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帐春第11章 第 93 章,锦帐春第11章 第 93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锦帐春 > 第11章 第 93 章

  陆迢晔收手起身,却被苏锦萝一把拽了回去。
  
  苏锦萝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只按着陆迢晔的手要去画押。画了押,大哥就知道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了,也不枉她憋着尿意,胆大包天做出这样的事来。
  
  不管这人酒醒后认不认,大哥肯定会与他生出些间隙。
  
  “萝萝。”陆迢晔垂眸,盯着苏锦萝的耳垂看,小小白玉两片,各缀着两颗小巧白珍珠耳珰。他突然觉得十分有食欲,想咬上一口。
  
  苏锦萝被陆迢晔喊的浑身一震,酥麻麻的扔下纸笔就想往外冲。
  
  他认出来自己了!
  
  一把拽住苏锦萝的腕子,陆迢晔的指尖扣在她的命门处。
  
  苏锦萝无知无觉,只知道自己快要憋不住了!她这毛病啊,什么时候才能见好啊!
  
  “你,你放开,我,我,我要去……”被陆迢晔拽着,苏锦萝心中下意识惧怕,连话都说不清了。
  
  “萝萝,要去干什么?不是说好,画了押,要亲我的吗?”
  
  哪里画押了啊,明明画的是她的脸!而且刚才写好的纸都被他抢走了。
  
  将苏锦萝颤巍巍的软绵小手贴到自己脸上,陆迢晔目光下移,上下打量一番。
  
  今日的小姑娘穿一件绯红袄裙,窄窄的收胸收腰,下头系一条青白撒裙,一截藕臂被自己攥住,凝脂银耳似得又滑又腻。纤细身子往常都是裹在厚实的鹤氅内,今日乍眼一看,竟还有几分料。
  
  话说,也是个及笄年岁啊……
  
  “真香。”挑起一缕青丝,陆迢晔捻在指尖。“萝萝用的,可是桂花头油?”
  
  这人是狗鼻子吗?这么重的桂花酒香都能闻出来。
  
  地上,苏清瑜似是听到了“桂花头油”这四个字,闭着眼睛嚷嚷,“萝萝,萝萝给我的,你们,你们都没有……”
  
  头皮一疼,“怎么办,我也想要萝萝……的桂花头油。”陆迢晔凑上前,说话时吞吐酒气,唇瓣几乎贴到苏锦萝脸上。
  
  苏锦萝:……她这大哥到底是怎么去炫耀的?惹得堂堂静南王要扯着她的头发要桂花头油?
  
  这定都城的人,连一瓶桂花头油都用不起吗?
  
  “给给……你放我,我给你……”苏锦萝两条小细腿颤巍巍的像刚出生的小鹿,似乎下一刻就会倒下来。
  
  “呵。”松开指尖青丝,陆迢晔伸手点了点苏锦萝的脸。“萝萝不亲我,我亲萝萝,可好?”
  
  “不不不不……”苏锦萝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陆迢晔居高临下的站在软榻边,面容冷肃,眸色清明,哪里还有半点醉态。
  
  苏锦萝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被骗了!果然是个阴险狡诈的伪君子!
  
  “你,你不会以为我是灌醉你,想套你的话吧?你,你这个人思想怎么这么龌龊,咱们做人,就是要坦荡荡,不能做亏心事……”
  
  苏锦萝低着小脑袋,一点点的往后挪。
  
  陆迢晔一脚踩住那散开在白玉砖上的青白撒裙,“萝萝急着什么?”
  
  急着去小解啊……当心尿你一身……还不给她放脚。
  
  苏锦萝扯了扯自己的裙裾,扯不动。
  
  她哭丧着一张脸仰头,“我,我跟王爷说笑呢。”
  
  陆迢晔勾唇,俯身弯腰,微凉指尖带着湿润酒香,轻轻落到苏锦萝的下颚处,往下一滑,搭在纤细脖颈上,惹得小姑娘浑身一哆嗦。
  
  “真巧,我也在跟萝萝说笑呢。”黑乌乌的狗爬字被陆迢晔拿在手里,配上那张面如冠玉的脸,只让苏锦萝瑟瑟发抖。
  
  ……
  
  不是她无能,只怪敌人太强。
  
  那日里,苏锦萝真屁滚尿流的逃了,陆迢晔也没再为难她,只最后露出的那抹似笑非笑的表情,让苏锦萝吓得好几日没睡好。
  
  怪她,计划太不周密,明明知道那人惯是个阴险狡诈的,不仅赔了夫人,还折兵。苏锦萝觉得,那静南王这次怕是盯上自己了。
  
  因为在整个定都城,只有她一个人眼睛雪亮,能看穿他的真面目。
  
  啊,那个人不会又要杀自己灭口吧!
  
  苏锦萝用力捂住自己的小细脖子,紧紧躲在被褥里。
  
  “萝萝。”醉躺了两天的苏清瑜,听说苏锦萝晚间睡不安稳,不知从哪里学的怪招,硬是要给她讲睡前故事。
  
  你讲就讲吧,能不能挑点好的,这个人到底是从哪里拿来的刑部探案录给她读的啊!
  
  “那具无头尸……”
  
  “大大大哥。”苏锦萝猛地一下从榻上起身,睁着一双红通通的大眼睛,“我想用夜宵了。”
  
  “哦。”苏清瑜终于闭嘴,起身准备去给苏锦萝准备夜宵,“对了,萝萝。过几日就是你的生辰了,想要什么生辰礼?”
  
  生辰礼啊……让她好好睡一觉,再不要梦到什么无头尸,无名尸就好了!
  
  “只要是大哥送的,我都喜欢。”
  
  小姑娘信任的盯住苏清瑜,让苏清瑜瞬时油然而生一股豪气。“萝萝放心,大哥一定给你寻一件世间独一无二的生辰礼。”
  
  他的妹妹,合该最好的。
  
  苏锦萝用力点头,趁着苏清瑜出门的时候倒头就睡。
  
  ……
  
  翌日,苏锦萝被那具无头尸折腾了一晚上,早上浑浑噩噩的醒了,就见雪雁打开厚毡进来。
  
  “姑娘,静南王派了小厮来,说姑娘允的那瓶桂花头油,什么时候才给送去。”
  
  桂花头油?还真要啊!
  
  “姑娘?”
  
  “哦哦。”苏锦萝点头,“去妆奁匣子里头拿吧。”赶紧将那尊瘟神送走。
  
  雪雁去梳妆台前取桂花头油,片刻后道:“姑娘,您的桂花头油都用完了,没有新的了。”
  
  没了吗?苏锦萝走过去,将妆奁匣子上下三层抽屉打开,里头摆置着瓶瓶罐罐,都是她闲着无事做出来的保养品。
  
  既有护发、护脸、护肤,还有手足、身体,祛斑、祛疤、祛痣的。
  
  “这瓶是……茉莉的?”
  
  将茉莉头油递给雪雁,苏锦萝道:“就送这瓶吧。”反正都是头油。
  
  “是。”雪雁应声去了,玉珠儿端着早膳进来,神秘兮兮的凑上来,“姑娘,这静南王怎么会来问您讨要头油的?”
  
  苏锦萝抓了抓头发,一头青丝绸缎般又滑又黑,松松披散垂腰,更衬身姿纤嫩白细。她心虚的转头,“我怎么知道,你该去问他呀。”
  
  “哦~”玉珠儿吐出一个意味深长的音。
  
  ……
  
  关于静南王特特派了小厮来问苏锦萝讨要头油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理国公府。怕是数日后,整个定都城都会知道,那个俊美如俦,性若锦帛的静南王,竟然会主动亲近女子!
  
  这对于定都城来说,不亚于是一件大新闻,而苏锦萝由此也名声大噪。她不再是那个失踪多年突然被寻回的理国公府二姑娘,而是那个被静南王讨要了头油,失踪多年突然被寻回的理国公府二姑娘。
  
  锦玺阁内,苏锦萝看着在屋内转了不下十几圈的苏清瑜,神色困惑。
  
  “萝萝。”苏清瑜大步上前,站到苏锦萝面前。
  
  苏锦萝点头,一脸紧张。
  
  这么严肃,是要说什么大事吗?
  
  “萝萝,你为什么给静南王送茉莉头油?”苏清瑜一脸痛苦,满心醋意。明明他才是那个对萝萝千好万好的人。
  
  啊?
  
  “难道是因为,萝萝觉得,静南王比大哥好?”苏清瑜抓住苏锦萝的肩膀,一脸认真。
  
  苏锦萝赶紧摆手。虽然那静南王长的比大哥好,心机比大哥深,还比大哥有权有势……但是,“大哥是世上最好的,谁都比不得大哥。”
  
  “萝萝真乖。”苏清瑜捏了捏苏锦萝的面颊,“走,大哥带你出去玩。”
  
  “真的吗?”苏锦萝双眸一亮。
  
  在李府时,苏锦萝都极少出门,她本以为像理国公府这样的富贵大家,应该比李府更加轻易不能出门。
  
  “这是自然,一日日闷在屋里,把我的萝萝憋坏了可怎么办。”苏清瑜勾了勾苏锦萝的小鼻子,笑的温柔缱绻。
  
  苏锦萝红了脸,赶紧小跑到屏风后换衣。
  
  换了件轻巧袄裙,披上鹤氅,苏锦萝高高兴兴的随苏清瑜出了门。
  
  坐在青帷马车内,苏锦萝抻着脖子往外头张望。
  
  马上就要过年了,街上越发热闹起来,盏盏红灯喜气洋洋的挂在家家户户,腊肉年货等物堆积在摊贩上,马车被挤在人群里,几乎寸步难行。
  
  “萝萝,先用饭吧。醉乡楼的桂花糯米藕可是极美味的。”
  
  青帷马车绕出大街,进到一旁的醉乡楼后院。
  
  掌柜的早已在外恭候。“难得苏大公子赏脸,今日巧了,静南王也在雅厢内。”
  
  “行。”苏清瑜抛下一锭赏银,领着苏锦萝上楼。
  
  苏锦萝拽着苏清瑜的宽袖,小脸白生生的躲在雪帽里。“大哥,我,我其实不太饿……”
  
  怎么又是那个煞星,怎么哪里都能碰到那个煞星!
  
  她好不容易出趟府,好不容易吃个桂花糯米藕,她容易嘛她!苏锦萝简直欲哭无泪。
  
  “萝萝莫怕,静南王说起来……”
  
  “清瑜兄。”二楼凭栏处,陆迢晔长身玉立,挺秀如竹。
  
  今日天色初霁,积雪未消,屋檐下的冰柱子滴滴答答落着水,冷阳笼罩,雕花刻竹的槅扇半敞,那人负手而立,半隐半显,光影中,清冷眉眼低垂,竟显出几分缱绻柔意。
  
  “二姑娘也来了。正巧,既然如此,那茉莉头油的回礼,现下便能给二姑娘了。”