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3092 寻找真相3,茅山捉鬼人第3092 寻找真相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3092 寻找真相3

第3092 寻找真相3

叶小木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甲,还好都是肉色的。
  
  离开房间,来到外面,刘老头让白依苒父亲去弄一只碗来,然后打开身上的背包,边说道:“还好你跟我说了是鬼附身,提前准备好了,不然这大晚上的,很多地方都没地方买去。”
  
  他拿出了一个鸡蛋,把小头叩开,倒掉一些蛋清,然后抓了一小撮黑米放进去,再倒水进去,让白依苒父亲去加热,最好用电饭锅煮一会。
  
  “等鸡蛋凝固了,拿过来就可以。等一下,这还有两个,一块煮了。”又拿了两个生鸡蛋给他。
  
  然后拿出一个小瓶子,打开后兑水,用一根桃木枝搅拌着,叶小木看了一眼里头是红色糊状物,问他是什么,回答是朱砂。
  
  能搅拌均匀后,刘老头拿出一根毛笔,蘸着朱砂,在一张灵符上画起来,口中念念有词,画好之后,他手腕一翻,念了一声:“疾!”
  
  灵符燃烧,被他丢入半碗水中。
  
  “这就是化符水吗?”叶小木好奇地问道。
  
  这时候白依苒父亲拿着三个鸡蛋回来了,刘老头让他们帮忙,进屋把白依苒扶着坐起来,喂她符水喝。
  
  “大师,依苒之前失血过多,还在恢复期,大夫说不能乱吃东西……”白依苒父亲有点犹豫。
  
  “放心,治不死的,治死了我抵命!”
  
  半碗符水灌下去,白依苒苍白的脸色急剧地变红,双手捂着肚子呻吟起来,肚子也越来越鼓,很难受的样子。
  
  刘老头弯起右手中指,突然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
  
  白依苒“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黑色的秽物。叶小木早听刘老头的指挥,用一个盆接着。
  
  刺鼻的腥气。
  
  叶小木捂着鼻子朝盆里看去,秽物是黑中泛绿的粘液,看上去很恶心。
  
  白依苒连着吐了好一会,吐出的粘液的颜色也越来越淡,从黑色蜕变成了红色,后来接近透明,原本鼓鼓的肚子也平了下去。
  
  刘老头说声好了,扶着她躺下,白依苒仍然昏迷,但是脸色变得红润了,呼吸的强度也比之前大了许多,这种变化白依苒父亲看在眼里,有些激动,不断向刘老头道谢。
  
  “事情还没完呢,先别忙谢我。”
  
  刘老头让叶小木端着那盆秽物,跟他一起来到外面,来到楼梯间没人的角落,又画了一张灵符,丢到盆里,那些秽物立刻燃烧起来,火竟然是青绿色的。
  
  那些黑色粘液,如同燃料一样地慢慢烧干,中间却出现了一些头发样的东西,在火焰之中不断扭曲着,像一条条细长的蚯蚓。
  
  看得叶小木和白依苒父亲两人目瞪口呆。
  
  火焰熄灭后,这些头发也不动了。
  
  刘老头拿一张灵符,将这些头发包裹起来,面色十分凝重。
  
  “刘爷,这是什么东西?”叶小木一旁好奇问道。
  
  “鬼头发。”
  
  “鬼……”叶小木怔住。
  
  刘老头不理会他的吃惊,带着他们又回到房间,拿出了那三个煮熟的鸡蛋,找到那两个没开口的,剥开之后一口吞了。
  
  “这又是要做什么法?”叶小木用崇敬的语气说道,现在他对刘老头只有折服了。
  
  结果刘老头一句话让他大跌眼镜:“我饿了,我先吃点垫垫。”
  
  吃完两个鸡蛋,他拿出最后那个混合了黑米的鸡蛋,剥壳之后,把里面的混合物塞到白依苒嘴里一些,过了一刻钟左右再抠出来,混合物已经变成黏糊糊的了,不断冒着白汽。
  
  叶小木好奇摸了一下,冷得像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忙问刘老头怎么回事。
  
  “这是从她体内拔出来的鬼气,这样就没事了。”
  
  刘老头道:“糯米除尸气,黑米除鬼气,红豆除尸气,米酒除邪气,这可都是有讲究的。”
  
  白依苒父亲激动说道:“大师,你是说,依苒她没事了?”
  
  “是没事了,但治标不治本,而今那纠缠她的鬼魂不在,自然好说,万一再来了,还是要纠缠她的。”
  
  白依苒父亲一听傻眼了,道:“那要怎么办?”
  
  刘老头招呼他们出去,来到外面走廊上坐着,琢磨了半天,说道:“按说,这件事我不该管的,这个鬼很厉害,他随时能杀了你家千金,不杀她,只是为了折磨她。我未必是她对手。”
  
  叶小木听他这么说,吓了一跳,刚要开口,刘老头摆了摆手道:“你小子跟我也不是外人,既然是你同学,我拼着也要帮一把。”
  
  对白依苒父亲道:“给我两千块。”
  
  “刘爷,还要钱啊!”叶小木跳起来。
  
  “废话,捉鬼可是高风险职业,不给钱谁干,这还是看你面子,不然给两万我都不干!”刘老头翻着白眼,接着说道,“孩子我告诉你,这世上任何事,都是有因果的,我而今出力不要钱,这债你就要背到下辈子,到时候就不是两千块的事了。”
  
  白依苒父亲道:“我给五千!”
  
  “不要五千,两千就好。只要现金,你们那支付宝网银什么的我用不好。”刘老头指了指叶小木,“你待会给他就好。”
  
  随即拿出个保温杯,喝了两口水,道:“好了说正事,这个鬼很厉害,我待会可以画一张血精符贴在门上,但以我的法力,最多只能拦住他三天,三天之后,怕是麻烦了……这鬼一旦发现你们找了法师,肯定会对她下手,所以,我们的时间只有三天!”
  
  “三天……”叶小木倒吸一口气,“那我们要做什么呢?”
  
  “找她谈判!”
  
  谈判?
  
  在医院的天台上,刘老头很快布置好了法坛,让叶小木站在中间,自己开始烧香点蜡烛。
  
  叶小木想到接下来那恶鬼要上自己的身,整个人都不好了,可怜巴巴地望着刘老头,“刘爷,有没有鬼魂被请来之后,赖在身上不走这种情况?”
  
  “有!”
  
  “啊?”叶小木颤抖了。
  
  “所以找你啊,你小伙子阳气旺盛,再加上我给你贴了定身符,他不敢占你身子。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