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四福晋日常第九六章,清穿四福晋日常第96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防盗比748小时,万分感谢支持的大大们~看不到请清缓存
  
      这可把萧歆给纳罕了,“那可是皇上御用的太医,合适吗?”
  
      “皇上已经知道了,你就放心好了。”
  
      对皇上诸事坦白这点,四爷的这些兄弟跟他还真是没法比。也许是把皇上当皇上习惯了,好像忘了他也是个阿玛,儿子找老子借个人,哪里就是个事儿呢。萧歆便也安心受了。
  
      吴景来前就打听好了,说是给四福晋请脉,他心里还犯了嘀咕。想他们太医院的太医给什么人看病那都是指定的,要是没有特殊情况是不会随便指派。
  
      皇上突然让他给身怀有孕的四福晋请脉,直觉肯定不是好事,不过是硬着头皮上罢了。他甚至都做好了要被训斥一顿的心里准备。
  
      可等真正请过了脉才发觉,这四福晋的脉象正常的很嘛,要说比正常人还要好都不为过。这还请哪门子脉呢?看这位四爷也不像是个张扬的人。
  
      等事后,还是听四爷说了事情的首尾才知道这其中的缘故。
  
      “四贝勒爷谨慎是对的,这毕竟关系到胎儿。不知福晋吃过的丹药可还有。”吴景问道。
  
      四爷料到如此,还示意了身后一眼,苏培盛就托着个比巴掌还小的匣子奉上。
  
      吴景打开匣子,取出里面的丹药端详了一会儿,又嗅了嗅,最后用手指碾碎了捻一些进口中细细品味了起来,才道:“这个丹药虽说于身体无益,但也不会有根本上的伤害。就是不知四福晋服用了多寡。”
  
      “一颗而已。”话虽这样说,四爷的心还是不安的,“不知对孩子会否有害。”
  
      这个意思就很明显了,是问这孩子还要不要得,吴景一时可就不敢妄言了,哪怕他觉得没什么大碍,还是谨慎道:“这事倒是无例可循,下官也不能保证万一。只是从脉象上看,胎儿并未受到影响。”
  
      四爷一时也作难了,这些太医最是懂得如何明哲保身,即便有九成的把握也要说的千难万难,这便不再为难吴景。
  
      萧歆当然也是知道不会有什么事,丹药的成分就那些,虽说都是重金属,毕竟摄入有限,而且她还马上喝了灵泉水去化解,孩子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不好跟四爷明说,所以也只能宽慰道:“吴太医既然能这样说应该是没有大碍才是,他们这些人爷难道还不知道,无论做什么都是留一手的,哪怕再把稳的事也不敢打包票。”
  
      四爷却道:“这事到底马虎不得。”就怕伤了孩子的根本,就是生下来,未必能好养活。可这话到底不敢跟福晋说,又怕自己表现的太过了,反而吓着福晋,这便拍了拍她的手,“你放心好了,爷就是求个安心,道理哪里不懂。那两个江湖道士已经被爷赶走了,以后再不听信这些。”
  
      说是这样说,可第二天萧歆还是听说四爷亲自赶去了在景山后面的法渊寺,也就是二世章嘉的驻锡寺庙。
  
      萧歆心知四爷这是去寻求精神上的安慰,便也随他去了,要不这人真能把自己钻牛角尖里去。
  
      四爷在佛像前虔诚地默念着经文,手里的念珠不停的转动着。
  
      旁边的蒲团上盘腿坐着一位得道高僧,这人便是二世章嘉。
  
      二世章嘉缓缓问道:“圆明心中有何疑惑,在佛主面前只管道来。”
  
      圆明是四爷在佛教里的法名,二世章嘉既来普法,自然是众生平等。哪怕面对康熙皇帝,也没有卑亢。
  
      四爷在佛前叩首,又把念珠奉到案上,才转身面对二世章嘉,说出了困扰自己的事。“因圆明听信术士之言险些酿下大祸,如今祸虽不至己身,却有可能伤及至未出世的麟儿,故而圆明心中不能安定。”
  
      二世章嘉道:“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这话虽是禅理,同样昭示了因果循环自有数。这个祸是四爷自己招来的,难道真要未出世的孩子为他挡灾?想想已经折掉的两个孩子,四爷的心里就不好受,“还望大师能够指点破解之法。”
  
      “人生在世难免会有三灾七劫,命数如何自有天定,要来的拦不住,要走的勿强留。若是强行逆改,总有因果相随。”
  
      四爷一时怔忡了,这是让他顺其自然,凡事莫强求。
  
      等萧歆听说了这些,也是无不钦佩这些一本正经说空话的大佬。你说他说的没道理吧,仔细想想还是蛮有理的。可这要是说他有理吧,那些话说了跟没说一样。可谁让他们是信仰的存在,不管能不能起到实质性的作用,心里安慰肯定是有的。
  
      “大师这话我也是赞同的,爷就别太操心了,瞧你这几日都憔悴了。”
  
      四爷的手小心翼翼的抚在萧歆的肚子上,“事到如今,也只能往好的想了。”
  
      “爷你说这胎会是个阿哥还是格格。”
  
      四爷还真认真想了起来,“就你这反应来看,该是格格才对。怀弘晖的时候可没这么折腾人,可想应该是个娇气的闺女。”
  
      萧歆又说:“可人不都说酸儿辣女。我倒是觉得会是个阿哥。”
  
      “要是阿哥,爷以后得好好打他一顿屁股才行,这么不知心疼自己的额娘,该打。”
  
      萧歆顿时就咝了声,吓的四爷坐直了腰,扶着萧歆直问:“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了。”
  
      萧歆这才抬头,竟是一脸的欣喜,“孩子刚刚在动。”虽然穿越过几世,萧歆却都没有生过孩子,就算有乌拉那拉氏生弘晖的记忆,毕竟不是亲身体验的,所以刚刚那一下,还是让她感觉很奇妙。
  
      四爷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也加入让我听听,让我摸摸的行列。到最后也不知道歪到哪去,二人腻腻乎乎的这里摸一把那里捏一下的,还是气喘吁吁的四爷给及时收住,他倒是怕伤了孩子,也不想劳累福晋。
  
      可萧歆哪里能让四爷自己解决,于是还帮他代劳了一回。
  
      四爷也是抑制久了,福晋又是头一遭帮他弄,倒是享受了一回。
  
      叫水的时候干脆把萧歆也抱去一块儿洗了。
  
      再躺进被窝里的时候,四爷就搂着萧歆不放手了。“辛苦你了。”
  
      萧歆嗅着四爷身上淡淡的香味蹭了蹭,“我这不是怕你忍不住跑到别人屋里去解决,吃亏的还不是我。”
  
      四爷就闷声笑了,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揉抚着萧歆肩,“就你这醋性,爷还是别自讨苦吃的好。”另一手替萧歆掖好被角,哄道:“睡吧。”二人相拥而眠。
  
      年三十的时候,天还没亮就都起了。
  
      大人还好,萧歆就怕把孩子给冻坏,这便把之前准备好的装备让人给他们穿戴好,那可真是就差牙齿没武装了。
  
      弘晖动了动臃肿的手脚,一脸的嫌弃,“额娘,确定要穿成这样进宫?”
  
      四爷也在整装,回头看了眼,“挺好,就要这样穿。外头可没屋子里暖,一整天下来只怕你扛不住。”
  
      “阿玛。”弘晖有点沮丧,没想到阿玛现在帮衬起额娘来越发的不拿他当儿子看了,“弘昱他们该笑话我了。”
  
      话音刚落下去,就被萧歆一指头戳了过来,“小小年纪的什么不学,学人家要风度不要温度。”
  
      这话四爷听着新鲜,又十分有理。这便赞同道:“听你额娘的,你看南迪就没你那么多牢骚。”
  
      弘晖咕哝她那是敢怒不敢言,才不是听话。
  
      南迪正摸着身上光滑柔软的银狐裘,听弘晖这样说,不免驳了他,“就冲你说这话就该打,嫡额娘这般对我好我高兴还来不及,哪里来的怒,你这是成心不想让我好吗。”
  
      萧歆挑眉,这姑娘也是没白对她好,这便帮腔道:“赶明儿让他多打几套拳给你出气。”
  
      吓得弘晖再不敢说衣着不中看的话。虽说这种天气他们起床不需要靠勇气,但出门绝对需要。所以弘晖这些日子也是变着法的躲懒了。
  
      李氏原本还打算带上三阿哥一起去,这么明显的意图谁看不出来。别说是萧歆不会让她在这大冷天里带孩子出门,就是四爷也不见得就允许。
  
      “蠢的,这种天气带孩子出门你以为就是为他好吗?”四爷有点不悦。
  
      萧歆倒没有像四爷那样,只是说道:“赶紧让奶嬷嬷抱回去,大年里的,就算爷不求,皇上也不会忘了三阿哥的。”轻扯了下四爷的手,往身后的南迪暼去。
  
      四爷这才看到南迪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不觉有些后悔怎么就当着孩子的面训她额娘,还是在福晋和大阿哥面前。
  
      这不仅是李氏没脸,就是南迪难免也会多想。
  
      这便缓和了语气,“听福晋的。爷几时亏过孩子了,这个节里总能替三阿哥求来恩典的。”这就是给李氏吃了定心丸了,省得他动不动的就把孩子抱出来。
  
      四爷低眼觑,“这东西太腻了。”显然把面果真的当成是柿子了。
  
      萧歆抿嘴笑道:“爷就赏个脸呗,要是不合您的口味,我认罚。”
  
      四爷这才勉强咬了一小口,顿时就挑眉了,还接过柿子面果上下左右的打量,惊奇道:“这是面做的!”为确认,又再吃了一口。
  
      这可真是新鲜了,“府里几时来了这样了不得的厨子,赏。”
  
      再往案上桌上看去,什么橘子形状的,荔枝形状的各色水果样式的面点摆了许多,重点是惟妙惟俏的让人根本就分辨不出来,果皮上的一点褶皱,色泽以及纹理,完全可以起到以假乱真的效果,就是宫里的大厨也不一定有这个水准。
  
      “那就谢爷赏了。”萧歆福了福身,顺便解释了这些面果是跟厨娘一起研究的,没想到很成功。
  
      而如果真要论起来,就这随便一个面果都是她上一世花费了大把时间反复练习才做的出来的。绝不是随便研究一下就可以做到的。
  
      “前头进宫的时候听说额娘最近胃口不好,这便想着做些什么送进宫去给换换口味。兴许看着新鲜劲儿能受用一二也未可知。”萧歆解释着说,“而且十四弟正好在府上,顺便也让他带点回去。”省得老在外头说亲哥对他不好。
  
      四爷正捻起一粒荔枝面果来看,还没放进口里,听说十四在,不免就先皱眉了,“他来做什么。”满口的嫌弃。
  
      在四爷不爽十四的时候,萧歆排揎他一二也就算了,没有真挑拨人家兄弟不睦的道理。这便把十四正在演武场教弘晖射箭的事说了,还劝慰道:“十四弟就是还小,心性不成熟,等过两年也就好了,爷好好引导他才是,你只一个劲儿的往外推,他不跟你离心才怪。”
  
      四爷却没了胃口,捻手里的直接就往萧歆嘴里送,“都已经是成家的人了还小什么小,爷就不信他真的什么都不懂,就是装傻也要有个度,哪天被老八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说四哥,你看不上我说我就是了,凭什么这样说八哥。”十四爷的声音再度神出鬼没的传来,没吓着四爷,倒是把萧歆给吓了一跳。
  
      “瞧见没有。”四爷指着十四对萧歆说,“就这么个玩意儿,你还指望爷怎么对他好,开口闭口八哥八哥,你怎么不干脆认他做你亲哥就是了。”
  
      萧歆只想扶额,这兄弟俩是八字不合吧,这就不能碰在一起了。
  
      这种情况,她也不能撂挑子啊。这便赶忙着安抚四爷,数落十四道:“不是四嫂说你,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四哥的脾气,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合着你是专门上门气你四哥来的?要真是这样,四嫂也说句不好听的,往后你还是少来吧,大家都落得清净。”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44或搜索热/度/网/文《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