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3096 再谈清幽谷1,茅山捉鬼人第3096 再谈清幽谷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3096 再谈清幽谷1

第3096 再谈清幽谷1

    树枝把衣服挑开之后,里面是个硕大的瓶子,瓶子里装着一个丑陋的孩子,只有半个身子,一条腿和一只手,脸也有一块萎缩着,简直说不出的丑陋。
  
      这就是自己啊……
  
      小女孩望着丑陋的自己,抽泣了起来,过了许久,她擦干眼泪,转头望着年轻男子,说道:“我想报仇,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你不用付出什么,我们是一家人。”年轻男子转身对着围聚过来的众人,挥了挥手,大伙一起冲小女孩点头致意,一个个善意而友好地笑着。
  
      小女孩觉得自己很幸运。
  
      “这里每个人都有名字,你叫什么?”年轻男子问。
  
      “我……没有名字。”
  
      年轻男子打量她,道:“你穿着红裙子,就叫你红红吧。”
  
      红红,真好,自己有了名字。
  
      红红抬起头,把生平的第一个笑容,给了他。
  
      年轻男子拉着她的手,带她走入了湖水中,湖水自从分开了一条路,红红跟在年轻男子身后,走向了湖底……
  
      之后,叶小木脑海中又出现了一些场景,是红红跟一帮小孩子在湖边玩耍,跟每个人说话,大家俨然如同一家人。
  
      他还看见了在湖底的大块岩石中间,有一个漆黑的洞,从里面不断流淌出黑色的气息,红红和那些大大小小的鬼魂,在少年的带领下贪婪地吸食着。
  
      从洞穴深处,不断传来某种咆哮,他能感受到红红心中的好奇和本能的畏惧,少年警告过他们,绝对不能进入那个深渊洞穴……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叶小木感觉脑袋发胀,好像刚进行过一场高强度的脑力劳动。
  
      自己居然做了一夜的梦,都是跟那个女鬼有关的!
  
      “你小子咋了?”刘老头已经起床了,正在刷牙,看到叶小木两眼发直坐在床上,伸头问了一句。
  
      叶小木把自己梦到的事情从头讲了一遍,刘老头听完,面色凝重,叼着牙刷走到窗台前,查看昨晚摆在窗台上的一盆小花,眉头顿时舒展开了,冲叶小木笑道:“跟鬼没关系,八成是你小子昨天吓坏了,做恶梦了。”
  
      “你这么确定?”
  
      “当然,这紫鼠尾草能感知到阴气,我特意放在窗台上的,只要有邪物进屋,这草叶子就会变成白色,没大半天时间褪不掉。这可是绝对不会出错的,所以别多想了。”
  
      真的是这样?
  
      叶小木望着紫色叶子发起呆来,梦中经历的那些历历在目,难道全是自己想象出来的?
  
      叶小木对自己的想象力表示强烈怀疑。
  
      但刘老头既然说没有,他也就没多想了。
  
      洗漱好了,白洪兵也来了,带他们下楼去吃早饭,一见面就开心地告诉他们,白依苒好多了,昨晚后半夜就清醒了,早上还喝了一碗粥。
  
      叶小木听到这消息也很高兴,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帮白依苒解决掉那个纠缠的女鬼。
  
      可是,想到那个“红红”的遭遇,叶小木心中也有些不忍起来。
  
      白洪兵找了一个亲戚帮忙看护白依苒,自己开了车过来,要亲自送他们去清幽谷——他是当事人,坚持要跟着一起去。
  
      刘老头也没有反对,开车之后,他摸出了一把红线系着的桃木剑,让白洪兵系在手上,这是他亲手做的,虽然法力不怎么样,但聊胜于无。
  
      叶小木也想讨一个,但被刘老头告知他身上的鸡血玉挂坠比这个要好十倍。
  
      一边开车,三人一边讨论这个叫做清幽谷的地方。
  
      白洪兵是从这个小镇出来的,对里面的情况知道不少,告诉叶小木二人,外面那些传言多半是瞎扯的,清幽镇不是什么地下核电站,也不是大家想象的那种造飞机大炮的兵工厂,而是一个精工机械厂,主要是跟军方合作,制造军用仪器和设备。
  
      化工厂的级别很高,在八十年代最辉煌的时候,厂子非常大,连工人加家属,有上万人。因为厂在山区,出入十分不便,便在厂区附近兴建了很多相关建筑,医院、学校等一些民生机构都有,成了一个规模不错的镇子。
  
      镇上还有技校,厂区工人子女假如考不上外面的重点高中或大学的,多半就在镇上的技校就读,出来直接分配在厂里做工。
  
      至于传闻中的地下建筑,实际上,是当年为了响应“深挖洞、广积粮”的号召,而修建的能容纳万人的防空洞。
  
      当时用了好几年的时间,几乎将整座山都挖空了,在白洪兵几岁大的时候,这个工程停止了,后来来了很多专家,到现场勘察,后来这些外地来的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们越来越多,每天出入防空洞,据说在里面建立了研究所,至于研究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当时白洪兵还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从父母辈的交谈之中听说了只言片语,好像是在山里面挖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这些外地来的专家,就是研究那东西的。
  
      从这之后的一段时间,厂方不断调工人进去干活,不过他们没有进入真正的研究所,而是负责挖洞,将一个本来已经很深的洞穴不断开拓下去。
  
      白洪兵后来问过父亲,也得知了一些里面的情况,在那座山下面,是一条四通八达的洞穴网络,他们负责打通的,是一条地下河的引道。
  
      简单说就是在挖洞过程中,发现了一条庞大的地下河,水量十分充沛,但隐藏在几十米深的地下,在专家鉴定之后,产生了一个计划就是在山中开洞,将地下河引到地面上,在山谷中形成一个大型的水库,本来附近一带就因为缺水而农业落后,如果有这么一个水库存在,至少能灌溉方圆几百里的农田……
  
      说到这,白洪兵转头冲叶小木笑了笑,“听上去是不是有点荒诞,现如今我们知道,对于地下水系的有关改动,会对周围的自然环境产生非常大的影响,要非常慎重,至少要经过多次论证,还要有周密的计划。但那个时代,根本想不到这么多,这么大的一个工程,几个月时间就确定并且开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