去像是被什么东西粘住了。
  
  她笑吟吟地望着叶小木,用银铃般的清脆的声音说道:“你要把我姐姐带走吗?”
  
  姐姐?
  
  小姑娘突然个翻了个身,趴在地上,爬到白依苒身边去,一只手搂着她的脖子,脸贴在一起,说道:“你看我们两个是不是长的很像呢?”
  
  白依苒瑟瑟发抖,却不敢躲开,僵着身子一动不动。
  
  廖政和王国辉看到这一幕,早就吓呆了,缩在墙角不敢动。
  
  小姑娘朝叶小木望去,说道:“我以为你不敢来,既然来了,我便让你看看我们出生的经过……她是我姐姐,是我唯一的亲人呢。”
  
  她的话,让叶小木隐约想到了什么,脱口说道:“连体婴?”
  
  白依苒身子颤抖了一下,小姑娘却笑起来,冲他点点头,“对,我跟姐姐,本来就是长在一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